炉石专区首页 热门新闻 攻略集锦 精彩视频 卡组推荐 精彩专栏

[小说] 氏族之王(一)

时间:2016-07-22 作者:克里斯蒂·戈登 来源: 点赞数:158

下一个春天,我会联合格罗姆。地狱咆哮,帮助他高贵的氏族扫平那些营地然后解放我们的人民。“

“格罗姆。地狱咆哮?”那个陌生人冷笑着,轻蔑地摇着手,“一个倍受恶魔折磨的空想家。我见识过人类的能耐,最好的办法就是避开他们。”

“我被人类抚养长大,相信我,他们并不是无懈可击的!”萨尔叫喊着。“我认为你也不是,你这个懦夫!”

“萨尔。”德雷克塔尔终于开始大声说话了。

“不,德雷克塔尔大师,我不能保持沉默。这个陌生人前来寻求我们的帮助,在我们的篝火前享用食物,还胆敢侮辱我们氏族和他自己种族的勇气。我不能容忍这些。我不是酋长,我也不能自称拥有那样的权利。但是我要宣布向这个陌生人挑战的权利,让他收回曾经说过的话,我会让那些狂言粉碎在我的剑下。”

那个陌生的兽人大笑着站起来。他几乎跟萨尔一样高,萨尔惊讶地发现那个自大的陌生人全身都严密地裹在装饰着黄铜的黑色板甲中。陌生人打开他的包裹,拿出了一柄萨尔所见过的最大的战锤,然后发出了一声暴烈的怒吼。他毫不费力地举起了战锤,向萨尔挥舞着。

“看看你能不能斗得过我,小崽子!”

序言

当古尔丹召唤他们的时候,他们到来了,那些心甘情愿,甚至饥渴地将灵魂出卖给黑暗的人。他们曾经跟古尔丹一样,是有着坚定意志的生命。他们曾经研究自然世界和兽人在其中的归宿;曾向深林和平原上的野兽,天空中的鸟儿,海洋和河流中的鱼儿学习。他们曾经是这个循环的一部分,不多,也不少。这一切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这些过去的萨满,现在的术士们,曾极为短暂地品尝过力量,并发现那像舌头品尝到了一大滴蜜糖一样甘美无比。于是他们的饥渴得到了更多力量的回报,并且越来越多。古尔丹曾经师从耐祖奥,直到学生最终超越了老师。整个部落曾经因为耐祖奥尔强大起来,由于耐祖奥没有勇气走得更远,部落不久之后便不可阻挡地崩溃了。他对族人内在的高贵品质有着温和的看法。古尔丹并没有这样的弱点。

部落已经杀光了这个世界上所有可以屠杀的东西。他们堕落在无从释放的杀戮欲中,随即开始自相残杀,氏族之间互相攻击,绝望地试图减轻心中燃烧的残忍欲望。是古尔丹为部落狂热的杀戮欲寻找到了一个全新的目标。现在他们很快冒险到了另一个世界,充满了活生生的、弱小的、毫无疑问的猎物。那种杀戮欲上升到了狂热的地步,野蛮的部落需要一个议会来支配他们,古尔丹将领导这个议会。

他点头让术士们进入,他那小小的,闪耀着火焰的眼睛看到了一切。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来了,对古尔丹看来,就像充满奴性的野兽受到主人的召唤一样。

整个兽人部落中最恐怖、最令人敬畏、最可憎的人们围着圆桌坐着。有些看起来很丑恶,为了黑暗的知识付出了不仅仅是其灵魂的代价。其他的可以称得上优美,他们的身体完整而健壮,绿色的皮肤在紧绷的肌肉上延伸着,这些是他们在黑暗契约中所要求的。所有的人都无情而狡诈,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们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但是没有人比古尔丹更冷酷无情。

“我们聚集在这里的,”古尔丹用他刺耳的嗓音说道,“都是我们氏族中最强大的。我们知道力量,如何获得它,如何运用它,如何获得更多。其他人开始大声地反对我们当中的一些或者所有人。这个氏族希望能够回归到它的根源去,那个氏族厌倦了屠杀束手就擒的婴儿。”他的厚嘴唇卷了起来,露出一丝嘲笑的意味。“这就是兽人开始走向软弱时发生的事情。”

“但是大人,”一个术士说,“我们已经杀光了所有的德尼诺人。这个世界上还留下了什么可以杀的?”

古尔丹笑了,卷起他的厚嘴唇,露出了巨大的,尖利的牙齿。“没有,”他说,“但其他的世界在等待。”

他告诉术士们他的计划,高兴地看到了他们血红的眼中燃烧着的对力量的渴望。对,这样很好。这将会是兽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组织,除了古尔丹没有人会是这个组织的领袖。

“我们将会是把整个部落操作在掌股之间的议会,”最后他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强有力的声音。由于兽人的自尊心,他们一定不能知道谁是这里真正的主人。让每一个人认为他是出于自己的意愿而挥舞着战斧,而不是因为我们的命令。我们将是一个秘密。我们是暗影中的行者,那种力量会因为它的无迹可寻而愈发强大。我们是暗影议会,没有人能知道我们的力量。”

但是,有一天,即将到来的一天,有些人将会知道。

第一章

在这样的夜晚,即使是野兽也会觉得冷,杜隆坦沉思着。他心不在焉地把手伸向他的野狼朋友,挠着利齿的白色耳根。那只野兽低声哼哼着,依偎的更近了。狼和兽人酋长同时凝视着寂静的白色雪花,飘落在杜隆坦粗糙的椭圆形洞口外。

杜隆坦,霜狼氏族的酋长,曾经感受过温暖天气的亲吻。他曾在阳光下挥舞战斧,眯起眼睛看着在金属上跳跃的阳光和滴落的鲜红人类血液。他曾经感觉和所有同胞都血脉相连,而不是仅仅和他的族人。他们肩并肩站着,一股绿色的死亡洪流卷过山坡,吞没了人类。他们曾经在篝火前一起享受盛宴,发出低沉而隆隆的笑声,给那些在余烬旁昏昏欲睡的孩子们听讲述鲜血与征服的故事,他们幼小的心灵充满了屠杀的影像。

但是现在,组成霜狼氏族的一小部分兽人被零零散散地流放在异世界寒冷的奥特兰克山脉。他们唯一的朋友就是那些巨大的白色野狼。

他们与杜隆坦的族人之前驾驭的黑色巨狼有很大的不同,但狼始终是狼,不管它的皮毛是什么颜色。坚韧的耐性加上德雷克塔尔的力量最终使他们赢得了那些野兽的信任。现在,兽人和狼一起狩猎,为了渡过漫长的雪夜而相互取暖。

从洞穴深处发出的一声轻微的鼻音,让杜隆坦转过头来。他那坚毅的,经历多年的愤怒和忧虑而永远紧绷的面孔,因为那个声音而温柔起来。他的小儿子,到这个周期规定的命名日才会有名字的小家伙,在吃奶时哭了起来。

留下利齿独自继续看着落雪,杜隆坦站起身,吃力地走到洞穴的内间。袒露着一个乳房让孩子吮吸的德拉卡,刚刚把婴儿挪开,这就是孩子哭闹的原因。德拉卡伸出食指,用黑色的,磨尖的指甲深深刺进了乳头,然后把孩子的头放回胸前。她美丽、结实的脸上没有一丝的痛苦的表情。现在,当孩子吃奶时,他不仅吃到了滋养的母乳,还有母亲的鲜血。这对于正在茁壮成长的小勇士,杜隆坦的儿子,霜狼氏族未来的酋长而言,是最好不过的食物了。

杜隆坦的心中充满了对妻子和儿子的爱,她是一个和他同样勇敢狡猾的战士,他们生了一个可爱的、完美的儿子。

随后,想到那些他不得不去做的事情,杜隆坦的心沉了下去,像是有什么重物一下压在了他的肩膀上似的。他坐下来,重重地叹了口气。

德拉卡抬起头看着他,眯起了她棕色的眼睛。她太了解他了。他不愿告诉她那突然的决定,尽管他心里知道那是对的,但是他一定不能说。

“我们现在有孩子了。”杜隆坦说,他低沉的声音在宽阔的胸膛中隆隆响着。

“是的。”德拉卡自豪地回答。“一个健康的,强壮的儿子,他将在他的父亲光荣地战死沙场后领导霜狼氏族,很多年以后。”她补充道。

“我要对他的未来负责。”杜隆坦继续说。

德拉卡全神贯注地看着他。他觉得她现在特别美丽,努力想要把她的样子烙在心中。火光在她的绿皮肤上跳跃着,投射在她强健的肌肉上好像轮廓分明的浮雕,也让她的尖牙微微闪烁着。她没有插嘴,而是等待他继续。

“如果我没有出言顶撞古尔丹,我们的孩子可以有更多的玩伴一起成长,”杜隆坦继续说道。“如果我没有出言顶撞古尔丹,我们可以依然是部落尊贵的成员。”

德拉卡发出了嘘声,对爱人的不满使她咧开结实的下巴,张开牙齿。“你不再是我陪伴的那个爱人了,”她吼着。婴儿受惊了,从丰满的乳房上移开,抬头看着母亲的脸。乳汁混合着鲜血从他突起的下巴上滴落。“霜狼氏族的杜隆坦不会袖手旁观,懦弱地让我们的同胞像人类豢养的绵羊一样被领向死亡。根据你所知道的真相,你必须大声疾呼,我的爱人。你尽可以什么都不做,依旧做你的酋长。”

杜隆坦点了点头,承认她说的是事实。“要知道,古尔丹对我们的人民没有一丝爱意,他只有一种方法来增强自己的力量……”

他陷入了沉默,回想起他得知暗影议会和古尔丹的奸诈之后那席卷而来的震惊、恐惧和愤怒。他曾经努力使其他人相信危险就在所有人面前。他们被像棋子一样利用,去毁灭德尼诺人,一个杜隆坦正开始思考根本没有必要灭绝的种族。然后再一次穿过黑暗之门来到一个无辜的世界——不是兽人的决定,不是,而是暗影议会。一切都是为了古尔丹,一切都是为了古尔丹一个人的力量。多少兽人倒下了,为了那些空洞的东西而战?

他寻找着合适的话来向他的爱人表达他的决定。“我说了,然后我们被流放,所有跟随我的人都是如此。这是巨大的耻辱。”

“只有古尔丹是耻辱的,”德拉卡猛然说。怀里的婴儿度过了短暂的惊吓,又开始吃奶了。“你的人民还活着,而且是自由的,杜隆坦。这是个荒凉的地方,但是我们找到了那些霜狼做我们的伙伴。我们有充足的鲜肉,即使在严冬。我们让古老的传统延续着,尽我们所能,那些篝火边的故事是我们的孩子所继承的遗产的一部分。”

“那是他们应得的,”杜隆坦说。他用长着尖锐指甲的手指着正在吃奶的儿子。“他应该得到更多。我们依旧被迷惑的兄弟们应该得到更多。我要把这一切给予他们。”

他站起来,挺直了伟岸的身躯。他巨大的身影落在妻子和孩子身上。她沮丧的表情告诉杜隆坦,德拉卡在他开口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他要说些什么,但是那些话还是要说出来。那些话如此坚决而真挚,使它们成为一个牢不可破的誓言。

“有些人关注着我,尽管他们被怀疑。我会回去找到那少数酋长。我会让他们确信我的故事是真的,他们会重新召集他们的人民。我们将不再是古尔丹的奴隶,轻而易举地堕落,丝毫没有想到在我们在战场上的死亡只是为他们服务。我发誓要做到这些,我,杜隆坦,霜狼氏族的酋长。”

他转过头,将长满牙齿的嘴张大到难以置信的程度,皱起眉头压低眼睛,发出了一声响亮、深沉、而又狂怒的吼叫。小宝宝开始号啕大哭,甚至连德拉卡也感到畏惧了。那是宣誓的吼声,杜隆坦知道尽管厚厚的积雪减弱了声音,他氏族中的每一个人今晚都听见了。不久,他们就会成群地聚集在他洞穴的周围,要求知道那吼叫誓言的内容,然后发出自己的吼声。

“你不应该一个人去,我的爱人,”德拉卡说,她温柔的声音跟杜隆坦震耳欲聋的宣誓怒吼截然不同。“我们要跟你一起去。”

“我禁止。”

没等到杜隆坦反应过来,德拉卡爆发般地跳了起来,这突如其来的行动震惊了杜隆坦。正在哭泣的婴儿从她的膝盖滚落下来,她紧紧握住拳头,举了起来,猛烈地挥动着。一眨眼的功夫,杜隆坦只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穿透身体的疼痛和脸上滴下的血。德拉卡跃过了整个洞穴的长度,用指甲猛地划过了他的脸。

“我是德拉卡,凯尔卡之女,拉基什之子。没有人能禁止我跟随我的爱人,即使是杜隆坦本人!我与你同行,我与你同在,如果需要我愿意牺牲生命。啪!”她打了他一巴掌。


当杜隆坦从脸上擦去唾沫和血液的混合物,他的心中洋溢着对这个女人的爱。他选她做自己的爱人,做他儿子的母亲是正确的。纵观整个兽人的历史,还有更幸运的男人吗?他不这样认为。

尽管事实是,如果古尔丹得知了消息,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和他的氏族会被流放,伟大的大酋长还是欢迎杜隆坦和他的家人来到他的营地。只不过,他充满怀疑地看着那条狼,狼用同样的礼遇回敬他。毁灭之锤藏身的粗制帐篷中没有其他兽人,杜隆坦,德拉卡和他们尚未起名的孩子被安顿在这里。

夜晚对于毁灭之锤来说有一点冷,他用奇怪而好笑的眼神看到他尊贵的客人几乎脱下了所有的衣服,还嘀咕着太热。霜狼,他沉思着,一定不适应如此“温暖”的天气。

外面,他的贴身卫士一直在巡视。当做门用的帐篷帘还打开时,毁灭之锤看着他们杂乱地围着篝火坐成一团,将巨大的手伸向跳跃的火焰。夜晚是黑暗的,除了星星发出微弱的光芒。杜隆坦为他的秘密造访选了个合适的晚上。这个男人,女人和小孩的小聚会不太可能被看见,辨认出他们身正的身份。

“我很抱歉冒险造访你和你的氏族。”杜隆坦首先说道。

毁灭之锤将这样的意见置之不理。“如果死神将至,他会充满尊敬的来找我们。”他邀请他们坐下,将一块刚刚宰杀的,还在滴血的腰子肉双手奉上给他的老朋友。肉还是温热的,杜隆坦点头示意感谢,咬住多汁的鲜肉,扯下一大块来。德拉卡如法炮制,然后伸出沾满鲜血的手指给孩子。孩子饥渴地吮吸着那甘甜的液体。

“一个健康,强壮的男孩,”毁灭之锤说。

杜隆坦点了点头。“他将是一个我们氏族合适的领导者。但我们此行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你称赞我的儿子。”

“很多年以前,你就是这样话中有话了。”毁灭之锤说。

“我希望保护我的氏族,我并不确定我的怀疑是否是正确的,直到古尔丹强行流放我们。”杜隆坦回答。“他迅速的惩罚清楚地表示我所知道的是真的。听着,我的老朋友,然后你要自己来判断。”

轻轻地,不让那些坐在几码外的火堆旁的守卫们偷听到,杜隆坦开始讲述。他告诉毁灭之锤每一件他知道的事情——跟恶魔领主的契约,古尔丹力量污秽猥琐的本原,在暗影议会操作下的氏族的背叛,最终的、耻辱的兽人的末日,他们会被当作诱饵丢给恶魔军团。毁灭之锤听着,努力使他宽阔的面孔保持冷漠。但在他厚实的胸膛中,他的心猛烈地跳动着,就像自己那把著名的战锤敲打着人类的血肉似的。

这些是真的吗?这简直像是一个被战争搞坏脑袋的蠢货胡扯的故事。恶魔,暗黑契约,但是,这是杜隆坦说的。杜隆坦,最具有智慧,最勇敢,最尊贵的酋长之一。从其他任何一个人的口中说出来,毁灭之锤都会判断为谎言和胡言乱语。但是杜隆坦因为他所说的话被流放了,使他们可以相信。之前,毁灭之锤曾多次用生命信任着其他的酋长。

只有一个结论,杜隆坦告诉他的是事实。当他的老朋友说完以后,毁灭之锤拿起肉又咬了一口,慢慢地嚼着,他高速运转的思维正在努力搞清楚刚才听到的一切。终于,他咽了下去,说道。

“我相信你,老朋友。我向你保证,我不会容忍古尔丹对我们人民的计划。我们会和你一起对抗黑暗。”

杜隆坦被深深地感动了,伸出了他的手,毁灭之锤紧紧地握住了它。

“你不能在这个营地里呆太长时间,虽然如果你留下来将是我的荣幸,”毁灭之锤站起身说道。“我的一位私人护卫会陪同你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这附近有条小溪,一年中的这个时候森林里有很多猎物,所以你不会挨饿。我会为你做我力所能及的一切,当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们会并肩作战,一起除掉大叛徒古尔丹。”

那个护卫带领他们离开营地,进入周围的森林好几英里,他一直没说话。毫无疑问,他带领他们来到的空地非常隐蔽,而且长满了翠绿的植物。杜隆坦可以听见湍急的流水声,他转向德拉卡。

“我知道我的老朋友是可以信任的,”他说。“不久就会……”

杜隆坦仿佛冻结了。他刚才在附近小溪飞溅的水声之外听见了另外的声音。那是细小的树枝在沉重的脚下发出的噼啪声…………

他咆哮着发出战斗的怒吼,伸手去拿他的战斧。在他几乎就要握住斧柄之前,那个刺客就出现在了他头上。杜隆坦隐约听见了德拉卡尖声的怒吼,但是无法立刻去营救她。他用眼角的余光看见了利齿扑向一个入侵者,将他撞倒在地。

他们无声无息地到来,全然不顾兽人的荣耀中最重要一点——战斗的尊严。这些是刺客,卑贱中之最卑贱者,脚下的蛆虫。这些蛆虫除了无处不在之外,手中的利刃还表明他们是有所图谋的,尽管他们的嘴在异常的寂静中始终紧闭。

一把利斧深深地咬进杜隆坦的左大腿,他倒了下去。温热的血沿着他的腿喷涌而下,他蜷缩着伸出手,绝望地试图掐死那个可能成为凶手的家伙。他死死盯着那张令人惊恐的脸,全然没有一个正直、纯朴的兽人所应有的愤怒,甚至根本没有任何表情。刺客又提起了战斧,杜隆坦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死死卡住了敌人的喉咙。现在,那条蠕虫终于有了点表情,他丢掉斧子,用力摸索着想要把杜隆坦那粗壮有力的手指从他的脖子上掰开。

一声短暂、尖厉的哀号,然后归于寂静。利齿倒下了,杜隆坦不看也明白。他还听见他的爱人对着那个兽人发出恶毒的咒骂,他知道,那个刺客会杀了她。这时,一个声音撕裂了空气,让恐惧颤抖地传遍了杜隆坦的身体:那是他儿子惊恐的哭声。

他们不能杀了我的儿子!这个念头给了杜隆坦新的力量,他咆哮着,尽管生命之血正从腿上大动脉向外流失。他奋勇地翻身而上,拼尽全力把对手压在他巨大的身躯下,那个刺客万分惊恐地蠕动着。杜隆坦双手用力的挤压,听到了手掌下发出令人愉快的,颈骨折断的噼啪声。

“不!”这个声音来自那个背叛了他们的兽人护卫,尖厉,像人类一样的恐惧。“不,我是你们的人,他们才是目标——”


杜隆坦及时地抬起头,看见一个高大的刺客挥舞着一把几乎比自己身体还大的利刃,划出一道流畅、精准的弧线。毁灭之锤的贴身护卫没有任何的机会,刀刃清晰地划过了那个叛徒的脖子,当血淋淋的头颅从身体上滑落时,杜隆坦依旧可以看到那个护卫脸上的惊惧之情。杜隆坦起身前去保护他的爱人,但是已经太晚了。当他看见德拉卡僵硬的、几乎被砍成碎片的尸体横卧在林地上的一大滩血泊中时,杜隆坦高声狂吼着,心如刀绞。杀死德拉卡的凶手从她的尸体旁退开,把注意力转向了杜隆坦。

如果是公平决斗的话,杜隆坦可以对付他们三个中任何一个人。而他现在身受重伤,赤手空拳,他知道自己快死了。杜隆坦不打算自卫了,而是出于深深的本能,来到了他儿子的小包裹旁。

杜隆坦呆呆地看着肩膀上喷涌而出的鲜血。由于失血,他开始变得迟钝,还没来得及反应,他的双手就抽搐着瘫在了地上。那些可恶的蛆虫让他连抱一下他的儿子都不行了。

受伤的腿已经无法支撑他了,杜隆坦向前到了下去。他的脸离他儿子的脸只有几英尺远。在婴儿脸上困惑而又惊恐的表情面前,他勇敢的战士的心碎裂了。

“带走……这个孩子。”他喘着粗气,惊喜于自己还能说话。

刺客弯下腰来,让杜隆坦看着他。他盯着杜隆坦的眼睛。一度,杜隆坦担心他会在父亲眼前刺穿婴儿的身体。“我们会把这个孩子留给森林里的野兽,”刺客吼叫着说。“也许你会看到它们把他撕成碎片。”

随后他们走了,就像他们来时一样无声无息。杜隆坦眨着眼,鲜血像河流一样离开他的身体是他感到晕眩和迷离。他试着移动,但是不行。他只能用失意的眼神看着儿子,他小小的胸膛随着哭喊起伏着,小拳头紧握着在空中胡乱摆动。

德拉卡……我心爱的人……我的小儿子……对不起,是我把我们带到了这个境地……

杜隆坦视野的边缘开始变灰,他儿子的影像开始消失。对于生命正缓缓流逝的杜隆坦,霜狼氏族的酋长来说,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他会在目击他的儿子被森林中贪婪的野兽活生生吃掉这一可怖场面之前死去。

“以圣光的名义,实在太吵了!”二十二岁的塔米斯。福克斯顿因为刚才回荡在森林中的吵闹声而皱起了鼻子。“最好还是回去吧,中尉,不管什么事,那么吵肯定会把所有值得跟踪的猎物都吓跑的。”

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中尉冲他的私人助手慵懒地咧嘴一笑。

“你有没有学会我试图教你的任何事,塔米斯?”他懒洋洋地说。“带回晚饭跟离开这该死的森林一样重要。不管是什么东西,它愿意叫春就让它叫吧。”他把手伸进背后的鞍囊拿出一个瓶子,在手中感觉既清凉又光滑。

“狩猎酒杯吗,先生?”塔米斯,不管布莱克摩尔怎么评价,都已经训练得很不错了。他从马鞍上取下挂着的龙头型小酒杯,递了过去。狩猎酒杯就是特意为这种没有地方可以坐的情形准备的。布莱克摩尔拒绝了,挥手赶走了他的助手。

“太麻烦了。”他用牙齿拔出了软木塞,拿在手中,把瓶口对着嘴唇抬起来。

啊,这玩艺很可口。一股灼热感沿着他的喉咙直入内脏。布莱克摩尔擦了擦嘴,把酒瓶盖好,放回了鞍囊。他故意没有理睬在一旁注视的塔米斯,毫不关心地很快转身走了。为什么一个助手要关心他的主人喝了多少酒?

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之所以平步青云的升职是因为他近乎令人难以置信的,在战场上将兽人的阵形划开了一条细小的缺口的能力。他的上司认为这归功于技巧和勇气。布莱克摩尔本应该告诉他们,他的勇气属于液体类型的,但他并不认为那有多重要。

他的名誉同样并没有妨碍到他的女人缘,也没有影响他俊俏的浮华的外形。高大英俊,黑色的披肩长发,金属般的蓝色眼睛,修理得很整齐的胡子,他是个完美的英雄般的军人。

如果有些女人略带哀伤但明智地离开他的床,身上有一两处淤伤,对他来说都不要紧。总有更多的会投怀送抱。

那刺耳的声音开始惹火他了。“它跑不掉的,”布莱克摩尔咆哮着。

“可能是只受伤的野兽,先生,没法爬走了。”塔米斯说。

“那么就让我们找到它,来结束我们不幸的遭遇吧,”布莱克摩尔回答。他重重地踢了夜歌一脚,一匹滚圆的,跟它的名字一样黑的牲口,向那该死的声音的方向急驰而去。

夜歌突然来了个急刹车,让布莱克摩尔这样的优秀骑手差点从马头摔下来。他咒骂着拍打着牲口的脖子,当他看到什么使夜歌停下来的时候,迅速陷入了沉寂。

“愿圣光保佑,”塔米斯骑着他的灰色小矮马来到布莱克摩尔身边。“这儿简直一团糟。”

三个兽人和一只巨大的白狼横七竖八地躺在林地上。布莱克摩尔推断他们刚刚死去不久,虽然血迹已经凝固了,但是尸体还没有散发出腐烂的臭味。两个男的,一个女的,谁关心那只狼是公是母。该死的兽人,如果他们经常自相残杀的话,会给像布莱克摩尔这样的人省很多事情。

有什么在动,布莱克摩尔发觉那就是刚才一直剧烈尖叫的东西。这是他所见过的最丑恶的事物……一个兽人婴儿,在尸体旁的襁褓中。他一边看着一边下马,走上前去。

“当心,先生!”塔米斯喊道,“它可能会咬人!”

“我以前从没见过一个幼崽,”布莱克摩尔说。他用脚尖轻轻地推了推,那个小东西从蓝白相间的包裹中滚了出来,丑恶的绿色小脸扭曲得更厉害了,不停地哀号着。

尽管那瓶蜂蜜酒让他有点微微的醉意,想要再来一瓶,布莱克摩尔的脑子还是很灵光的。现在,一个念头在他的头脑中萌发了。布莱克摩尔全然没有理睬塔米斯烦人的警告,弯下腰,抱起那个小怪物,用那蓝白相间的布把他裹了起来。那小东西马上就停止了哭泣,用蓝灰色的双眸牢牢盯着他的眼睛。

“有意思,”布莱克摩尔说。“他们的婴儿跟人类一样,小的时候眼睛是蓝色的。”过不了多久,这些眼睛就会变成黑色或者红色,充满贪婪,危险而憎恨地盯着人类。

除非……

多年以来,为了得到跟他出身、资历相似的人同样的职位,布莱克摩尔总是事倍功半。他活在父亲可耻的背叛的阴影下,竭尽所能去获得权势和力量。他还是被很多人猜疑;周围的人总是私下称他“叛徒种”,以为他听不见。但是现在,也许有一天他再也不会听见那些令人心痛的评价了。

“塔米斯,”他深思熟虑了一番,注视着兽人婴儿那双不协调的,温柔的蓝色眼睛,“你认为你能有幸服侍一个伟大的人物吗?”

“当然,先生,”塔米斯不出所料地回答。“我能问一下,这件事现在很重要吗?”

布莱克摩尔瞥了一眼坐在马上的仆人,咧开嘴笑了。“因为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中尉现在拿在手上的东西,可以让他变得声名显赫,腰缠万贯,出人头地,强大无比。”

(未完待续)

下载掌游宝App

离线视频随身看

微博

QQ空间

QQ

微信

上一篇: [不说炉石] 安娜官方漫画《遗产》 下一篇: [黄金时刻] 乌鲁木齐站精彩集锦
最新游戏攻略_人气游戏专区_掌游宝攻略专区_掌游宝,玩家共同的选择
not found

小编去海里了,还未回归~

返回首页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