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专区首页 热门新闻 攻略集锦 精彩视频 卡组推荐 精彩专栏

[小说] 巨龙时代(一)

时间:2016-07-01 作者:理查德·A.纳克 来源: 点赞数:112

解放龙之女王…
对某些人而言,这是件不可能也不该存在的任务,而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无疑就是送死。然而,如果阿莱克斯塔萨不被解放,龙喉氏族会一直保持对卡兹莫丹的控制,而如果任由这里的兽人一直致力于重振部落,这块看似已被孤立的领土就有可能成为他们东山再起的根据地。
一声闷雷惊醒了罗宁的沉思。他仰首向天,只看到一块块厚棉般的乌云。
忽然,空中传来一声可怖的低吼,罗宁的身躯不由自主的绷紧,附近的地面已被一块极大的阴影所笼罩。
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在上空爆发,飓风般撕裂了大气。罗宁翻了个身,勉强望向天空,不幸的是这次他看到了一幅地狱般的景象。
一只如同全身燃烧般火红的巨龙填满了上方的天空,它的前爪上抓着罗宁的马,以及他精心准备的补给。这头深红色的庞大生物一口吞掉爪上食物的剩余部分,目光已经锁定在了下方那个渺小而可怜的人类身上。
而在它的肩上坐着一个手持战斧,长有尖长獠牙,面目狰狞的绿色怪物手指罗宁, 刺耳的吼叫着,似是在对巨龙发出命令。

龙咆哮着伸出巨爪,向他俯冲而来。


第一章

战争。

在控制着达拉然王国的法师议会肯瑞托中的某些人眼里,艾泽拉斯的世界除了不断的争斗和流血,并没有其他的东西。在洛丹伦联盟成立之前,这里曾是巨魔的领地,最后当人类终于打败了这个邪恶的种族,兽人却通过一个邪恶的空间裂缝于另一个奇特世界从天而降,第一次侵入了这块大陆。战争初期,野蛮而强大的侵略者似乎不可抵抗,但逐渐地,单方面的残忍屠杀还是转变为了双方的僵持。战争总要付出代价,而就是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它给联盟和部落都带来了成千上万的伤亡。多年来,肯瑞托一直以为战争将无止境地持续下去。

但最终这一切还是结束了。后来,联盟击退了部落,并最终获得了全面的胜利。就算是兽人伟大的酋长,传奇英雄奥格瑞姆·毁灭之锤也没能够阻止联盟的前进,甚至最后被人类俘虏。除了少数脱逃的部族,残余的侵略者全部被围困起来并处于白银之手骑士团的严密监视之下。很多很多年以来,长久的和平终于有了确实的趋向,而不再是遥远的梦想。

然而,一种不安的情绪依旧笼罩着肯瑞托的长老团。这也是高层们在空中议会厅举办这个会议的原因。这间屋子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它没有墙,明暗不定的大量云雾围绕在这些高级魔法师身边,并不停的快速流动变幻,望上去,似乎连时间也随之变得迅速起来。唯有因镶嵌着象征四大元素的菱形符记而微光闪耀的暗灰色大理石地板,才多少使得这番景象具备了一点真实性。

不过,法师们自己自然对此不感兴趣,这些从头到脚都隐蔽在黑色斗篷之下的的身影就如同幻象一般摇曳于变幻的空中。甚至于分辨他们性别的唯一途径,也只来自于他们在说话的时候才隐约露出的一部分模糊面孔。

与会者共有六人,均为最高当权者,虽然他们未必在魔法上有相应的天赋。但坐上肯瑞托的领导位子有很多因素,魔法能力只是其中之一。

“卡兹莫丹有情况,”首个发言者声音洪亮,同时隐约露出一张大胡子脸,无数星星图案在他身躯上飘动着。“龙喉氏族把它困在了洞内或是附近的某个地方。”

“这我们知道,”第二个声音比较尖利,像是个年龄不小却性格冲动的女人。她的斗篷上有闪烁的月亮图案。“那些还在负隅顽抗的兽人只是一小撮,毁灭之锤的手下没了他们的大酋长,早投降了。”

前个人显然有些不快,但他的语调仍然保持冷静。“很好!但我想你会对这个消息更感兴趣……我认为死亡之翼要回来了。”

包括那个女人在内的所有人都被这句话所震惊。黑夜忽然一下子变成了白昼,但是法师们没空留心这种景象,对他们来说这个地方发生这种事再平常不过了。乌云流动着飘过第三个法师的头顶,他显然对上个人的发言持怀疑态度。

“死亡之翼已经死了!”这家伙显得较为肥胖。“几个月前在最高司令部的命令下我们集结了人类所有最强的力量击败了他,他已经坠入大海!任何一个龙族,甚至是他,也不可能在这种打击之后存活下来!”

一些人点头表示有理,然而首个发言者反驳道:“你见到他的尸体了?一般的龙族可不能和死亡之翼相提并论。就算是当年地精还未给他的鳞甲中镶入合金的时候,部落的那些家伙们跟他一比也是软弱的可笑……”

“可你有什么证据说他还活着?”这个年轻的声音显示主人是个花季少女,虽然也许不像其他人的经验那么丰富,但却也拥有足够的实力成为长老会的一员。“证据呢?”

“两只红龙死了,两只阿莱克斯塔萨的幼龙。并且是被撕碎——这种死法,只可能是他们的同类干的。”

“但凶手也可能是其他的龙。”

风暴忽然而至,闪电和暴雨从上空倾泻而下,但却不能沾湿法师们的衣服甚至脚下的地板。风暴转眼即逝,一轮光芒四射的太阳又从他们的头上升起。仿佛这些全都不曾发生一样,第一个法师继续着他的发言。“显然你从未见过死亡之翼的所作所为,否则不会讲出这种话。”

“也可能你说的没错,”第五个人插嘴道,隐约现出一张精灵面孔的轮廓,又迅速消失,甚至比刚刚的风暴还快。“如果这样,问题确实严重。但我不觉得目前我们应该把心思放在这件事上。假设死亡之翼还活着并且开始报复他的仇家,这对我们其实有益无害。况且阿莱克斯塔萨还在龙喉氏族的手上,而多年来兽人们用以给整个联盟带来流血和破坏的正是她的子孙。难道我们这么快便忘记了库尔提拉斯第三舰队的惨剧?我猜戴林·普劳德摩尔上将永远不会忘记。毕竟那只红色怪物从天而降的时候,他失去了他的长子和整整六个战舰上面的所有部队。要是真证实了是那黑家伙杀了两条红龙,估计普劳德摩尔还要发勋章来表彰他。”

没有反对意见,包括第一个发言者都默认了这种说法。巨大的战舰上面如今只剩下木头裂片和被撕碎的尸体见证那惨绝的毁灭。值得称道的是,舰队的司令,海军上将普劳德摩尔只是毫不犹豫地立即命令建造新战舰投入战争,替换那些受损的战舰。

“而且,就像我之前说过的,以目前的形势来看,这不该是我们的关心对象,有很多更为紧急的问题需要解决。”

“你是指奥特兰克危机,不是么?”是先前的大胡子法师的低沉嗓音。“可是有什么理由能让洛丹伦与斯托姆加德的摩擦比死亡之翼的重现更重要?”

“因为吉尔尼斯也卷入了这场纠纷。”

法师们又骚动起来,甚至包括一直沉默的第六个法师。他微胖的身躯向着那个精灵所在的方向跨了一步。“可是吉恩·灰鬃怎么会对这两个国家的冲突感兴趣呢?他们不过是在争夺那么一点可怜的土地。况且吉尔尼斯位处南部半岛的顶端,同联盟里的其它国家一样,距离奥特兰克非常遥远!”

“这还用问吗?灰鬃一向对联盟之王的宝座虎视眈眈,战时按兵不动一直到兽人打到了他的城墙下面。他怂恿洛丹伦的泰瑞纳斯国王出兵的唯一原因也正是为了削弱洛丹伦的军力。之所以现在泰瑞纳斯还能掌握着联盟的领导权,这都要归功于我们的努力和普劳德摩尔上将的大力支持。”

奥特兰克和斯托姆加德互为邻国,自从这场战争的开始就有些不合。索拉斯·托尔贝恩投入了斯托姆加德的全部兵力来支持洛丹伦联盟。这也许是由于毗邻卡兹莫丹,与联盟合作是这个山地王国唯一的选择。但也无人能怀疑托尔贝恩的战士之坚韧。如果不是他们的存在,联盟在战争打响的第一周就已经陷落大片领土,那么整个形势显然就极有可能会向另一个非常恶劣的结果发展。

另一方面,奥特兰克虽然大力鼓吹勇气和正义,但却并没有向联盟提供一兵一卒。同吉尔尼斯一样只做了口头的支持。不过,有传言说国王佩瑞诺德完全是出于畏惧,因为即使吉恩·灰鬃当时也按兵不动。早些时候肯瑞托内部甚至怀疑若联盟在部落疯狂进攻之下溃败,佩瑞诺德多半会想着去投诚毁灭之锤。

这种担心后来被证实是先见之明。佩瑞诺德果真背叛了联盟,但幸运的是,这个卑鄙的行径十分短命。得知了此事的泰瑞纳斯迅速令洛丹伦的军队进驻奥特兰克并实行军事管制。战乱年代是没有什么人会去抱怨这种行为的,尤其是斯托姆加德。如今和平来临,索拉斯·托尔贝恩开始有所要求,他认为作为战时牺牲的补偿,斯托姆加德应该得到它从前那个叛徒邻国的整个东部领土。

泰瑞纳斯可不这么想。他还在权衡两个方案的得失,是把奥特兰克变为附属国还是在其国土上面再设立一个新的更听话的君主……总之是要受洛丹伦方面的控制。虽然,斯托姆加德在战时确是个忠实而坚定的盟友,人们也都知道他们互相尊重。可这种局面还是使得两国的政治关系变得紧张起来。

其时吉尔尼斯却并不处于如此复杂的关系之中,它一向同西部诸国甚少往来。肯瑞托与泰瑞纳斯国王都清楚吉恩·灰鬃这一次的介入恐怕不仅是要增加其自身声望,多半还是为了实现他扩张的美梦。佩瑞诺德的一个侄子曾在背叛事件之后逃亡到吉尔尼斯,有传言说灰鬃在支持他成为王位继承人。这样,设在奥特兰克的基地就可以向吉尔尼斯运送大量南部王国缺少的资源,同时也给了吉尔尼斯的军舰穿越无尽之海的借口。虽然这会威胁到库尔提拉斯这个对海上霸权有很强占有欲的国家。

“这会造成联盟分裂的……”那个年轻的法师小声说。

“现在还不到那么严重的程度,”精灵法师道,“不过恐怕相差也不会太远了。所以目前我们没空去管那些龙了。如果死亡之翼还活着,要去找阿莱克斯塔萨报仇雪恨,就我个人而言,是决不会去阻止的。这个世界上少几只龙并不是什么坏事。毕竟现在已经不是他们的时代了。”

“我可是听说,”一个毫无起伏,也无法分辨性别的声音说道,“精灵和龙族曾是同盟,甚至还是关系不错的朋友。”

精灵转向说话的法师,同时露出她的身躯,看起来要比影子娇小纤细的多。“我向你保证那只是传说。我们绝不会降低自己的身份去和那种怪物打交道。”

月亮和满天星辰取代了烈日和乌云。第六个法师微微欠身,似乎是对他刚刚的话表示歉意。“看来传闻有误,我不该这么说。”

“你说得不错,稳定当前的政治局势十分重要。”大胡子巫师对第五个法师说。“我同意优先解决此问题。不过,卡兹莫丹发生的这些事也绝不能忽略。不管死亡之翼怎么样,兽人一直到现在还囚禁着龙族女王,这本身就是对大陆稳定的严重威胁!”

“那么我们需要一个侦察员,”那个老女人忽然插嘴道。“他要对事态发展保持观察,并在紧急时报告给我们。”

“但是谁来担当呢?我们现在没有人手!”

“有一个,”第六个法师向前滑出一步。不过说话的时候他的脸还是藏在阴影里。“还有一个罗宁”。

“罗宁?!?”大胡子法师大叫,“罗宁!在他上次做出那种行径之后?他已经连法师袍都没资格穿了!他只会带来危险而不是希望!”

“他很不可*。”老女人也表示同意。

“特立独行的家伙。”那个胖子咕哝道。

“不值得信任。”

“罪犯!”

所有人都发表了意见之后,第六个法师缓缓点头。“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是我们唯一能派出的有能力的法师。此外,这只是一个简单的侦察任务。几乎没有什么太大危险。他的任务只是观察事态然后报告,就这些而已。”见无人提出异议,这个站在黑暗中的法师补充道,“我认为他应该已经从上次行动中得到了教训。”

“希望如此,”年龄较大的女人低声说道。“他也许算是完成了那个任务,可代价却是他那么多同伴的生命!”

“这次的任务将由他一个人完成,除了一个会将他带到联盟边境的向导。但向导也不会进入卡兹莫丹。他还将拥有一个视力之球,那可以令他看到较远处的东西”

“这看起来确实够孤单,”那个年轻的女孩说道。“即使是对罗宁而言。”

那个精灵有些不耐烦地点了几下头。“那就通过这个方案然后结束这个话题。说不定我们够运气,死亡之翼一口吞了罗宁然后被噎死,那就永久性解决了两个祸害。”他看了看其他人,继续说道,“然后现在我希望我们可以集中讨论一下关于吉尔尼斯对奥特兰克事件的介入以及我们应当扮演的角色……”

他已经在这站了两个小时,低着头,合着双眼,似乎正陷入沉思。没有任何光源,屋子里只有一点点微弱的光线,景物显得十分朦胧。没人坐的椅子被扔在一边,而身后的厚石墙上挂着一副织锦,中间的紫罗兰色区域上绣着一只结构复杂却仿佛能看透世间一切的金色眼睛。眼睛下面有三只同样金色的匕首,指向地面。达拉然的这顶旗帜,这个标志,在战时一直高高举起,履行着他们守护联盟的使命,尽管并非每一个肯瑞托成员履行使命的过程都那么光荣。

“罗宁……”那个平淡没有任何起伏的声音从屋子的四面八方响起。

他抬起头,浓密的火红头发下面那双深绿色的眼睛望着眼前的黑暗。鼻子上有一道伤疤,那是出自一个学徒同伴之手,不过不管肇事者的手法是否巧妙,罗宁倒是从未想过去修复它。即使如此,罗宁看起来也绝不难看——他拥有坚挺而优美的下巴和棱角分明的脸。而一对如弓般弯曲的眉毛使得他的神情看来总是充满了讽刺和怀疑,这不止一次地使得他在和高层人士的交流中遭遇麻烦,而与这种神情相符,他的实际态度显然也只能对事态起到负面作用。

他穿着优雅的午夜蓝色长袍,身形高大俊挺,很是惹人注目,即使是对那些法师而言。罗宁几乎从不抗争,即使他在上次的任务中整整牺牲了五个优秀的同伴。他径直站在那里,注视着眼前的黑暗,等待着法师们从某个方向跟他说话。

“应您的召唤,我已经等了很久。”扎着红色辫子的罗宁低声道,语调中透露着一丝的不耐烦。

“那又怎样。我也得等他们提起这件事。”一个黑色斗篷覆盖全身的高大身影在黑暗中隐约显现出来——正是肯瑞托内部长老会的第六个成员。“现在好了。”

罗宁的眼中第一次燃起了一丝渴望。“那我的忏悔呢?我的悔过期结束了?”

“不错。你已经被准予回归我们的行列……条件是立即接受一项重要的任务。”

“他们仍然能这么信任我?”年轻法师的声音变得苦涩。“在那次失败之后?”

“你是我们唯一可用之人。”

“这听来还比较可信。我早该想到是这样。”

“拿着这些。”站在阴影中的法师伸出一只带着手套的瘦削手掌,摊开了掌心。掌上忽然闪现出两样物品——一个不大的翡翠球和一只镶着一块硕大黑宝石的黄金戒指。

罗宁以同样的方式伸出了他的手掌……两件物品便转到了他的手上。他轻轻地把它们拿起来,仔细的观察着。“我能认出来这是视力之球,不过另外一个没见过。看来很强大,不过,我猜并不是个攻击性的东西。”

“你很聪明,罗宁,这也是我选择你的一个重要原因。视力之球的作用你已经知道了;这个戒指有守护的作用。你将执行任务的地域上有着兽人法师的存在。它可以保护你不被他们发现,不过遗憾的是,它同样使得我们也很难找到你。”

“看来我将一个人上路。”罗宁又露出带有一丝讽刺意味的微笑。“这样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人被我连累而死了……”

“这个,不会的,至少在你到港口之前不会的。我们会派一个精灵游侠护送你。”

罗宁点头,虽然他已经不在乎什么护卫,何况护卫还是个精灵。罗宁一向和精灵相处的不好。“你还没告诉我任务内容。”

阴影中的法师向后一靠,就好像他身后有一个隐形的极舒服的大椅子。他竖起了带着手套的十指,似乎是在考虑措辞。“他们对你其实并没有那么宽容,罗宁。议会的一些人意图把你永远开出组织。你一定要争取回来,重新成为我们当中的一员,所以,你必须完成这个任务。”

“这么说,这并不是个容易的任务。”

“这个任务和龙有关……他们觉得大概只有以你的天赋,才有可能完成这个任务。”

“龙……”听到这种生物的名字,罗宁睁大了双眼,不管平时再怎么自负,他也知道自己此刻的神情看起来更象个刚入门的学徒。

龙……事实上对于这种生物,绝大多数的年轻法师都有着本能的畏惧。

“没错,是龙。”罗宁的担保人法师向前倾了倾身体。“你并没有听错,罗宁。除了长老会成员和你自己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任务。包括护送你的精灵游侠和将载你到卡兹莫丹岸边的联盟海船船长。你此行的目的若被泄露出去,我们的整个计划就全部要破产。”

“任务内容究竟是什么?”罗宁碧绿的双眼闪着光芒。这无疑是个极其危险的任务,然而回报也非常清楚的摆在面前。返回组织,并赢得众人的尊敬。要想在肯瑞托升上高位,没有什么比名气更有用,虽然并没有哪个长老愿意承认这个事实。

“你要去卡兹莫丹,”担保人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然后,便开始行动,从兽人的手中救出龙之女王,阿莱克斯塔萨……”

(未完待续)


下载掌游宝App

离线视频随身看

微博

QQ空间

QQ

微信

上一篇: [手绘] 魔兽原画世界 下一篇: [黄金时刻] 长沙站&郑州站精彩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