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专区首页 热门新闻 攻略集锦 精彩视频 卡组推荐 精彩专栏

[小说] 黑暗之门(九)

时间:2016-06-08 作者:Christie Golden 来源: 点赞数:16

第八章

今夜,暴风城上空的云层显得格外的低,触碰着城市中众多塔楼的顶尖。一阵冷风吹来,驻守在暴风要塞之外的守卫们披着斗篷,挤成一团,打着冷颤;而在要塞之内,他们的总指挥官图拉扬以及他的智囊们却仍未休息。他们呆在一间房间内,也就是现在的联盟指挥所,研究着艾泽拉斯的地图。谁都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的总指挥和陪伴着他的女精灵之间紧张的局势。尽管那些守卫们被允许留在这里,但是他们还是感觉很不自然。

守卫们因为寒冷而不停的颤抖着,但是他们却并没有注意到有一阵诡异的阴风,飘过暴风城的街道,从暴风要塞的正门鱼贯而入,向上穿过宽阔的要塞走廊,而后转向左去。那阵风旋转着,通过了另外一个走道,最后进入了一座小小的露天庭院。

有一对守卫相对而立,守卫着皇家图书馆的入口。当他们感到那股冷冽的气流时,他们也不禁打了个寒颤。两人发现周围似乎变得更加阴暗,于是眯起眼睛看了起来。

突然,一阵强风卷起,吹散了那阴影,显现出了几个站立着的身影。其中的四个看起来应该是人类,至少从身形上来看。他们都穿着带有宽大兜帽的斗篷,四肢和躯干则由某种奇异的东西包裹起来,而他们的双眼居然闪耀着火红色的光芒。至于最后一个身形,他要比其他四人都高上许多,而且即使在这近似完全黑暗的环境中还是可以看得出他的皮肤是亮绿色的。

其中的一个守卫抽出他的剑,同时试图想要叫喊出来警告有人入侵。他失败了。那个兽人走向前来,同时手中的巨斧向前挥舞着,而那个可怜的守卫就此变成了两截。他的同伴举起了自己的盾牌,格挡住了一次来自于那些有着怪异装束的入侵者的攻击,同时用他手中的矛刺了过去,但他所做的也只是无用功罢了。另外的一人抓住了矛柄,将它从中切断,而后轻盈的转身,越过盾牌的上沿,用刚切断的矛滑过了守卫的脖子。第二个守卫无声的倒下,他的头和身子几乎分了家。众人跨过了那两个还在微微抽搐着的尸体,推开了前面的门,进入了皇家图书馆。

血魔指示道,“我们动作要快,并且绝对不能被发现。”他的死亡骑士们,以及帕加斯·裂喉者,也就是刚才那个迅速解决掉第一个守卫的兽人,点了点头。血魔知道那些血窟兽人们要比其他的任何人都要了解艾泽拉斯,而且对于血魔来说,这个帕加斯在闲置着的兽人当中算是较为聪明和沉着的一个,于是他便指派了此人来执行任务。

五人众分散开来,在图书馆中搜寻着他们的战利品。大约几分钟之后,帕加斯低声咒骂道,“它不在这里!”

“什么?你确定么?”血魔走了过来,看到他站在一个空的玻璃箱旁边。

作为回应,帕加斯指了指那个玻璃箱。箱子中的一个角落处放置着一张小小的棕褐色卡片。血魔拥有他宿主的回忆和技艺,于是在凝神片刻之后他理解了卡片上的说明:麦迪文之书。未经国王或联盟指挥官许可者不得擅自开启。

“它曾经在这里,”血魔暗想道,看着那箱中的天鹅绒衬里,那里很明显曾经放置过某种很大、很厚的长方形物体。“但是它现在在哪里?”

“这里,”一个死亡骑士轻声说道。血魔赶忙走向他,帕加斯和另外两个死亡骑士紧随其后。“看来还有别的人跟我们的想法一样。”他指向一个小书房,以及其内的尸体。那尸体穿着联盟守卫的护甲,一把匕首插在他的脖子上,只露出其刀把。

“奥特兰克,”帕加斯看着地上的死者,低声道,“这里,是他们的徽记。”帕加斯指着刀把上的记号,说道,“那是奥特兰克的纹章。”

血魔的宿主之躯的记忆肯定了这一点, “所以说是奥特兰克拿走了麦迪文之书。” 他暗想道,尽管培瑞诺德领主在上一次战争中当了次叛徒,但是他仍然是奥特兰克之王,至少现在还是。对于联盟来说,那本书也是至关重要的。奥特兰克完全可以用它来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没错,这很说得过来。

“但是为什么他要留下这么一个明显的线索呢?”他大声质疑道,“这个刺客可真够粗心的。”

“也许他是想要传达一个信息,”帕加斯说道,“奥特兰克想要告知联盟,它和它的国王还在这场游戏之中。或者,”他大笑着,露出自己的獠牙,“也许他真的就只是一个粗心的刺客。”

血魔说道,“好吧,可是我们不应该也跟他一样粗心。我们需要这本书,所以我们必须要去奥特兰克。把那柄匕首拿走,我不希望联盟跟我们有相同的线索。这个尸体还没有腐烂,就让那些守卫们在明天看到这三人的时候,认为他们都是死于同一个人之手好了。”

帕加斯遵从的蹲下,拔起了那把匕首,“现在我们前往奥特兰克?”

“是的……但是现在还不行。我们需要尽可能地按照原计划行事。现在我们还是要先去黑石山。我们需要雷德和麦姆两兄弟,以及他们控制的红龙。”

帕加斯点头指出,“黑石山刚好是我们去奥特兰克的必经之地。”

“正是。”血魔笑道,“再加上红龙在手,我们不出几个小时就可以打一个来回,并且还能在预计的时间之前赶回黑暗之门。”他点点头继续道,“但是首先,我们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就如同我们来到这里时一样不留痕迹。”他招手示意众人过来。

阴影再次笼罩,图书馆内的温度骤降。片刻之后,又一道冷风滑过了门口,越过了那冰冷的尸体以及周边的一摊摊血迹,离开了要塞,最终消失在夜色里。


一天之后,泰隆·血魔和他的小分队来到了黑石山。在联络了贾兹·碎魂者之后,碎魂者派遣了雷王氏族的芬瑞斯·狼友和嚼骨氏族的塔伽·碎脊者,以及其他的几个较强的战士前来协助血魔。他们按照指示与血魔在黑石山下见面。对于血魔来说,这是他能召集的最大的,同时也不会引起联盟注意的队伍。当然了,他希望这足以引起黑手两兄弟的注意。(芬瑞斯实名为Fenris Wolfbrother)

他们公然的爬上黑石山,使得那些站岗的兽人们能够清晰的看到他们。血魔不希望给别人留下一个错误的印象,认为他们是妄图前来挑衅或是潜入的。最终,他们登上了山顶,那里满是裂开的岩石,从中流出灼热的熔岩,顺着那浑然天成的沟槽留下,形成一道炽热的红色河流。就在此处,一块巨石矗立在山巅之旁,它通体由采自此山的黑石雕刻而成。血魔嘴角弯下,露出一幅不悦的表情。这里曾经是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建立他的大本营的地方,也是部落酋长向集结于此的众部族介绍血魔和其他的死亡骑士的地方。而就在下方山脚处的山谷中,毁灭之锤和联盟首领洛萨决斗,并且战胜了他,但随后却被洛萨的副官图拉扬击败。失败与胜利的影像萦绕于此。但是,血魔并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去回忆过去。他还要去想想当下,想想自己下一步的行动。

他向自己的小队做了一个手势,在一个入口处停了下来。果然,片刻之后,四个强壮高大的武装守卫走了出来,一个个跃跃欲试想要干上一架。

“我们来此是为了跟黑手两兄弟协商。告诉他们泰隆·血魔给他们带来了好消息,以及一个提议。”他走向前去,褪去了自己的兜帽,几个守卫面色微微发白。其中一个人向另外一个人低声耳语,而后者听完之后,鞠了一躬,退回了黑暗之中。过了一会儿,他再次出现,走向指挥官。指挥官听完他的话之后,转向了血魔一众。

“别轻举妄动。”他警告道,亲自带着众人走进了要塞。众人逐渐走进了山脉的中心地带,而血魔则将路上所见尽收眼底,很明显这一要塞一直在被不断使用着。当其他的一些兽人经过他们的时候,这些兽人全都停了下来仔细打量着众人。虽然在黑石塔中看到一个死亡骑士让他们深为惊讶,但是并没有一个人敢说什么。

最终,众人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房间。血魔想了起来,这就是曾经属于毁灭之锤的王座,也是他的军委会所在。现在那个坐在黑色王座中的身影要比奥格瑞姆略矮,看起来也更为野蛮。此人容貌宽大,棕色的胡须显得十分蓬乱。他的头发、鼻子、耳朵、额头、护甲,甚至是他那把锋利的大剑上,都装饰着大量的勋章以及骨头。

血魔在大剑的攻击范围之外停了下来,说道,“雷德。”

“血魔,”雷德·黑手,黑石氏族的副酋长回道。他脸上的笑容使他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面容显得更加得丑陋。他换了一个坐姿,将一条腿翘到了王座的扶手上。“很好,很好,很好啊,哪阵风把你给吹来啦,死人?”

“是呵,”这声音的音调是如此的高。血魔看向了蜷在王座前的地上的麦姆。雷德的弟弟整半隐在阴影之中。“你跑了大老远的来看我哥俩,还真是勇气十足啊。”

“黑暗之门已经被修复了。”血魔开始道,但是雷德轻哼一声。

黑石首领回答道,“我在梦境中看到了它。我知道这肯定是你们这些术士们干的好事。”他眉头深皱,问道,“但那又怎样?”

血魔皱起了眉头。他和黑手兄弟的交谈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顺利。“现在,耐奥祖领导着部落。我来此是为了要请你们再度回归部落,你们和整个黑石氏族。我们也需要龙喉氏族,以及他们所驾驭的红龙军团。”

雷德看了看麦姆,而后两兄弟同时大笑起来。“在平安无事的过了两年之后,你再一次回到了这里,进入了我的要塞,还只带着这么几个小战士。即便如此,你还想要我很高兴的跪拜在那个老不死的萨满膝下?而且不光是我的战士们,我还得要把我的红龙也上缴给他?”他再一次笑了起来,尽管他的眼中充满了怒火。“你[****]在搞笑!”

血魔坚持道,“你必须这样。我们需要你的力量,以及你的红龙,来实现我们的计划。”

“你们的计划跟我没关系。”雷德冷冷的答道,并站了起来。血魔意识到,尽管雷德·黑手还是有些孩子气,但他毕竟还是一个很有威胁的兽人。“那是你们的问题,不是我的。我才不管死耐奥祖现在有什么狗屁计划。当我们与联盟抗争的时候他在哪里?我在这里。当毁灭之锤失败的时候他在哪里?我在这里!”

“我也是,”麦姆附和道。

“当黑暗之门被毁,我们被困在这里的时候,他又在哪里?当我们在两年的逃亡中,寻找那些存活下来的兽人,逐渐恢复我们的战斗力的时候,他又在哪里?我告诉你:他就在德拉诺舒舒服服的呆着,任由我们受难而不管不顾!”雷德抓起他的大剑,向王座猛力砍去,斩开了黑石所制的扶手。麦姆跳了起来,疯狂的大笑着。

“但是我在那里!是我把这些兽人们聚集起来的!我重建了部落,不是在德拉诺,而是在这里,在艾泽拉斯,就在人类的眼皮底下!现在,我就是酋长,我不允许那个废物一般的老萨满就这么夺走我的酋长之位!”

血魔恨不得把他捏得粉碎,但是最终还是压住了自己的这个念头。他咬着牙说道,“算我求你了,真的。我希望你能再考虑一下。如果没有你的帮助,耐奥祖就会……”

“失败。”雷德直白的接道。麦姆看上去还是那么的开心。“他没有亲身体验过战争的残酷。他不知道什么是战术,他不知道什么叫作战,他也不知道怎么样当一个领导者。联盟会轻轻松松的打败他的所谓的部落,然后……”他笑着,继续道,“我就可以从中获益了。我们会召集所有的幸存者加入我们,麦姆和我,就好像我们自上一次战争结束之后一直所做的一样。”

麦姆蹑手蹑脚的走了过来。雷德把他的手放在了他弟弟的头上,就好像对待一条宠物狗一样。“有着部落,真正的部落,以及红龙的帮助和我的指挥,我们将会席卷整个艾泽拉斯。”雷德看着血魔,大笑道,“在那之后,死人,你就将为我服务。”

血魔身后的塔伽直起身板,大声喊道,“你这个胆小鬼!叛徒!走狗!我要把你们这些杂碎剁成真的杂碎,然后坐上你的王座!这样,你的人民就会听从我的指令,让他们再一次在部落中占有一席之地!”

“哦,是么?”雷德懒洋洋的挑衅道。“你要不要现在就上呢?”他笑得更加得厉害了。

血魔转过身去,将一只手放在塔伽的肩膀上。

“他的身边有守卫……而且是很多的守卫。”他轻声警告着嚼骨氏族的酋长。“如果你上前攻击他,那些人就会群起而攻,这样我们就会少一个酋长的。”他摇了摇头,“现在不是时候。”

塔伽抱怨着,但是还是向后退了一步。雷德看起来很是失望。

“最会再问你一次——你是否加入我们?”血魔低声问道。

“哦,等等,让我考虑一下……不。”雷德最终回嘴道,得意地笑着。麦姆听完之后也咯咯笑了起来。

“很好。”血魔鞠了一躬。“既然如此,我没话可说了。”

雷德笑道,“去吧。我等不及要听你们失败的消息了。”黑手两兄弟再一次笑了起来,回声荡漾在回廊之中。血魔带领着他的小队垂头丧气地走出了要塞,回到了黑石塔下。

太阳早已西斜,黄昏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名副其实的黑暗。血魔凝望着面前舞动着的橙黄色营火。这一切和计划所想的并不相同。血魔陷入了沉思,想着自己的下一步行动。其它人都很聪明的保持着沉默,唯一能听见的就是火焰发出的噼啪之声以及其它人偶尔的低声交谈。突然,黑暗中传来了一阵响动。所有人都跳了起来,其紧张气氛如同紧绷的弓弦。

“人类!杀了他们!”那个被派去守夜的兽人喊道。死亡骑士们呆着不动,而其它兽人们则大吼着,为自己能够有够找到东西来发泄自己的郁闷而感到高兴。血魔已经可以看到那个人类了。他大摇大摆的走向兽人们的营地。塔伽冲向他,砸下手中的棍棒,其力量之大足以敲碎人类那脆弱的头骨。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血魔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人类随手将塔伽的大棍抓住,毫不费力的将它夺了过来。塔伽瞠目结舌的望着他,而片刻之后他和其它人便准备再一次出击。

那人类喊道,“站住!”

即使是血魔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敢于违抗此人所说的话,这就是那一个简单的词的力量。这个人是谁?血魔好奇而又关注的看着他走进了火光照耀的范围之内。他有着光亮的黑发,健壮高大的身材,再加上他棱角分明而又不失雅致的面容,泰隆想道,对于一个人类来说,他可称得上是十分英俊的。他身上穿着裁制考究的衣服,身侧挂着一把完好无损的,点缀着宝石的长剑,他的脸则因轻蔑而略为扭曲。这个人在他的袖子上轻拂着,似乎想要擦掉什么东西。

“我知道你们恨不得再一次攻击我。但是要知道,你们今天晚上已经玷污了我的衣服,我可不想让你们的血再留在我的衣服上。”他笑着,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但是那笑容看上去却是那么的充满威胁。“你看,我并不像我看上去的那样。”在他的身后,他的影子闪动着,尔后突然产生了变化,不论是大小还是形状都变得十分可怖,那硕大的翅膀的影子笼罩着众人。

血魔问道,“你是谁?”

“我曾经有过许多的名字,”他的笑容变得更大了,“而其中的一个么……是死亡之翼。”

死亡之翼!血魔感到眼前一阵眩晕。尽管它听起来很奇怪,但是血魔并没有质疑他。他已经感觉到了死亡之翼那无穷力量之中的零星一点。血魔曾经听说过这条强大的黑龙,也许亦是艾泽拉斯大陆上最强大的生物。在战争之中,兽人们曾经多次见过黑龙。血魔曾经想过,为什么龙喉氏族没有去捕获他们,而抓了那些难以驾驭的红龙。他认为这要么是因为想要瞄准它们很难,要么就是因为这样做会引起死亡之翼的愤怒。

血魔尝试着说点什么,但是他失败了。在那一刻,他是那么的震惊,也是那么的惧怕。他再试了一次,“你…你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

死亡之翼轻快的挥了挥他戴着戒指的手,带有一丝轻蔑的回道,“平静下来,我不是为了杀你们而来的,要不然你们早都成灰了。”霎时间,他的双眼发着光,显示着他人类的外表之下那无尽的狂热。“相反地,我一直在观察你们,并且我很喜欢我所看到的。”他展开一块方巾,放在了旁边的一块岩石上,尔后在火堆旁坐了下来,并示意其它人也一起坐下来。其它人顺从的坐了下来。“我很欣赏你们的力量和凝聚力。”他朝众人笑了笑,“我很希望能够看看那个养育着你们这些骁勇而又坚定的人民的世界。”

血魔打量着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死亡之翼是在要求要去德拉诺么?为什么?

死亡之翼转过去和血魔对视,就好像读懂了他心中所想似的点了点头。他深邃的黑色双瞳隐匿在兜帽之下,蕴涵的力量也被收了起来,在那一刻他看起来就好像只是一个很自信的人类。“我知道你和那个叫做雷德?黑手的兽人的会见。”死亡之翼轻声说道,“他们两兄弟都是傻B。但是如果他们没有能力他们也不会这样。而且,我知道,你很想要得到龙喉氏族们所……奴役的红龙们。”当他提到“奴役”两字时,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好像这一想法让他感到愉悦。“对我来说,它们也只是次等野兽。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为它们而自找麻烦。”

血魔不是很清楚自己应当如何回答,他小心翼翼的说道,“龙类是强大的生物。”

“我们的确很强大。你不是想要盟军么?如果是的话,那么我可以提供给你。我的子孙将帮助你,并且是出于自愿,而不是被迫的。”

有一个兽人犹豫着,最后将一杯麦芽啤酒递给了死亡之翼,很明显是想要取悦他们的来客。黑龙可怖的皱着眉头,瞪着那个兽人。“把那破东西拿开!”那兽人受了惊吓,向后退去。死亡之翼让自己平静下来,转向血魔,用他那双内藏狂热的双眼看着死亡骑士,“刚才我说到哪里了?啊,没错,我会让我的子孙们帮助你们。作为回报,我要求一条穿越黑暗之门的安全通道,并且我需要你们帮我将一些货物运过去。”

塔伽喊道,“你想要去德拉诺?为什么?”

死亡之翼脸上的笑容让嚼骨酋长把那些已到嘴边的话都咽了下去。“我有我自己的计划,兽人。”化身人形的黑龙静静地说,声音低得几不可闻。“但是不用担心,我是不会影响你们的计划的。”

血魔考虑着这一提议。他需要龙类来使他们的计划顺利实施,不管它们是什么颜色的。如果他和黑龙定下协议,他就不需要再去跟雷德打交道,当然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会让那个自以为是的酋长尝尝他的厉害。他并不知道死亡之翼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但是只要他不会影响到兽人们的计划照常进行,他并不认为接受黑龙的契约有什么坏处。

“很好,死亡之翼。”他最终说道。

“死亡之翼大人。”黑龙笑着,但是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从他说话的口气血魔也可以听得出来黑龙也是有限度的。“我们应当注重礼节,不是么?”

血魔低下头,“当然了,死亡之翼大人,我同意。我们会给予你的……人民和货物一条安全通道。但是首先,我需要去北方完成一项任务。我需要取得一些我们所需的物品。”

“很好。”死亡之翼同意道,高雅的站了起来。“我会跟我的子孙取得联系,告知他们这一契约。当我回来之后,我会帮助你们完成任务。”他拍了拍手上的尘土,尽管他并没有碰过什么东西。黑龙走进了阴影之中,没有多说一句话。



过了一阵,等血魔确定黑龙已经离开,并且不会再从黑暗之中突然窜出来之后,他说道,“好了。现在大家收拾一下,我们需要行动了,时间紧迫。”其它人赶忙动了起来。所有的人看起来都更想要把注意力集中在收营上,而不是那个刚才前来跟他们结盟的怪人。

血魔只希望死亡之翼真的是他们的盟友——如果不是的话,那他们也不能做什么。

一男一女两个身影,在兽人营地不远处,等待着死亡之翼的到来。当黑龙走近时,他们转身过去。那男子身形魁梧,留着黑色的胡子以及整齐的髭须。那女子则身形娇小,肤色皎白,一头长发十分的柔顺。两人都有着光亮平滑的黑色头发,以及类似于人类形态下的死亡之翼的面貌。

“父亲,有何消息?”那女子问道,她的声音就好像是滑落的丝绸一般柔和。

“他们同意了,就跟我所预期的一模一样,奥尼克希娅。”死亡之翼回答道。他抚摸着她女儿的面颊,而奥尼克西娅则将她的脸靠在父亲的手中,朝他笑着。“很快之后,我们就将会有两个世界任我们摆布了,而不仅是一个艾泽拉斯。”他亲了亲她白皙的额头,而后转向她的哥哥。“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当中,我尚有另外一个任务给你。”

男子回道,“说罢,父亲。我会完成它的。”

死亡之翼笑道,“还有一些兽人残留在黑石塔中。他们和他们的同类断绝了关系,并且拒绝再次加入部落。现在该是解决他们的时候了。”他拍着儿子的肩膀,更加狂热的笑着,“当我回来之后,耐法利安,我想要这个雷德?黑手。你们两个要掌控这座山,以及居住在其中的兽人们。他们会成为我们的仆人的。”

耐法利安露齿大笑着,看起来跟他父亲的表情如出一辙,他保证道,“这个简单。我们会处理好那些兽人和这座要塞,等待着您的归来。”

死亡之翼看着他的孩子们,而后点头道,“好极了。现在我必须回去找我们的新盟友,并且帮助他们完成那些微不足道的任务,只有这样他们才可以更快地为我所用。”

他们的父亲按原路返回。奥尼克西娅野蛮的笑着,露出她的牙齿,“好吧,哥哥,我们要不要去看看我们的新家和新奴役呢?”

“当然了,妹妹。”耐法利安笑着回答道。“我想,我们可以好好活动活动筋骨了。”他抬起他的右手,而奥尼克西娅用她那双精巧、白皙的小手围绕着他的二头肌,之后两人一同消失在了阴影之中。



下载掌游宝App

离线视频随身看

微博

QQ空间

QQ

微信

上一篇: [不说炉石] 守望先锋与古诗词 下一篇: [Trump] 混血儿真心难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