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专区首页 热门新闻 攻略集锦 精彩视频 卡组推荐 精彩专栏

[小说] 黑暗之潮(二十二)

时间:2016-05-23 作者:Aaron Rosenberg 来源: 点赞数:10

第十八章

“都准备好了么?”

“一切就绪!长官。”

戴林·普罗德摩尔点了点头,他始终注视着船舷的右方,“好,安排的很好,等他们进入打击范围我们能迅速攻击他们!”

“是的,长官。”说着军需官向他敬了个礼,便向舵盘旁那口巨大的铜钟走去,连续敲击了两下。钟声过后,只听得人员跑步、缆绳滑动以及物体下落的声音交叠在一起,所有人都迅速奔往自己的岗位。普罗德摩尔笑了,他喜欢这样井而有序的做事,而他手下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在这里每一个人都是他自己精挑细选的,他也从来没有带这么好的队伍出过海,对此他心知肚明,只是自己并不想宣扬出来。

普罗德摩尔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回到前方的海域,观察着天空与海浪,继续举起他铜质的望远镜向远处眺望,搜索着刚刚他发现的那处小黑点,它们在那边,已经显著的变大了,其中一些已经可以看清,他确定在瞭望塔上能看得更加清楚,他估计再过十分钟,这些阴影能被辨别出船的形状。

兽人的船。

确切的说,是兽人的舰队。

普罗德摩尔一拳击在硬木栏杆上,只有这样才能宣泄自己的激动,从战争打响他就一直梦想着这样的机会,终于!当他接到图拉扬关于部落已经向南郡进发的消息时兴奋的几乎跳了起来,当哨兵确定兽人已经到了无尽之海时他费了很大劲才掩饰住自己澎湃的心情。

哨兵同时告诉他这些兽人分为了两股,第一股舰队很快就驶入了大海,而第二股则匆忙的追了上去。现在还闹不清楚仅仅是因为他们操之过急而没有协调好两支部队还是第二支舰队在追捕第一支,难道在兽人里出现了叛徒?普罗德摩尔不知道,也不想在意,反正他们去哪儿去做什么都无所谓,他只关心他们调过头来再次途经无尽之海,返回洛丹伦。

这会使他们落入自己的口袋。

现在他不用望远镜也能看清敌舰,尽管没有帆它们移动的还是很快——他曾有机会近距离的看到过兽人舰船并且对上面的成排的桨叶感到纳罕,达到这种速度必须让这些强有力的兽人协同一致。当然,拥有这种速度的同时也降低了他们舰船的机动性,尽管他不打算夸耀,但自己的船确实可以轻易的将他们圈在中间,海战是一项艰险的工作,普罗德摩尔打算让尽早将兽人舰队埋葬到海底。

现在他停泊在潮落岛的后面,这里位于自己心爱的库尔提拉斯的东北方,他的整个舰队也在自己后面听后调遣,等待着兽人驶入自己的包围网。

他们来了。

“开火!”当有十分之一的敌舰进入火力范围之时,普罗德摩尔厉声叫道。他们埋伏在两座岛屿之间,船帆卷起,灯火熄灭,没有给兽人看出丁点异象,因此第一轮打击让目标完全措手不及,其中大部分舰从中间遭到了重创,断裂成两截,并立刻沉了下去。“扬帆!迎敌!”在普罗德摩尔第二次的命令下,舰船乘风破浪全速前进,他知道炮手已经再次装填完毕,其他水手也在准备好了火药桶和硬弩,“攻击旁边那艘敌舰!”普罗德摩尔吩咐着,船员们都点了点头,将火药桶纷纷投到敌舰上,并且将包裹着浸油的碎布的弩箭点燃, 发射出去,将其中一个火药桶引爆了,大火在甲板上瞬间蔓延开来,使得其他火药桶也接连爆炸,很快火焰就吞噬了整只船,它上面那些涂着焦油的厚木板随即化为灰烬,紧接着普罗德摩尔迅速穿过这一排敌舰,并调头从远处攻击他们。

一切都如普罗德摩尔预期的那样,这些兽人并非水手并且对航海和海战所知甚少,他们擅长的是白刃战,如果他们靠近并登上自己的战舰那将是很危险的,不过他已经吩咐过自己的士官始终要与敌舰保持距离,己方其他一些战舰跟在自己船后面穿过兽人的舰只,正从远处威胁着他们。与此同时,他的第二舰队仍停在潮落岛旁边进行着攻击,而第三舰队也已驶出,转过头去拦截那些从战场漏过去的敌舰,第四舰队正向南合拢从而形成包围网,很快,兽人舰队就会被夹在中间并受到各个方向的攻击。目前部落已经损失了三艘战舰,而普罗德摩尔这边还是零伤亡。他的脸上不禁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很快这里的兽人会被清除的一干二净。

正在这时,瞭望塔上的士兵突然叫了起来:“将军!有些东西正向我们扑来——是从天上!”

普罗德摩尔抬起头看着他,只见他的视线凝固在北方,面色苍白、浑身颤抖。他用望远镜向那边望去,很快就看到了那个让自己手下受惊的东西,一些斑点穿过云层正向他们飞来,由于太远并不能看清,但他可以肯定它们有一群并且行动迅速。他不知道部落有什么可以飞的单位,但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一仗还远远没有结束。

德瑞克·普罗德摩尔站在舵手旁边抬起头,“那是什么?”他问瞭望台上的人,但那人已经瘫倒在台上,惊恐得不能言语。恐怕他是有什么隐疾发作了,德瑞克抓住旁边的缆绳将自己的身体猛的一荡,顺势落到中央桅杆上,从而攀住主桅的绳索爬上瞭望塔。

“杰拉德?”他看着蜷曲在那里的水手,“你没事儿吧?”

杰拉德抬起头看着他,眼里充满了泪水,只是不停的摇晃着脑袋,而身体更是紧紧得缩成一团。

“到底怎么了?”他从一侧翻进瞭望台,蹲在水手的旁边,他认识杰拉德很多年了,私下里他是很信任这个人的,而现在他看出杰拉德没有生病,他只是受了惊吓所以说不出话来,想到这样一个身经百战勇敢的水手被吓成了这样,德瑞克不禁从骨头里感到一股寒意。

“你是看到什么东西了嘛?”德瑞克温和的问道,杰拉德点了点头,紧紧的闭着自己的双眼仿佛要抹去刚才的记忆,“在哪儿?”水手再一次摇晃着自己的脑袋,但最终他还是抬起自己颤抖的手指向南方。

“你休息一下吧。”德瑞克对他轻声说道,接着他转过身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他的朋友,他的船员吓成这样——而当看到眼前的景象时,他几乎感觉到了崩溃。

在那边,从云层中俯冲下来的,是一只龙!晨曦下,它通体闪烁着血红色的鳞片,而在它后面,是第二只、第三只以及更多,至少有十几只飞来,他们有力的翅膀强劲的扇动着以保持自己的风行高度,同时带动自己飞向目标。


这支舰队。

德瑞克仅仅注意到从领头那只龙的金色巨眼中所流露出的痛苦,或是骑在它背后的绿皮家伙,但他的思绪正在忙着计算这些生物给这场战斗所带来的冲击。除了驱逐舰以外,它们每一只的个头都要大过任何战舰,它们行动快而灵活,而且是从空中压制,它们巨大的爪子可以轻松的撕裂船身,或像弄断细枝一样咬碎桅杆。他必须去警告其他的战舰——他必须提醒自己的父亲!

德瑞克转身探出瞭望台朝下面的舵手叫喊,正当他俯下身去的时候,他忽然察觉到了些什么,而当他再次注目之时,领头那只龙已经到了眼前,近的德瑞克都能看到龙背上兽人那可怖的笑容,龙张大它那长长的嘴巴,德瑞克看到一条长长的蛇信一样的舌头在三角形的利齿间滑动,那牙齿几乎有他身高那么长,接着他看到一股红光从龙喉深处冲了出来,并向四周扩展,他只觉得周围的世界都炸开了,在烈焰吞噬他之前,他甚至没有机会发出一声尖叫,他的身体随即化为灰烬并散落下来。

这一突然袭击一下子摧毁了第三舰队,整整六只战舰,上面所有人都死了,龙骑士们调转自己的坐骑,接着向阻在兽人战舰和他们之间的第一舰队扑去。

“该死的家伙!这些该死的家伙!”普罗德摩尔上将双手紧紧的抓着栏杆,他感觉这么握着使他每一根手指都几欲断掉或者会将木头挖出几个洞来,他目睹了海浪吞噬第三舰队残骸的最后一幕,现在海面上仅仅漂浮着一些残渣,他明白德瑞克和其他船员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但他如果还想活得久一些现在还不是悲痛的时候,他把自己对长子的悲伤推到一边,将自己的全部思绪都集中在了目前应敌的对策上面,而这时北部又一次出现了缺口,在巨龙的攻击之下,他的舰队被迫回撤,使这些兽人战舰有了突围的机会,如果这样下去的话,那些兽人将会再一次在希尔斯布莱德或是南郡登陆,并能与其他部落军队会合,这样他会以失败告终。

这是不能接受的。

“调头!”他打着手势命令道,他的舵手对这一命令感到吃惊,“我要让一半战舰向北方扫过去,重新阻断他们的生路!其余的留下继续攻击!”

舵手点了点头,“但是——这些龙,”他迟疑的说道,尽管他已经拉满舵盘使船调转了方向。

“它们和别的敌人都一样。”普罗德摩尔厉声说道,“我们可以像对付敌舰那样轻易瞄准它。”

他的部下点了点头,都跳起来执行他的命令,在调头时卷起的帆现在又都放了下来并鼓满了风,大炮也已装填好并在它们的下面垫上石块等物以抬高它们瞄准的角度,弩箭和火药桶也准备就绪,当第一只龙向他们扑来之时,普罗德摩尔高高举起自己的佩剑,随即猛的向下一挥。

“攻击!”

这是一次勇敢的行动——但很不幸失败了,所有炮弹都被巨龙躲了过去,并落入水中,它挥动翅膀拨开了火药桶,而火弩箭射到它坚硬的鳞片上纷纷折断。不过这次猛烈的攻击使它向后退却,无论如何,这也给普罗德摩尔去思考其他战术赢得了时间。

幸运的是他所需要的东西很快就到来了。

正当他考虑是否用绳子或是铁链试图捆住或者至少绊住巨龙的时候,一些新的身影从云层中降了下来,他们比龙要小很多,也许只有两个人类的大小,他们有着长满羽毛的长翅膀,带有绒球的长尾巴和引以为傲的鹰嘴。并且每只背后都坐着一个矮小的家伙,他们身着用羽毛做成的奇异护甲,刺着纹身,手里还握着巨大的锤子。

“蛮锤矮人!进攻!”库德兰蛮锤坐在鞍上掷出自己的风暴之锤,重重的击在离自己最近的一个龙骑士的胸口上,这个惊讶的兽人还没反应过来就从鞍子上摔了下来,他的胸部被撞得粉碎,武器和缰绳从他没有生命的手里掉落下来,随着尸体一起被海水吞没,他的巨龙因为震惊和愤怒而咆哮起来,甚至盖过了渐渐消退的雷声,但当斯卡雷的利爪从侧面深深插入龙腹部的时候,咆哮变成了痛苦的尖叫。龙腹被深深的划下一道齐整的伤口,深色的血液流淌出来。昂姆哈尔在他身边,他的狮鹫用尖利的嘴和爪子从龙的左翅膀撕扯下一大块肉来,接着,法兰德从远处飞来,并抛出自己的锤子,给龙的头部响亮的一击,龙的眼神变得涣散并向下坠落,落入水中时激起了一大片浪花,再也没有浮上来。

库德兰飞过最大的一艘船,“我们来支援你了!”他冲舰桥上那位瘦高的老男人叫道,这男人点了点头并举剑向他致意,“我们会解决这些野兽。”库德兰向他保证道,“你去处理那些的船。”

普罗德摩尔上将再次点了点头,并向他回以自己不多见的笑容。“是的,我们肯定会好好料理他们的。”说完,他转向自己的舵手,“继续前进,”他命令道,“我们按计划从中间切断他们,并收拢包围圈,我不想看到有一艘敌舰逃出去。”

蛮锤矮人向巨龙发起了猛烈的攻击,一下子连杀数只,并将其他巨龙驱赶了回去,普罗德摩尔剩下的战舰将兽人舰队层层围在中间,并从各个方向开始了收割,火药和加农炮为他们取得了很大的优势,而他也失去了另一艘船,当它太过接近于一艘即将下沉的敌舰时,兽人们从自己下沉的船上蜂涌入了联盟的战舰,在他们杀死了大部分船员的时候,垂死的船长将火药桶投向了船舱引爆了自己的船。巨龙已经让他们损失了第三舰队和其他一些零星的战舰,但兽人失去的更多,只有极少数的船只逃脱了包围网,其余的战舰都在普罗德摩尔的猛攻之下被击沉了。至于船上那些兽人,只有少数还在水里挣扎着,或者抓着碎裂的桅杆和船板而没有沉下去,其他人不是不被淹死就是被火烧死或是被弩箭射死,尸体凌乱的散落在海面上。

当最后一只兽人战船从视线中湮灭,剩下的龙骑士们觉得自己也没有意义在这里战斗下去了,他们调转自己的坐骑飞往东方的卡兹莫丹,蛮锤矮人一路叫喊着追了过去,普罗德摩尔望着他剩下的舰队,尽管他们非常的疲劳但最终还是胜利了——虽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长官!”一名水手叫道,他身体探出船栏并指着水里某样东西。

“那是什么东西?”普罗德摩尔咬着牙问道,并走到那名水手身边,而当他看到了水手所看到的东西时,满腔的怒火登时化为乌有,取而代之的是希望——有人正抱着一块碎裂的木板,在海浪中挣扎着。

那是一个人类。

“投给他绳子!”普罗德摩尔命令道,水手们马上动了起来,“检查这片海域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生还者!”他不知道怎么能有人可以从第三舰队沉没的地点飘到如此之远的地方来,但至少有一个人做到了,这也意味着可能还有其他人。

他不能不抱有这种希望——德瑞克也许在幸存者之中。

可是希望随即转为了困惑,而又从困惑变为了愤怒,当这个人被拖上船之后,他发现这人穿的不是库尔提拉斯的外衣,这个垂死的男人穿的居然是一件浸水的奥特兰克外套,只有一种可能让佩瑞诺德的人能出现在无尽之海中受罪,那就是他在兽人的船上。

“你在兽人的船上做什么?”普罗德摩尔问道,并用膝盖顶住那人的胸口让他跪下,那个人本来就很虚弱并且上气不接下气,现在他气喘吁吁并且面色苍白,“快说!”

“佩瑞诺德领主......派我们来的。”这男人终于说话了,“我们......为他们的......船指引方向,他让......我们......向兽人提供......任何......必要的援助。”

“叛徒!”普罗德摩尔拔出自己的匕首架在那人的脖子上,“和部落串通!我应该像剖鱼那样掏出你的内脏并把它们丢到海里去!”说着他稍稍用力一划,只见一条细细的红线出现在那人的脖子上,这样的利刃可以轻易的割开了他的皮肉,而后,他向后退了几步站起身来。

“这种死法太便宜你了。”普罗德摩尔说道,并收回自己的匕首,“让你活着可以为我们提供佩瑞诺德变节的证据。”他转向旁边的一名水手,“把他绑起来投到禁闭室里去。”他突然下令,“搜索其他幸存者,我们手里的证据越多,佩瑞诺德就能越快的被绞死。”

“是的!长官!”水手行了个礼,并马上去执行他的命令,当他们确定海域已经搜索完毕大概又过了一个小时,他们又发现了三名男子,他们三个都证明了第一个人所说的事情。还有不少兽人浮在海上,就让他们淹死好了。

“向南郡进发。”当最后一个奥特兰克叛徒被拖进船舱后普罗德摩尔对舵手说道,“我们要与联盟军队会合,并向他们报告我们的大捷和奥特兰克的背叛,另外睁大眼睛注意那些逃脱的兽人船只。”随后,他转过身去,走向他自己的卧舱,在那里他可以不必在抑制自己的悲伤,并且之后,他要向自己的妻子写一封信,告诉她发生在他们的长子身上的灾难。

(未完待续)


下载掌游宝App

离线视频随身看

微博

QQ空间

QQ

微信

上一篇: [漫画] 安度因的牧师(二) 下一篇: [囚徒] 大工匠单挑一切
最新游戏攻略_人气游戏专区_掌游宝攻略专区_掌游宝,玩家共同的选择
not found

小编去海里了,还未回归~

返回首页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