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专区首页 热门新闻 攻略集锦 精彩视频 卡组推荐 精彩专栏

[小说] 恶魔之魂 (七)

时间:2016-02-07 作者:理查德·A·纳克 来源: 点赞数:8

#第十三章#

在卫队长瓦罗森眼里,俘虏的集中与审讯工作是非常重要的,但恶魔们却有屠戮一切挡道者的习惯,这也给这项工作的顺利开展带来了麻烦。后来卫队长终于说服阿克蒙德给他送来一些战俘,但那些更像是一团团绞在一起的烂肉而不是活物了。

这个长着伤疤的精灵在最后一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俘虏身上只花了几分钟时间,便卖个人情,切开那人的喉咙好让他不再受苦。审讯是失败的,但这并不是他的过错,燃烧军团的指挥官们似乎并不了解审讯工作的必要性。

瓦罗森更希望去田间走走,但他也不太愿意离开这座宫殿,尤其是在最近一段时间里。那个曾经叫哈维斯的家伙已经有好几天没看到了,而此刻几个上层精灵也彻底没了影子。但玛诺洛斯却能从容应对这样的局面,于是卫队长就怀疑他是否已经知道了个中缘由,因为,无论如何他也不会喜欢被闭塞视听的。

“去解决掉那个废物。”他命令两个卫兵道。他们遵令行事,瓦罗森则擦了擦自己的短剑又将它放回了原处。他环顾着审讯室,这是一间只有一盏蓝色水晶灯照明的长宽各六英尺的密室,每个角落里都暗影憧憧,一扇三寸厚的铁门是唯一的出口。

地板上血迹斑斑,这是几个世纪的累积。这里是宫殿的最底层,女皇从没来过,瓦罗森也不想让她过来,因为她这种敏感的精灵并不适合做审讯工作。

卫兵们把那个倒霉蛋的尸体拖了出去,只留下卫队长独自沉思。犬王那儿一直没有消息,玛诺洛斯也对他的行踪毫不关心,瓦罗森却在想是不是那位实力超群的哈卡出什么事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需要有人出来率领恶魔们继续追捕那些法师,到目前为止,燃烧军团的追捕计划仍未成功。先前在一片充满魔法与敌意的森林里,瓦罗森已经让两个法师逃跑了,因此他非常渴望自己能有一个赎罪的机会。

然而那就意味着他必须离开宫殿……

他垂下双手整了整挂在身旁的佩剑——然后突然间亮出宝剑,刺向他左边的暗处。

黑暗中有个模糊的影子直到现在才显出原形,锋利的剑刃在离他不到一英寸处停下了。那人毫无失措之态,反而用一种不怀好意的目光瞅着卫队长。

“好快的宝剑,好快的反应,瓦罗森队长……”

一开始瓦罗森还以为哈维斯又来与他纠缠不清了,但他近前细看后发现那人的外貌并不像哈维斯。瓦罗森在他那理性的头脑中搜索着所有上层精灵的面庞,终于想起了一张脸可以与眼前这个长着蹄子的家伙相配。

“佩罗森大师……我们都在猜测你的行踪呢。”

瓦罗森收剑入鞘,那个曾经是法师的精灵也从阴影里走了出来,他说:“我……我去重新修炼了。”

瓦罗森瞅了瞅这个已经全身变形的家伙,毫不掩饰他的厌恶之情。对他来说,这个萨特实在令人恶心:“那其余的人也是去‘重新修炼’了吗?”

“只有少数经过精挑细选的人才有资格去。”

卫队长终于知道了那些失踪的上层精灵去了哪里,他们仍在这儿,只是已经变成了这副滑稽古怪的样子。瓦罗森很少质疑萨格拉斯做出的决定,但哈维斯的新形象却是他所必须质疑的。这位前任参事可能会更为强大,但显然他在精神上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除却他这副外表,一定还有一些兽性的东西与他有关,一些兽性的邪门歪道的东西。

他目前只注意了佩罗森一会儿,就可以推断出其余失踪了的上层精灵很可能也会跟他们的首领哈维斯一样内心正蠢蠢欲动着。

“哈维斯去哪儿了?”他问萨特。

“他可以去任何地方,好心的卫队长。”这个长角的家伙答道,“他在为我们伟大的主效劳呢,以便尽快实现主人的宏愿……”

“他不在宫里吗?”

佩罗森咯咯地笑道:“好快的宝剑,好快的反应……”

瓦罗森有再次拔剑出鞘并一剑干掉这个搞笑的家伙的冲动,有可能的话以后甚至可以把他的头挂在壁炉上。萨特咧嘴一笑,往回走去,似乎在挑逗瓦罗森向他进攻。

卫队长竭力克制住自己的愤怒,又问道:“那你现在到宫殿底层来干什么呢?难道你对审讯有兴趣?”

“可以这样说,为了消遣。”

“我不想浪费时间看你演滑稽戏,也没空陪你玩愚蠢的文字游戏。”瓦罗森挤过佩罗森身旁,握住了门把手,“同样,对你们的头儿哈维斯我也没空奉陪。”

“你曾经是他的手下,将来你还是会成为他的手下的。”

“我是为伟大的萨格拉斯和我的女皇陛下效劳的,其他人滚一边去!”瓦罗森反驳道,“如果他觉得——”

卫队长一边说话,一边回头看了一眼佩罗森先前站的地方,搜寻着那个萨特的身影。然而,那里却只有暗影一片。

瓦罗森怒吼一声冲出了密室。他必须告诉女皇更多关于这些可恶的萨特的事,他不相信他们,他当然也不会再相信哈维斯了。

如果他能知道哈维斯去了哪里就好了……

玛法里奥不相信他的感觉,龙之灵魂里竟然有一种彻头彻尾的邪恶力量。造出这个东西是为了拯救世界,但它怎么会散发出如此强烈的邪气呢?黑龙耐萨里奥到底做了什么?

德鲁伊打起精神,再度小心地查看那个圆盘。它的外表简单而不惹眼,只有探究它的内部才会发现那个可怕的秘密。

但伊瑟拉却没有感觉到这种力量,这让他大为不解,翡翠梦境的女主人本应该知道这个秘密的。然而,圆盘的设计非常精巧,她跟其他龙一样并不能进入其内部。德鲁伊觉得就算她把它拿在手里,也决不会看出什么来。

或许……或许只有在玛法里奥将那层保护性魔法卸除掉之后,其他人才能及时了解事情的真相。

他暂时放下了心中的厌恶,继续向圆盘中央深究。借助经过高强度训练的感官,他找到了魔法的中心。德鲁伊开始尝试去解除它——

霎时间,成千上万的闪电击中了他,震撼着他的非实体形态,仿佛要将他的灵魂撕成碎片一般。玛法里奥尖叫起来,却喊不出声。他想让伊瑟拉帮他,然而不幸的是,她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痛苦。

但另一头龙注意到了。

他虽没有直接看到玛法里奥,但他的意识已几乎完全压制住了这个正经历磨难的德鲁伊。突然间,龙之灵魂的制造者变得疯狂起来。

那么!耐萨里奥吼道。而在凡间,他依然和蔼友善地与其他龙交谈着。你竟要偷走我伟大的龙之灵魂!

一种可怕的、无形的力量从各个方向压迫着玛法里奥。起初他因身体被扭曲而充满恐惧,但随后他发现他目前的状态仅仅是一种幻象——一种幻象而已。耐萨里奥可以把他的形体拉成一条细长的线,但这却威胁不到他的生命。不过大地守卫并不这样打算,而是想把玛法里奥困在一个魔法的牢笼中,以防这个入侵者说出龙之灵魂的秘密,或者再次接触到它。

哈维斯大人也曾这样将他囚困,一想到这点,德鲁伊就奋力反抗起来,终于在笼子封闭前破解了这个法术。他立即将注意力集中到伊瑟拉那边,希望她能意识到自己的危险。

没用的!他们不会插手的!耐萨里奥那令人心惊胆战的声音响了起来,你阻止不了我的!你们谁也阻止不了!

由于伊瑟拉依然对他的危险毫不知情,德鲁伊开始做他能想到的唯一的事情——他离开了密室和凡间,退到杳无人迹的翡翠梦境中去了。

他周围的一切即刻恢复了宁静。眼前是群山模糊的影像,他从其上飘过,那是他第一次与梦境之王伊瑟拉交流的地方。玛法里奥松了口气,试着整理自己的思路。

随着一声咆哮,一个巨大的身影似要将他整个吞没。

千钧一发之际,玛法里奥退了回来,他无法相信目前发生的一切:耐萨里奥竟也跟着他来到了翡翠梦境里!现在的他较之在凡间显得更为恐怖。他那魔鬼似的脸简直是现实中的翻版,而且整个都变了形。凹凸不平、丑陋不堪的面容很明显地透出一股子邪气,龙之灵魂应该就是受了这股邪气的侵蚀。耐萨里奥比现实世界中大了两倍,尖锐的爪子延伸至数英里之外,单单他的那对翅膀就覆盖了整条山脉。

我决不会交出原该属于我的东西!只有我才适合统治世界!你告诉不了别人的!

耐萨里奥呼着气,翡翠梦境里满是绿色的火苗。

大火包围了玛法里奥的灵魂状态,他尖叫起来。这头巨兽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令人无法想象的:他不仅在伊瑟拉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闯入了她的地盘,而且还想用大火烧毁德鲁伊那已脱离肉身的灵魂。

玛法里奥突然想起一些塞纳留斯曾教过他的东西。感觉是靠不住的,我的学生,他的沙恩杜曾经告诉过他,事实真相往往与你想象中的不同。作为一位德鲁伊,你是你所身处的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你自己想怎么样,你的感觉就是什么样的。

他不一定完全理解这话的含义,但却已将其付诸行动了,玛法里奥战胜了那似乎要将他置于死地的熊熊烈火。在这里,这火根本是不存在的。虽然他觉得它是真实的,但就像他自己和耐萨里奥巨大的身躯一样,火也是虚幻的。它们只是一种幻影,一种假象罢了。

因此,虽然他处于灵魂状态,但这场大火是连他的一根头发都烧不掉的。

剧痛和火焰都消失了,但耐萨里奥还在,他的脸和身体跟原来相比变形得更厉害了。他厌恶地看着玛法里奥微小的身躯,似乎很吃惊样子,因为德鲁伊居然没有灰飞烟灭。

玛法里奥不清楚一旦黑龙再使出一招,自己还会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他沿着那条仅有的逃生之路往回跑,然后把意识完全集中到自己的肉体上,努力让自己的灵魂返回其中。

绿色的山脉突然从眼前消失了,耐萨里奥的形象也越来越远,越来越小。德鲁伊感到离自己的肉身越来越近了。

你逃不了的!耐萨里奥可怕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会抓住你的!

就在玛法里奥感到自己的灵魂已经重新进入肉体时,却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打了一下。半睡半醒间,他嘟哝了一声,往后一退,头重重地撞在了岩石地面上。翡翠梦境的最后一丝余波已然消逝,而黑龙的怒吼也听不见了。

“德鲁伊!”有人叫道,“玛法里奥!听得见吗?你还好吧?”

他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说话的那人身上:“克……克拉苏斯?”

然而玛法里奥一看到克拉苏斯的脸,就即刻把目光移开了。一张龙的凶脸充满了他的视野,张开了大嘴似乎要将他吞噬——

“玛法里奥!”

克拉苏斯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幻想,也使他彻底摆脱了恐惧。玛法里奥看清楚了,那不是一头龙,而是一张他所熟知的坚定而苍白的面孔。

克拉苏斯显出关切的神情,帮助玛法里奥换成了坐姿,还给了他一个水袋让他喝点水。等他喝够了,克拉苏斯才开始询问刚才发生的事情。

“你找到梦境之王了吗?”

“嗯,我被迫多次提及塞纳留斯的名字……就像你说的那样。”

克拉苏斯微微一笑,说:“我想起了阿莱克斯塔萨曾告诉过我的一些事情,我觉得在上古,这种情感应该会更强烈一些。”

“那么看来我没有想错,她和我的沙恩杜——”

“你觉得很吃惊吗?他们的势力范围在很多方面都有交叉,虽然没有相同的家族背景,但同为龙族的他们也经常会在一起。”

玛法里奥没有追问下去,而是说:“她答应带我去他们会面的地方。”

克拉苏斯张大了眼睛说:“全部的五头守护巨龙都来了吗?”

“我只看到四头。伊瑟拉,你的阿莱克斯塔萨和一头带着愉快表情的银蓝色巨龙……”

“是玛里苟斯……这家伙一直这样。”

“还有……还有……”突然间玛法里奥说不下去了。话到嘴边,可就是说不出口。他越是努力,声音就越是无法辨认,他说出来的只是一些毫无意义的音节。

克拉苏斯把手搭在他的肩上,沮丧地点点头说:“我明白,你不能再多说了,还有一头龙在那儿。”

“是的……还有一头龙。”

玛法里奥只能说这些了,但他看得出克拉苏斯已经完全理解了他的意思。德鲁伊吃惊地看着同伴,发现他也没法直接说出耐萨里奥的名字。曾经,克拉苏斯也与这头黑龙有过交锋。

这意味着克拉苏斯很可能也知道关于龙之灵魂的事。

他们都望着对方的眼睛,用眼神默默交流着许多言语无法表达的东西。克拉苏斯坚持要去寻找同胞、探查事情真相,这一点都不奇怪。这个古老的种族已经被某个自己人给出卖了,而只有他们俩知道这件事,但却什么也说不出来,甚至互相之间也是如此。

“我们必须走了。”克拉苏斯咕哝着,帮着他站了起来,“你应该知道为什么。”

玛法里奥的确知道其中的原因。耐萨里奥随时都会来要他的命,在德鲁伊快要逃出翡翠梦境之前,黑龙对他施了那个禁言的魔咒,这是他最后的努力了,但他决不会因此而满足。他离成功仅一步之遥了。上次克拉苏斯能够逃生只是运气好,然而这次玛法里奥也亲眼目睹了黑龙的疯狂,从这点来看,他们两人都已经朝不保夕。但即便是耐萨里奥也不敢来明的……

“那些哨兵!”他吃力地喘着气说道。

“嗯,我们也许会再见到他们的。我们还是骑上角鹰兽离开这里吧。”

禁言的魔法对于这种间接指称式的交流无能为力,虽然这样交流并无多大意义,但他们却能以此提醒对方危险的降临。

玛法里奥还是很疲劳,只能靠克拉苏斯搀扶着走路。他们艰难地走向那两头等得不耐烦的角鹰兽,其中的一头看到他们时叫了起来,听到叫声后另一头也大吃一惊,拍起了翅膀。

“它们会把我们送到终点吗?”克拉苏斯问玛法里奥。

“当然。塞纳留斯会——”

大地剧烈地颤动起来,两人都摔了个倒栽葱。不远的地方,两只角鹰兽拍着翅膀腾空而起,在离地面几英尺高的地方飞着。

在角鹰兽刚刚停着的地方,一条可怕的大蠕虫从地底下钻了出来,把它那没有眼睛的脑袋伸到空中,头顶上的一条缝突然张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露出了一张两边排满利齿的大嘴。蠕虫突然发出一种疯狂的隆隆声,一口吞下了动作较慢的那只角鹰兽。

“快跑!”克拉苏斯指挥着。

他们在这块崎岖不平的土地上飞跑着。蠕虫虽然已经饱餐过一顿,却仍回转身朝他们那边移动。它又发出了隆隆巨响,然后一头扎进地里。

“快散开,玛法里奥!快散开!”

他们各自往相反的地方跑去,没过多久,地面又爆裂开来,那条恐怖的蠕虫再次伸出了脑袋。已经有过一顿美餐的它四处乱咬着,似乎因为没再吃到东西而感到非常沮丧。

尽管蠕虫没有肉眼看得见的眼睛,却能感觉到玛法里奥跑动的方向。它那庞大的分节的身躯向他弯了过去,圆形的大嘴一张一合,一副饥渴的模样。

这不可能是巧合。一定是耐萨里奥派这个会挖洞的怪物来追他们的。黑龙的野心已经膨胀到了极致,他不允许任何威胁到他邪恶欲望的东西存在。

蠕虫飞速向前冲去,嘴里发出的腐臭气味几乎熏昏了德鲁伊。玛法里奥虽然知道自己的速度并不够快,但他还是尽全力跑着。

在蠕虫就快抓住他的那一刻,有什么东西忽然飞过来挡住了它。活下来的那头角鹰兽狂啸一声,用利爪猛抓蠕虫肉质的脑袋。它的喙扯开了蠕虫的皮肤,似乎想为同伴报仇。

蠕虫一边发出骇人的隆隆声,一边想将它那飞在空中的对手咬住。角鹰兽迅速往旁边一躲,避开了攻击,接着又一个俯冲下去,目标是割断虫子的脑袋。

“基利斯福蒂尤尔!”克拉苏斯的咒语,意义不明。——译注克拉苏斯大叫着。

蠕虫钻地形成了大量的坚硬碎石块、碎土块,此时这些土块石块都升到空中,并开始向那怪物砸去。蠕虫来回扭动着以避开攻击,大多数石块都没有对它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克拉苏斯的这一法术显然已挫伤了它的锐气。

德鲁伊深吸了一口气,也开始想办法用他的力量来帮助克拉苏斯。这片山区没有多少植物,但附近却有一棵树引起了他的注意。玛法里奥向它表达了歉意后,便从树枝上扯下了一些芒刺,朝那个吃人的大怪物扔去。

借风助力,这些芒刺朝着目标一路狂进,并且速度越来越快。玛法里奥集中精神,施展出促使芒刺生长的法术。

就在那些刺快要击中蠕虫时,它们一下子膨胀起来,变成了三倍大,又变成了九倍大。当它们打在蠕虫身上时,已经差不多和德鲁伊本人一样大了。

更重要的是,它们比虫皮还要坚硬。每根刺都像钢矛一般向蠕虫飞去,二十根左右近一码长的尖刺深深地扎穿了虫身。

这一次,蠕虫发出了一声哀嚎。灼热的脓液从伤口中流了出来,在地面上溅开之后燃烧起来。尖刺仍然戳在虫子身上,它用力摇晃,却一根也甩不下来。

“干得太棒了!”克拉苏斯大声喝彩,他一边拽住了玛法里奥的手臂拉着他走,一边说,“你把剩下的那头角鹰兽叫过来吧。”

玛法里奥向那坐骑伸出手,想把它召过来,然而角鹰兽正陷于狂怒中,对此置之不理。蠕虫吃掉了它的同伴,它想要报仇。

“它不听我的!”德鲁伊喊道,嗓音中透着一丝惶恐。

“那我们只能继续跑了!”

蠕虫还在努力抖掉身上的尖刺,同时也追了上来。它的速度不像先前那么快了,但两人还是得死命奔跑才勉强不被追上。

那分节的怪物又猛凿了一下地面,深深地钻了进去。大地剧烈摇颤起来,玛法里奥不慎跌倒,克拉苏斯也只能勉强站着,但已举步维艰。

“看来我不得不试一下了!”他喊道,“来到你们这个国度后我一直没敢用它,但既然角鹰兽已不听使唤,这也许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

“你指的是什么?”

克拉苏斯没答话,他已经开始施法了。玛法里奥感觉到克拉苏斯身边凝聚起了一股令人不安的力量,而他则用右臂划过一道圆弧,嘴里嘀咕着一些德鲁伊从未听到过的语言。克拉苏斯的手划过空中,空气似乎在被一点点割开,一条裂缝展现在眼前。

不,不是裂缝,玛法里奥纠正着自己的想法:是一道传送门。

克拉苏斯制造传送门的法术刚完,大地又震颤了起来。他转身向德鲁伊喊道:“穿过那道门,玛法里奥!穿过那道——”

蠕虫又一次钻出地面,克拉苏斯仰着头跌了下去。玛法里奥刚想照吩咐行事,此刻又不得不转回来帮助他的同伴。

“快走啊!”克拉苏斯厉声道。

那个可怕的钻地怪物张开了血盆大口,渐渐向两人逼近。玛法里奥把克拉苏斯拉了起来,然后带着他朝传送门飞奔而去。他感到蠕虫离他们越来越近了,已经能够闻到它散发出的腐臭气味。眼看着就要逃不掉了——

当蠕虫猛扑过来时,他们终于奔进了门里……

[未完待续]

下载掌游宝App

离线视频随身看

微博

QQ空间

QQ

微信

上一篇: [夏一可] 每周卡组推荐:蓝龙术 下一篇: [新年快乐] 掌游宝新春活动-2.8
最新游戏攻略_人气游戏专区_掌游宝攻略专区_掌游宝,玩家共同的选择
not found

小编去海里了,还未回归~

返回首页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