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专区首页 热门新闻 攻略集锦 精彩视频 卡组推荐 精彩专栏

[小说] 部落的崛起 4

时间:2015-11-28 作者:暴雪 来源: 点赞数:45

第六章

——过去的教训是苦涩的,充满鲜血、死亡与痛苦。但讽刺的是,那几乎毁灭了我们的东西,却又在最后拯救了我们——那就是团结。曾经,每个氏族都只忠于自己,狂热地为自己的人民而献身,完全不管他人。当我们第一次团结起来,那团结的原因和目的,却又是可怕的错误——为这,我们至今仍在赎罪。不仅是我们,我今后的几代人,都会为这错误而付出代价。但那团结本身,是辉煌的。那就是我希望从历史的灰烬中得到的教训。它促使我与那么多外表迥异的种族的领袖们交谈,让我们能一起追求我们共同的、骄傲的目标。

团结。和谐。这,是过去教给我的好的一课。我学得很棒。——

耐奥祖抬头望向黄昏的天际,心满意足。今晚的日落美得眩目。先祖之魂一定会很愉悦,他想,感到一丝骄傲。

又一个科什哈格节来了又去。近来,他感到时间的流逝愈加迅速。而每一个节日中,都有欢喜,也有哀伤。

他的老朋友,卡舒尔——他知道霜狼氏族都尊称她为“宗母”——已经加入了先祖之魂的行列。他听说她死得非常勇敢。她坚持参加一场狩猎,尽管她已经好多年没有做过剧烈的运动。他们追踪一群裂蹄牛,年迈的宗母成为了所有战士的前锋。她被牛群践踏而死,没人来得及救她;而耐奥祖知道,她的氏族在为她悲伤的同时,也在赞美她的生命和她选择离开这个尘世的方式。这就是兽人的风格。他不禁好奇今晚是否能见到她,又立刻暗暗责骂起自己。当她希望出现在他面前时,他自然会见到她。对于萨满来说,亲朋的死亡并不会带来巨大的悲痛,因为他们仍然可以看到他们挚爱的死者,聆听他们的智慧,感受他们的爱。

这段时间,霜狼氏族经历了不止一个悲剧。在两次科什哈格节之间的一天,他们的领袖加拉德也惨遭不幸。那是一个晴朗的日子,霜狼氏族的狩猎队竟遭遇了整整三只食人魔和一只戈隆--食人魔头脑不足但力量有余,而那只戈隆又异常狡猾。最终,兽人胜利了,却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所有的医者尽了全力,也没能挽回加拉德和其余几个人的生命。

不过,耐奥祖感到的不止是失去一个自己熟悉且尊敬的领袖的悲伤,还有对年轻血液赢得新身份的欢乐。卡舒尔对杜隆坦的评价很高,就耐奥祖的眼光看来,这名年轻人会成为极佳的领袖。当杜隆坦被授予族长之位时,耐奥祖也在场,并且注意到了观众中那位美丽火热、带着别样的兴趣注视着仪式进行的女孩。耐奥祖敢肯定,在下一个科什哈格节,德拉卡便会真正成为霜狼氏族新族长的伴侣。

他叹了口气,望着金光满溢的落日,脑中思索着一幕幕影像。一年又一年就这样过去,带来祝福,并索取牺牲。

他走进他的小屋--他曾经与一个伴侣分享这间小屋,而她在几年前去世,加入了先祖之魂的行列。这些年来,露坎时不时会造访;她从来不说什么警世真言,只是每一次她的灵魂与他的相触,他的心便仿佛融化,他的全部便更彻底地向他的族人所敞开。他想念她沙哑的笑声,想念她夜晚在他身边的温暖,但他现在,已经很满足。也许,他想,也许露坎今夜会来。

他调好一服药剂,轻声念了咒语,缓缓饮下。药剂并不会起到助人看到先祖之魂的作用--如果他们不愿出现,没有什么能改变这一点;而有时他们又会在他最未曾预料到的时刻现身。不过在漫长的岁月中,老萨满学到,某些草药可以助人敞开心灵,这样当先祖之魂当真决定造访时,第二天一早,被访者会更清楚地记得他所看到的一切。

耐奥祖闭上双眼……立即又睁开。他知道,他已经在睡梦里了。

他们二人站在山顶,他和他深爱的露坎。起初,他以为他们是在观看日落;然后他发现太阳在升起,而非落入夜晚的睡眠。霞光映照下的天空美得惊人,却是一种奔腾激荡的美,而非安详与平静。那是绯红、深紫与明橙的颜色,如此热烈,让耐奥祖心潮澎湃。

露坎转向他,微笑。自从她呼出在这尘世间的最后一口气以来,她第一次开口对他说话。

“耐奥祖,我的伴侣。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他倒吸一口气,由于激动,身体开始颤抖。他的心完全被对她的爱所占据,充满了日出造就的绚烂天空所带给他的喜悦。一个新的开始?

“你很好地领导了我们的人民,”她说,“但现在,该是拓展古道的时候了。为了我们所有人的利益。”

什么东西烦扰着他的思绪。露坎没有做过萨满。她也没有当过领袖。她一直都只是她自己,完美的自己,对于耐奥祖来说,这已经足够;但她生前并没有任何权威的地位,能让她足够说出这样的话……耐奥祖甩开这个念头,暗骂自己不够虔诚。他可从来没当过灵魂,他只不过是血肉之躯。尽管他对于灵魂之道的了解几乎无人能企及,他也知道,在他真正成为灵魂的一员之前,还有更多是他永远不可能了解的。既然露坎开口,怎么可能不是代表先祖之魂说话呢?

“我在听。”他说。

她微笑。“我知道你会。”她说。“兽人将会迎来一段黑暗危险的时期。从前,我们只在科什哈格节时才走在一起……如果我们想作为一个整体、一个种族生存下去,这种各自独立的现象,必须消除。”

露坎望向缓缓升起的太阳,脸上蒙了一层阴影,冥思着什么。耐奥祖好想碰碰她,为她分担忧愁,就像她活着的时候一样。但现在,他知道他无法碰触到她,也不能强令她开口。所以他只是静静地坐着,等待,一边沉醉于她的美丽,一边竖起耳朵捕捉她的声音。

“这个世界上,有一个污点。”她静静地说,“那是个威胁,必须清除。”

“说吧,我定会照办。”耐奥祖热诚地发誓。“先祖之魂的决定,我永远尊从。”

然后她转向了他,她的双眼看进了他的。天空更亮了。

“当这个污点被清除后,我们的人民便会挺胸抬头,站得更高……比现在还要好得多。力量和荣耀将属于我们。世界将属于我们。而你……你,耐奥祖,会成为所有族人的领袖。”

她话中的某种语气让耐奥祖的心砰砰直跳。他早已很强大,早已受人尊敬,甚至崇拜。实际他已然是所有兽人的领袖,尽管只能说是有实无名。但现在……他心中涌起了更多的欲望。还有恐惧,厚重而漆黑,但这,他也必须面对。

“那么,这个在兽人得到应有的东西之前所必须清除的威胁,是什么?”

她告诉了他。

“这是什么意思?”杜隆坦问道。

他正与族中他最信任的两人共进早餐:一个是他的未婚妻德拉卡——下一个满月时,他便会与她举行婚礼;另一个是族中新的首席萨满,德雷克塔尔。

杜隆坦为卡舒尔宗母的离世而哀伤,所有的族人也一样。杜隆坦打从心底知道,她早已计划好要在那天死去,并且要死得光彩。人们会想念她的。而德雷克塔尔,已经用行动证明了自己是一个称职的继任者。在宗母死去的那一刻,他克制住自己的哀伤,立即接管了狩猎队主医者的位置,并且在接下来的行动中表现丝毫不马虎。卡舒尔一定会为他骄傲的。现下,三人正坐在族长的帐篷里――这就是杜隆坦现在居住的地方。

就在刚才,杜隆坦收到了一封信。带信的信使身材瘦削,骑在一匹同样瘦削的黑狼上。他一边往嘴里送血麦粥,一边又细读了一遍信的内容。

致杜隆坦,霜狼氏族族长:萨满耐奥祖向您致意。先祖之魂为我带来了预言,与我们所有人相关;这预言是给我们整个兽人族,作为一个整体,而非独立的氏族成员。在本月的第十二天,我要与所有氏族的族长,以及所有的萨满谈话。到圣山脚下来,我会备妥饮食。若您因故无法前来,我会认为您不关心我族的前途,从而忽视我的召唤。请原谅我的粗鲁,但这件事确是十万火急。请让我派去的信使给我回话。

杜隆坦让信使等一等,给他点时间讨论一下这个问题。信使看起来有点不情愿,但还是同意稍候。也许是那一大锅散发浓厚香气的粥说服了他吧。

“我不知道。不过显然,耐奥祖认为这事至关紧要。”德雷克塔尔道。“这样的聚会从来没在科什哈格节以外的时间发生过……只有节日期间,萨满们才聚在一起,而且还是在先祖之魂的陪同下。节日之外,从来没有过。我也从来没听说过任何人能把所有族长召集在一起。但我认识了耐奥祖一辈子,他是个睿智强大的萨满,如果先祖之魂当真要说什么关系到整个兽人族的生存的话,一定会对他说。”

德拉卡哼了一声。“他‘召唤’你,就好像你是他宠物呢,屁颠屁颠就去了。”她嘟哝道,“我可不喜欢这个,杜隆坦。这信里尽是傲慢。”

“这点我也不反对。”杜隆坦说。信的语气让他恼火得要命,直想当场拒绝,但他又读一遍,领会着那些文字背后的内容。一定有什么事情烦扰着这位受所有人景仰的萨满……这样的事绝对值得上几天行程。

德拉卡注视着他,眼睛眯了起来。他看看她,微微笑了笑。

“好吧,我会去。我所有的萨满也一样。”

德拉卡皱起眉,“我跟你一起去。”

“我觉得你最好——”

德拉卡又哼一声,“我是德拉卡,拉基什之子克尔卡之女,你的未婚妻,你未来一生的伴侣。你无权阻止我的陪同!”

杜隆坦仰头大笑,为德拉卡的精神而温暖不已。好吧,他的眼光果然没错。从一个天生弱质的生命中,诞生了力量与激情――有她在身边,霜狼氏族会生生不息。

“那就把信使叫进来吧,如果他吃完了的话。”杜隆坦说,粗厚的声音里还带着笑。“跟他说我们会参加耐奥祖这个奇怪的聚会,不过到时候,他最好能让我们觉得没白去喔。”

那一天,霜狼氏族的族长和萨满几乎是头一个到达的。耐奥祖亲自迎接他们,而杜隆坦只看了他一眼,就明白自己来对了。耐奥祖本就不年轻,这几个月来,他更是显得老了好几年。他变瘦了,一副无力的样子,好象许久没有进食一般。他的眼神里满是思虑。他用颤巍巍的双手搭上杜隆坦的肩膀,郑重地感谢他的前来。

这绝对不是什么傲慢的权力游戏,耐奥祖一定感到了某种真正的威胁。杜隆坦点头致意,然后走开去安顿他的人。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在渐渐向地平线移去的太阳下,杜隆坦看着各个氏族的兽人一拨一拨地走来,走向圣山脚下那平坦的草原。这几乎像一个科什哈格节。他看着每个氏族的鲜亮旗帜在风中飘扬,当他看到黑石氏族――奥格瑞姆的氏族的徽记时,不禁翘起了嘴角。自打成年以来,两个孩提时代的朋友便很少有机会碰面,他们上次聚在一起,已经是奥格瑞姆出席杜隆坦升任族长的典礼时的事了。杜隆坦高兴地看到奥格瑞姆紧跟在黑手的身后,距离那威武雄壮的族长只有一步之遥。这么说,老朋友现在已经成了族长的副手了。其实一点也不令人吃惊。

德拉卡顺着未婚夫的眼神看去,哼了一声表示满意。她与奥格瑞姆相处得十分融洽,为此杜隆坦非常感激。他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人能成为朋友,他觉得自己非常幸运。

耐奥祖迎接黑手时,奥格瑞姆偷瞧了杜隆坦一眼,朝他挤挤眼睛。杜隆坦咧嘴笑着回应。耐奥祖的状态让他心神不宁,不过至少,这次聚会给了他和奥格瑞姆一个见面的机会。杜隆坦还在想着,黑手已经不耐烦地转身走了,挥手让奥格瑞姆跟上。杜隆坦的笑容消失了。如果黑手命令奥格瑞姆整个集会期间都随侍在他身边,那么,就连那点快乐都会被剥夺了。

德拉卡抓住他的手,捏了一下。她太了解他了。她什么都没说;她也不必说什么。杜隆坦看向她,笑了。

还是那个瘦削的信使带口信来,说耐奥祖要等到明天才举行会议,因为今夜还有许多氏族的代表要陆续到来。霜狼氏族的宿营地比大多数要小些,但也温馨得多。他们带来了帐篷和皮毯,而信使提供了足够的肉、鱼和水果。现下,烧得旺盛的营火上正缓缓转着一块塔布羊的腰腿肉,诱人的香气即使在他们大啖生鱼时也让人垂涎不已。他们一共有十一人——杜隆坦、德拉卡、德雷克塔尔和他的八个萨满。其中几个看来非常年轻,但萨满们的技巧总是会随着时间而成长的,而一旦先祖之魂在梦中造访他们,他们便都能得到相同的荣耀与尊敬。

火光旁边出现了一个黑影。杜隆坦站起身,以防来者是喝多了来找抽的。接着风向一变,他嗅到奥格瑞姆的味道,大笑起来。

“欢迎啊,老朋友。”他喊道,上前拥抱了对方。杜隆坦已经很高,奥格瑞姆却还比他更胜一筹,就和年轻的时候一样。杜隆坦上下打量着这位黑石氏族酋长的副手,不禁暗自揣测起自己之前是怎么在任何方面胜过他的。

奥格瑞姆哼了一声,狠狠拍了拍杜隆坦的肩膀。“你这一群真够小的,不过气味比别家都强太多啦。”他说,看着烤肉,赞许地嗅了嗅。

“那就来我们的火边,撕一块羊肉,把你的责任暂时抛开一会嘛。”德拉卡说。

“要能那样就好了,”奥格瑞姆叹气,“但我不能待太久。如果霜狼氏族的族长能陪我走走,我会感到荣幸之至。”

“那我们就去走走吧。”杜隆坦应道。

他们离开营地,默默地走了一段时间,直到一团团营火都成了远处闪烁的微光,没人能看到听到他们为止。两个兽人都嗅了嗅空气。奥格瑞姆静静地站了一会,而杜隆坦以一个真正猎手的耐心等待。

奥格瑞姆终于开口了。“黑手本不想让我们来。”他说。“他认为这是侮辱,他觉得耐奥祖就像喊他的小宠物一样把我们叫来……”

“我和德拉卡也有同样的想法。但我们现在来了,并且,我们很高兴我们来了。你也看到耐奥祖的脸了。只要看他一眼,我就知道,我们来得对。”

奥格瑞姆嘲弄地哼了声。“没错,我也是这样想的。但当我离开营地时,黑手还在那发脾气使劲吼那个萨满的不是呐……他看不到咱们看到的东西。”

杜隆坦可不能随便说其他氏族领袖的坏话,但大多数兽人对黑手怎么想,也早已不是秘密。当然了,他是个强大的兽人,正值壮年,比杜隆坦见过的所有兽人都要高要壮。当然他也不笨。但他身上散发出的某种气息让杜隆坦汗毛直竖。杜隆坦决定不要把这些说出来。

“啊,即使是在这样的黑暗中,我也能看到你内心的争斗呢,老朋友。”奥格瑞姆轻声说,“其实你不必开口,我也知道你要说什么。黑手是我的族长。我发誓效忠于他,不会违背誓言。但我……也有疑虑。”

杜隆坦有点吃惊。“你?”

奥格瑞姆点点头。“我觉得我被撕成两半了,杜隆坦。一边是忠诚,一边是我的心灵告诉我的话……我希望你永远也不会有这样的体验。我是他的副官,我能够尽力纠正他一点点,但也只有一点点而已。他是氏族的领袖,他有最大的权力……我只能希望他明天能听听别人的话,别老顽固地守着他那点自尊。”

杜隆坦也如此希望。如果事情真的像耐奥祖的表情暗示的那样糟糕,他最不愿意看见的事就是一个最强大的氏族族长表现得像个被惯坏的小孩。

他的视线落在了奥格瑞姆背后的什么东西上。当他开口时,骄傲与悲伤一起涌过他的全身。“你现在拥有毁灭之锤了。我……还不知道你父亲的去世。”

“他死得很勇敢,很英雄。”奥格瑞姆说。他犹豫了一下,又说,“你还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我们被食人魔追赶,又被德莱尼人救了的那天吗?”

“我永远也不会忘。”杜隆坦说。

“那位先知说到我将继承毁灭之锤的那一天。”奥格瑞姆说。“当时我非常激动,一心只想着我拿着它狩猎的场景。但与他谈话后,我第一次明白——我是说,真的明白——我拿到毁灭之锤的那一天,也会是我失去父亲的日子。”

他从背后解下锤子,举在手中。他就像是个舞者啊,杜隆坦想。那武器在他手中,既有力,又不失优雅。奥格瑞姆移动起来,蹲踞,起跳,挥舞。月光照耀在他壮实的躯体上。终于,奥格瑞姆放下了那件传奇的武器,呼吸急促,汗流浃背。

“这是一件伟大的武器。”奥格瑞姆低声说,“一件充满力量的武器。一件预言中的武器。我的血统的骄傲。而我愿意亲手把它折成一千块碎片,只要那样能唤回我的父亲。”

奥格瑞姆没再多说一句,转身大步走向远方的篝火。杜隆坦没有跟上。他坐在那里许久许久,抬眼望着天上的群星,心里深深地感觉到他明天一早看到的世界,将会与他整个一生所熟悉的,大不相同。

第七章

——我从心底明白,我们兽人失去的,远比我们得到的更多。那个时候,我们的文化美好、简单而又纯洁;我们就像是母亲臂膀中的孩子,总是被关照、被宠爱、被保护。但孩子总归要长大,而我们,作为一个整体,却太容易被操纵。

是的,信任是必要的,没有人可以说我不懂得这一点。但,我们也必须谨慎。即便是最动人的脸庞,也可能会欺骗;而即便是我们用整个身心信任的人,也可能被蛊惑。

当我想象我们曾经的日子的样子时,我深深为我们失去的纯真而悲哀。但也正是那种纯真,引领了我们的堕落。——

族长们看到一张张严肃的脸,转向他们的方向默默审视。杜隆坦站在德拉卡身边,臂膀以保护的姿态环着她的腰,尽管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何觉得她需要保护。他与德雷克塔尔四目相对,这位朋友和建言者脸上的表情让他不寒而栗。

他真希望他能和奥格瑞姆站在一起。虽然来自不同的氏族,拥有迥异的传统,奥格瑞姆却是杜隆坦除了自己的未婚妻之外最信任的人。可奥格瑞姆必然要站在黑手族长身边――眼下这位族长正四下打量着集结的萨满,毫不掩饰脸上的恼火。

“他是太久没打猎了吧,这家伙。”德拉卡咕哝着,向黑手的方向点了下头。“我看他简直是迫不及待地想干一架。”

杜隆坦叹口气,“他这愿望差不多能实现了。你看他们的脸。”

“我从没见过德雷克塔尔这个样子,就连卡舒尔宗母的身体支离破碎时也没有。”德拉卡说。

杜隆坦没有回答,只是点点头,继续观察周围的情况。

耐奥祖大步跨进人群正中。每个人都退后为他留出空间。他开始沿顺时针方向绕圈,一边喃喃地念着什么。然后他停下步子,举起双手。火焰从他身前窜出,跃入天空,华丽得连几个无数次见过这般景象的人都发出赞叹的声音。高耸入云的火柱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渐渐消散,变成了普通的篝火――只不过那是由魔法造就的。

“当黑暗伴着夜晚降临,你们便落座火旁。”耐奥祖下令道。“每个氏族都和自己的萨满坐在一起。时间一到,我便会召你们上前。”

“你八成还想召我们给你奉上供品吧!”一个恼火的声音喊道,“我们是不是还得在夜里温顺地趴在你的脚边?”

杜隆坦认得那个声音,无论是幼时科什哈格节上扬起的坚定声调,还是狩猎场上那令人寒彻骨髓的战吼。那种声音独一无二,绝无仅有。他转头看向格罗姆·地狱咆哮,战歌氏族年轻的领袖,心里暗暗希望他的爆发不要太耽误耐奥祖的讲话才好。

地狱咆哮站在他的氏族最前头。他比大多数兽人都要瘦削一些,但他的身高及气质同样让人印象深刻。战歌氏族的颜色是黑与红;尽管格罗姆没穿盔甲,那黑红相间的简单皮衣也给他增添了几分威慑力。他交叉双臂,盯着耐奥祖。

耐奥祖没有回应地狱咆哮的挑衅,仅仅叹了口长气。“我知道,你们之中的许多人,觉得自己遭到了侮辱。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吧。你们会庆幸你们现在在这里的。你们的子孙后代都会庆幸你们现在在这里的。”

地狱咆哮喉咙里低吼了一声,眼睛阴郁地闪了一下,但没再说什么。有那么一会,他就站在那里,然后他耸耸肩,好象在表示:好吧,我同意了。他坐了下来,他的氏族随后。

耐奥祖等到人们都安静下来,然后开口。

“先祖之魂拜访了我。”他说,“那一位先祖,我对她的信任,甚至无法用语言表达。她向我揭露一个威胁,像潜伏在茂密灌木下的毒蝎一般危险的威胁。所有的萨满都可以作证。我,为我们曾受到如此的欺骗,感到深深的悲哀和愤怒。”

杜隆坦揣度着老萨满的话,心砰砰乱跳。这个神秘的威胁到底是什么?这样黑暗的敌人,为何从来未被发现?

耐奥祖叹口气,看着地面,颤抖起来。当他开口时,声音低沉平稳,似乎还略带一点哀伤。

“我所说的敌人,”他沉重地说,“是德莱尼人。”

一片混乱。

杜隆坦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珠。他四下张望,与奥格瑞姆四目相交,看到老友双眼里同样的震惊。德莱尼人?一定有什么地方搞错了。就算这敌人是戈隆,他都能相信――也许它们无意间发现了什么秘密武器,想用来对付它们的老仇人呢。但是德莱尼人?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他们的战斗技巧甚至还不如兽人。他们确实也打猎,但那只是因为他们和兽人一样需要肉来生存罢了……不过他们能够面对戈隆,还曾经协助过狩猎队一两次。杜隆坦回想起那一天,两个小兽人在一只把大地跺得直颤的食人魔脚下没命地逃跑,而那些蓝色皮肤的高挑生物不知从哪儿现身救了他们。

如果他们真的像耐奥祖说的那样一直暗藏恶念,为什么又要冒着危险去救两个兽人男孩?这根本说不通。这一切都太疯狂了。

耐奥祖高声喊着让人们安静,但喧闹的人群根本不以为意。黑手已经站了起来,粗厚的颈项上青筋暴突,而奥格瑞姆正尽力想使他的族长平静下来。突然,一阵可怕的吼声撕破了空气,几乎震破了他的鼓膜,差点令他的心脏停止。是格罗姆·地狱咆哮。格罗姆也站了起来,昂头挺胸,张着血盆大口,那漆成黑色的下颌都好象要掉下来了。世间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地狱咆哮的战吼。人们安静下来,接着是死寂。

格罗姆睁开双眼,对耐奥祖咧嘴一笑――刚才的反对者这么快就变成了盟友,耐奥祖一脸不可思议。

“让萨满说下去。”地狱咆哮说。尽管语调很随意,但所有人,在如此彻底的安静中,都听得清清楚楚。“关于这个新的……老敌人,我还想了解更多。”

耐奥祖感激地微笑。“我知道这件事令你们很惊讶。我自己也很震惊。但先祖之魂是不会说谎的。那些表面和善的人,一直在等待进攻我们的时机,已经有好多好多年了。他们安坐于用我们无法理解的材料做成的奇怪建筑中,把无数有助于我们的秘密藏匿起来……”

“但是为什么呢?”杜隆坦不由得脱口而出。无数双眼睛看向他,但他没有退缩。“他们为什么要攻击我们?如果他们当真藏着那么多秘密,他们又能从我们身上得到什么呢?而且,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我们又怎么可能打败他们?”

耐奥祖看起来有些心烦意乱。“这些,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先祖之魂很担心。”

“我们比他们人多。”黑手吼道。

“没那么多。”杜隆坦吼回去,“和他们先进的知识比起来,多这些人毫无意义。他们是乘坐一艘在世界间旅行的船来到这里的啊,黑手,你认为他们能倒在斧子和箭矢之下吗?”

黑手粗壮的眉毛拧成一团。他张嘴准备反驳……

……却被耐奥祖打断了。“他们的计划,就像火上炖着的肉,已经酝酿了几十年了。”耐奥祖道,果断地阻止了二人之间的争吵。“我们的决心,以及最终的胜利,都不是一夜之间能够成就的。我不要你们现在发起战争,我只要你们保持警醒。我要你们去准备。去与你们的萨满商议正确的行动。我要你们敞开心扉……接受一个联合,一个会给予我们胜利的联合!”

他张开双臂。“我们来自于不同的氏族,没错,有着迥异的风俗与传统。我并不是要你们抛弃各自的骄傲历史,而是要你们接受联合的可能!我们每一个氏族已然很强大,一旦联合起来,更是会成为不可阻挡的力量。我们都是兽人!不管是黑石氏族,战歌氏族,还是雷王氏族,龙喉氏族……这些差异,微不足道!重要的是,我们是同一种族的兄弟!我们所有人的最终目标,不都是温馨安全的家园、满载而归的狩猎、深爱我们的伴侣,以及先祖之魂的尊敬吗?我们之间的相同之处,比相异之处要多得太多!”

这句倒是真的。杜隆坦看向他的老友。奥格瑞姆站在他的族长身后,高大而威严。当他感觉到杜隆坦的眼神落在他身上,他迎上他的目光,点点头。

这两个热爱冒险的——好吧,也是爱惹麻烦的——年轻人之间的友谊,曾经被这里的许多人反对过。但,如果没有奥格瑞姆,杜隆坦便不可能成为现在的他——他也从心底知道,奥格瑞姆对他,也是同样的感觉。

可是,德莱尼人?……

“我可以说话吗?”

是德雷克塔尔。杜隆坦惊讶地转身。德雷克塔尔似乎不仅仅是在询问他的族长,更是在征求那位曾是他们所有人导师的萨满的意见。耐奥祖看看杜隆坦。杜隆坦点点头。

“我的族长,”德雷克塔尔道。令杜隆坦震惊的是,萨满的声音竟然在颤抖。“我的族长,耐奥祖说的是真的。卡舒尔宗母证实了他的话。”

另外一个霜狼氏族的萨满点点头。杜隆坦瞪着他们。卡舒尔宗母?如果世界上杜隆坦只剩一个人可以信任,那就是这位睿智的老兽人了。他想起那天他站在那奇妙的洞穴中,感受着那似风非风的凉爽气流,用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组织、每一个部位去聆听,去观察,而卡舒尔宗母在他身边,正对着某个他看不见,却知道它存在的人说话……

“卡舒尔宗母说,德莱尼人是我们的敌人?”他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德雷克塔尔点点头。

“现在,氏族领袖们该听听他们的萨满的话了……就像杜隆坦那样。”耐奥祖道。“我们在黄昏时继续,到时,族长们要告诉我你们的想法。这些,是你们都了解并信任的人。问问他们,他们看到了什么。”

人群渐渐散开了。霜狼氏族的成员们慢慢走回营地,一路上谨慎地交换着眼神。回到营地中,他们围圈而坐,每个人都把注意力转向了德雷克塔尔。

“德莱尼人绝非我们的朋友。”他缓缓开口,谨慎地遣词。“我的族长……我知道您和黑石氏族的毁灭之锤曾在他们的屋檐下留宿。我知道您对他们评价颇高。我知道那天他们似乎救了您的命。但请容我问一句……您真的没有感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杜隆坦回想起那只气势震天的食人魔,一边怒吼一边挥舞手中大棒。他回想起,德莱尼人是如何凭空出现,解救他和奥格瑞姆……出现得那么、那么及时……在暮色即将降临之际,他们却没有回家……如此碰巧……这想法令他一阵不舒服。

他皱皱眉。这样想,未免太尖刻了……可是……

“您在皱眉啊,我的族长。那么,我是否可以认为,您对他们那种天真的信任,已经开始动摇了?”

杜隆坦没有回答,也没有看他的首席萨满。他只是盯着地面。他不想这样,但仍然无法阻止怀疑爬进他的心,好似清晨的雾霜那冰冷的手指……

在记忆中,他再一次与雷斯特兰对话。“二百年来,我们变了好多好多呢,”他说。

“不错,”雷斯特兰回答,“这段时间以来,我们看着兽人在力量、技巧、天资上都变得愈加进步。你们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他再次感到一痛。就好像那句赞美是句精心包装的侮辱。就好像德莱尼人认为他们高人一等……尽管他们的皮肤是怪异的蓝色,腿跟塔布羊的腿没两样,还有长尾巴和闪亮的蓝蹄子,根本没有兽人那样正常的脚……

“说吧,族长大人,您想起了什么?”

杜隆坦声音粗重地讲了德莱尼人恰到好处的现身,讲了雷斯特兰那近乎傲慢的言辞。“还有……还有维伦,他们的先知。他问了好多关于我们的问题,而且绝对不只是闲聊而已。他看起来真真正正想要了解兽人。”

“他当然想了解我们,”德雷克塔尔道,“那正是绝无仅有的大好时机!自从他们来到这个世界,就已经在谋划着要进攻我们了。那么,找到两个――请原谅,杜隆坦――两个天真幼稚的小孩,来说出他们所需的一切……这可真是个天大的巧合啊!”

先祖之魂是不会对他们说谎的,尤其是在事情如此重要的时候。杜隆坦明白。现在,回想起那一天一夜发生的一切,维伦行为的可疑之处,越来越明显。可是,可是……难道奥格瑞姆和杜隆坦感受到的那种强烈的信任,都是假的吗?维伦真的善于伪装到那种程度吗?

杜隆坦低下了头。

“我的一部分仍然心存怀疑,朋友们。”他静静地说,“但,我不会因我个人的想法,而把整个种族置于危险之中。耐奥祖并没有要求我们明日开战……他只要求我们训练,观察,做好准备,并且,更加团结。我会这样做的,为了霜狼氏族,为了兽人的未来。”

他依次看过每一张忧虑的脸。有些只是朋友,而有些,像德雷克塔尔和德拉卡,是挚交,与爱人。

“霜狼氏族将准备迎接战争。”

下载掌游宝App

离线视频随身看

微博

QQ空间

QQ

微信

上一篇: [strifecro] 直播实录 下一篇: [小说] 魔兽之炉石传说 177
最新游戏攻略_人气游戏专区_掌游宝攻略专区_掌游宝,玩家共同的选择
not found

小编去海里了,还未回归~

返回首页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