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专区首页 热门新闻 攻略集锦 精彩视频 卡组推荐 精彩专栏

夜炉小志:加尔鲁什“叠乙己”的故事

时间:2019-12-04 作者:麋鹿与面包 来源:掌游宝 点赞数:274

麋鹿审稿子总觉得有点奇怪

炉石酒店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当街一个长条形的大柜台,柜里面预备着卡包,可以随时抽卡。搓炉石的人,上班上课摸了鱼,每每花一百个金币,买一个卡包,可能得到一张橙卡——但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现在要开几十包才能得到一张。

靠柜外站着,慢慢的开了哭嚎;倘肯多花几百个金币,便可以买上好几个卡包,看一看蓝天白云了,如果出到上万金币,那就能开出一张橙卡,但这些顾客,多是学生党或上班狗,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有人送488的,才踱进店面隔壁的房子里,要卡包要皮肤,慢慢地坐着开。

3303791586244279977
加尔鲁什是站着买卡包而用皮肤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赤红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没有什么胡子,却有两颗又长又尖的獠牙。穿的虽然是皮肤,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好几年没有更新,也没有洗。听旁人说,这皮肤叫麦格尼,当年也是做过官的人,但其余就不甚清楚了。

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海盗叠甲,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叠,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叠最厚的甲,挨最毒的打”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叠甲哥。但是终归觉得不如加尔鲁什有洋味儿,所以还是大家还是唤做加尔鲁什。加尔鲁什一到店,所有买卡包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加尔鲁什,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要两个卡包,开一局20级的排名模式。”便排出二百金币。

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打脚本刷金币了!”加尔鲁什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碰到了脚本偶数萨,被吊着打。”加尔鲁什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偶数萨不能算输……偶数萨!……超模的事,能算吊打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模型计算”,什么“牌序”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3303791660988874417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加尔鲁什原来也登顶过,但终于被人偷了斧子,又不会印新卡;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扔炸弹了。幸而叠得一身好甲,便去休闲模式挨挨打,换一个卡包开。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和设计师搞不好关系。玩不到几天,便被设计师叫去削一顿。听说前几个月得了英雄牌,没多久就被夺去改了面目。如是几次,叫他打休闲模式的人也没有了。加尔鲁什没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深夜打脚本的事。但他在我们店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烧绳,也不拖欠金币;虽然间或没有现钱,暂时记在粉板上,但不出一月,定然还清,从粉板上拭去了加尔鲁什的名字。

加尔鲁什开过一个卡包,病态潮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加尔鲁什,你当真登顶过么?”加尔鲁什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现在连排行榜前七都进不去呢?”加尔鲁什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环境僵化、版本变迁之类,听不懂的话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3303791711861587644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老板是决不责备的。而且老板见了加尔鲁什,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加尔鲁什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发牌员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打过天梯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打过天梯,……我便考你一考。总碰到打不过的卡组,应该怎么办?”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

加尔鲁什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知道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事情应该记着。将来教妹子炉石的时候,装逼要用。”我暗想我和妹子的距离还很远呢,而且我们老板也从不屑于带妹上分;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是打不过就加入么?”加尔鲁什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但是针对卡组有四种组卡思路,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加尔鲁什刚用指甲蘸了酒,想在柜上写卡组,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萌新玩家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加尔鲁什。他便给他们粉尘,一人十粉尘。萌新拿完粉尘,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金卡。加尔鲁什着了慌,伸开五指将自己的金卡罩住,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金卡,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萌新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加尔鲁什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3303791732659329032

有一天,大约是十二月的头两三天,老板正在慢慢的往卡包里塞白卡。取下粉板,忽然说:“加尔鲁什长久没有来了。还欠九百个金币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开卡包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被出了针对卡了。”老板说,“哦!”“他总仍旧是和设计师吵架。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吵到总设计师家里去了。他这种人,是我们骂得的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加强其他职业,后来是打,打了大半夜,再出针对卡。”“后来呢?”“后来出了针对卡了。”“出了针对卡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死了。”老板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塞他的白卡。

十二月之后,寒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已是深冬;我整天的靠着火,也须穿上棉袄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顾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来一个卡包。”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人。站起来向外一望,那加尔鲁什便在柜台下对了门槛坐着。

他脸上深红而且瘦,已经不成样子;没有穿皮肤,拎着一把超级对撞器,后面跟着破破烂烂的几个机器;见了我,又说道,“来一个卡包。”老板也伸出头去,一面说,“加尔鲁什么?你还欠九百个金币呢!”加尔鲁什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回还清罢。这一回是现钱,卡包要砰砰计划的。”老板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加尔鲁什,你又被设计师针对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针对,怎么会出这种卡呢?”加尔鲁什低声说道,“是为了打千甲德,千甲德,千甲……”他的眼色,很像恳求老板,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和老板都笑了。我拿了一个没有塞白卡的卡包,端出去,放在门槛上。他从破衣袋里摸出一百金币,放在我手里,见他满脸是血,原来他便用这脸去接对手的攻击的。不一会,他开完了卡包,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抹着脸上的血慢慢走回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加尔鲁什。到了年关,老板取下粉板说,“加尔鲁什还欠九百个金币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加尔鲁什还欠九百个金币呢!”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加尔鲁什的确死了。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


下载全新掌游宝,数据互通不担心

微博

QQ空间

QQ

微信

上一篇: 从前有个洞穴,叫做“暴穴”! 下一篇: 新卡速递 | 中立史诗随从:喷灯破坏者(89/140)
最新游戏攻略_人气游戏专区_掌游宝攻略专区_掌游宝,玩家共同的选择
not found

小编去海里了,还未回归~

返回首页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