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专区首页 热门新闻 攻略集锦 精彩视频 卡组推荐 精彩专栏

[炉石酒馆] 愿望(六):强大的孤独

时间:2019-05-25 作者:图奇的蓝白胖次 来源:掌游宝 点赞数:123

文字小说


“我愿这个世界的人……不再孤独……”

“说真的,为什么不给自己许个愿望呢?”

“……”

这里黑暗的让人窒息,高台上唯一的光源是根短小的蜡烛,那一吹就灭的微光照在一位女孩的脸上。和周围一样黑的一群人跪在台阶下,只有一个穿着银灰色袍子的祭祀一样的人低声念着咒语,整张脸埋在兜帽里,让人看不见他的表情。

“……”祭祀围着女孩转了不知多少圈,猛然,他张开双手,把藏在衣袖中的炉灰抛在空中,任由它落在女孩身上。

台下的人躁动起来,但没有一个人敢抬头看。

祭祀走到女孩面前,蘸上地上的炉灰,干枯的双手捧起她的脸,用灰在白皙的脸颊上花了一朵花。

女孩睁开眼睛,蓝色的眼睛四下看着,最终把目光放在那支快要烧完的蜡烛上。

她站起身,走到这里唯一的光明处,然后在祭祀念完一段奇怪的咒语后,把左手放在火苗上。

她的面部抽搐了一下,在空气中出现一股焦味的时候,蜡烛熄灭了。

真正的黑暗降临了,所有人抬起头,都望着祭祀台上站着的少女,他们的眼中都放出一样畏惧。

“向神明的祭祀已经完成,接下来你们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做就行。”祭祀转身低声叮嘱道,“那四个人都很狡猾,你可以相信他们一半的话,但另一半绝对不能信。”

“那我怎么知道哪些该信呢?”女孩问。

“在思考问题之前,你的那道伤疤会提醒你又该怎么做的。”

女孩点点头,左手手里的伤疤还在隐隐作痛。

“还有。”祭祀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一把破烂不堪的弓,“等你获得了四位守护者的力量,你就能拉开这把弓了。”

她接了过来,弓上长着几多枯萎的花。

她叫德拉,一个普通人,在与邻国的战争逐渐处于劣势后,国王找到了一位祭祀,请求接住神灵的力量赢得战争。

祭祀来到这里后,他要求这个国家里最有智慧,最勇敢的人来接受这个任务,因为这个任务关系到国家存亡,所以事关重大,也很危险,需要一位敢于冒险的人去做。

没有人敢上前,国王摆出了一道道令人难以抗拒的报酬,黄金堆成一座小山,仍没有人接过那份圣旨。

正当国王发愁的时候,德拉推开人群,站在国王面前。

国王很是惊讶,他从头到脚看了一遍这个女孩,“你?你去?”

“对。我去。”德拉抓起一把金子,“我不要这些东西,我只要一样东西。”

国王喜出望外,“孩子,你真不要钱?那行……你要什么,王国里多的是……我可以把王子……”

“我要你的一切。”德拉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远处的王宫。

“什……什么?”国王以为自己听错了,扣了扣耳朵凑近了些。

“我要你的一切,你的王位,你的权利,你的国家。”德拉张开双臂,转过身做了一个“这一切”的手势,然后回过头看着国王。

“……好……”国王咬着牙,点点头。

根据祭祀所说,四位守护者在这片大陆的各个角落,她需要一个人才能通过测试。

但现在后面跟着一大堆的守卫军队,国王下令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她的安全。

德拉坐在马背上,望着手里的弓发呆。

“德拉小姐,前面就是安戈洛环形山了,马匹难走,我们派一支精英小队跟着您吧。”队长报告说。

“恩,有纸笔么?”德拉把弓背在背上,跳下马索要纸笔。

“有是有……您要这些干什么?”

德拉眨眨眼,“写日记。”

三月十二日

安戈洛到处都是奇珍异兽,花了不少力气翻过火羽山后,面前有一片湖泊。

小队打算在河边打水休息会儿,我想好好研究一下这把弓,它应该有个名字,不过祭祀没有告诉我,我也不知道起什么,不过守护者应该会告诉我的。

瞭望兵报告说在水边发现一名女性巨魔,似乎在遛狗,不过她好像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在远处看着我们,也没有靠近的意思。

我跟瞭望兵说,让他去问问那位巨魔,打听打听这里的第一位守护者,西蒙妮 。

三月十三日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小队的人全都不见了,但他们的东西还在,换的衣服,吃剩的食物,还有一堆没有熄灭的篝火。

但人都不见了,在我四处寻找他们时,走来了一位女巨魔。

我有些害怕,但她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我兴奋不已。

“我就是西蒙妮。”她说,同时指指我背后的弓,“你是来寻求伦鲁迪洛尔的力量的,对吧?”

刚听到这个奇怪的名字时,我愣了一下,但很快明白她指的是我背后的弓了。

“它叫伦鲁迪洛尔?”

“是的,但你好像还不知道拥有它有什么代价吧?”她怪笑了一声,冲我挑挑眉,“拥有它力量的人,都要付出孤独的代价。”

我觉得很好笑,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什么很夸张的东西,结果是这个,我当即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反正等我成功之后,统治整个国家,谁管他孤独不孤独的。

三月十五日

小雨

我睡了整整一天一夜,头很昏,只记得西蒙妮当时拿着我的弓像是施了点法,然后说会把我送到燃烧平原去见克林弗兰,也就是第二位守护者。

天气有些不好,而且我的护卫队自从前天就失踪了,不过我现在突然就不担心他们了,因为仔细一想我拥有一个国家之后,谁还会在乎那几十个杂兵?

我发现弓上长了一朵花,很漂亮的红色。

但我不知道那个克林弗兰在哪,希望他能爽快地教我怎么使用这把弓。

三月十八日

雨是昨天停的,近三天没有找到任何守护者的下落,而且食物快吃完了,我有些焦躁。

下午,太阳似乎要出来了,一个人影出现在远处的地平线上。

我很高兴,使出仅存的体力冲出去,大声喊叫让他注意到我,跑了一阵后,他似乎听到了,转身朝我招手。

我气喘吁吁地趴在地上,那个男人蹲下来,猛地抽出了我背上的弓。

我已经没一点力气了,只能伸出一只手指着他,然而说不出一个字。

他没有着急,慢悠悠地拨弄着手里的弦。等了足足两分钟,我撑起身子,吐出一句话。“克林弗兰……”

他笑着说,“我就是。”

三月十九日

尽管很难相信,这个看上去像个普通人的男人居然是第二位守护者,他当着我的面展示了这把叫“伦鲁迪洛尔”的弓的力量。

他说,想要获得全部力量的,需要支付自己最宝贵的一样东西。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他握着我的弓,弓上长出了一簇绿叶。

看上去没什么变化,他提示我第三位守护者在冬泉谷,然后没等我说什么就把我传送了过去。

我很生气,感觉他骗了我,也感觉国王和所有人都骗了我,他们只是拿我当拯救他们的工具,肯定不会真正的感谢我,我发誓如果我回去了,就把他们全杀了。

我很烦躁。

三月二十二日

大雨

雨突然就下大了,找到一处山洞可以避避雨,但我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

我正在山洞里找几株蘑菇,结果发现了一只小狼。

它好像受伤了,是被捕兽器夹伤了前腿,躲在一块石头下面舔着伤口,似乎没有反抗的能力。

我有些头晕,有种杀人的冲动,但我还有理智,我告诉自己,忍住,要忍住。我去洞口在水坑里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了一下,然后准备休息,等明天雨停了再去找些吃的。

我在忍耐,极力保持自己的理智。

三月二十三日

大雨

我是被一阵炸雷惊醒的,小狼在我后面呜咽,似乎它也害怕了。

我头很痛,猛抽了自己一巴掌,疼痛使我清醒了不少,随之而来的是胃部火焰般的灼烧感——我快两天没吃东西了。

我告诫自己冷静,然后起身去洞里面寻找小昆虫,结果连只蟑螂都没发现。

我扶着石头墙壁,看见脚下一块尖锐的石头,双手不受控制地捡了起来。

我发誓我还有理智……只不过冲动战胜了它。

我发疯似的咬住小狼的脖子,它拼命地反抗,爪子抓破了我的胳膊的同时我咬开了它的喉咙,我甚至没有用到那块石头就杀死了它。等我把那只可怜虫吃完的时候,我发现我的手臂和脖子上全是血,不知道是谁的。

身后有人鼓掌,我头昏脑涨地回过头,一个牛头人满意地朝我点点头,然后缓缓说道:“你的表现让我很满意,说明你是个合格的冒险者。所以……我决定把那份力量分你点。”

我反应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是谁,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在那个牛头人为我的弓附上光芒的同时,我站了起来。

“喔喔喔……孩子,你居然还能站起来。”他冲我惊叹道,“不简单啊。”

“你是……那个……”我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努力回想那个遥远的名字。

“阿特留斯。”

三月二十五日

我居然走到了最后,我自己都不相信。

我几乎是笑着写完上面那句话的,因为我感觉我什么都没有付出就过了头三关,虽然死了几位士兵,吃了一只狼,以及回去之后报仇,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阿特留斯直接把我送到了最后一位守护者面前。

索伦诺尔

他是个侏儒,只有我半个人高,和他说话我还要蹲下来,这不禁有些滑稽。

“看来你快成功了嘛。”他说,“你很有天赋,我能看出来,其他三个人应该对你也很满意。”

“是,请你快点告诉我,你要什么?”我很不耐烦地催促他,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成为一位国王了。

“别急……你先告诉我,你害怕孤独么?”

这个词好像西蒙妮和我说过,我当时就觉得好笑,孤独算什么?

“当然不怕了,这个东西能杀我不成?”

“行吧,既然你不怕,那我就拿走一样对于你来说最不重要的东西吧。”

(日记至此缺失)

“那孩子呢?怎么还没回来?”国王来回踱着步,时不时望向远方。

“如果她能活着见到所有人,她是不会回来的。”祭祀闭着眼睛,徐徐说道。

“什么……你说她不回来了?”国王气愤地抓住祭祀,“欺骗国君?你是犯杀头罪的!”

“呵呵呵……”祭祀冷笑了几声,“伦鲁迪洛尔象征着孤独,只有一个人才能发挥这把传奇武器的全部力量……如果她被守护者蛊惑,那么她肯定不会回来的。”

“什么意思?”

“当你背弃了全部,人性,亲情,理智,还有仅存的记忆,那把传说中的武器,将会为你拉开黑暗之门。”祭祀仍闭着眼睛,像是梦呓般说道。

城门外,敌人的军队冲了进来。

德拉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发现手中握着一把好像有生命的弓。

她什么都记得了,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

她伸出手,望见了自己手上的疤印。

有些熟悉,但记不清了,她索性不去想了。

试探性地,她拉动弓上的绳子,无数幻影包裹着她,弓上出现一把虚幻的箭,等到拉满弦的时候,她轻轻松手了,一支箭飞了出去,跟随箭一起冲出去的,还有千军万马。

后记

“孤独是什么?”

“一己之力,力挽狂澜。”

“这叫孤独?”

他咧嘴笑了,“强大到孤独。”


微博

QQ空间

QQ

微信

上一篇: 今日沙雕:再忆前生,恍如一梦;梦里霸王无别姬,却知去路 下一篇: 奇趣时刻:突如其来的斩杀
最新游戏攻略_人气游戏专区_掌游宝攻略专区_掌游宝,玩家共同的选择
not found

小编去海里了,还未回归~

返回首页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