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专区首页 热门新闻 攻略集锦 精彩视频 卡组推荐 精彩专栏

[炉石酒馆] 愿望(五):我想要这个世界,没有战争

时间:2019-03-09 作者:图奇的蓝白胖次 来源:掌游宝 点赞数:80


五个愿望是什么?

前文一览:

[炉石酒馆] 愿望(一):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欺侮

[炉石酒馆] 愿望(二):我愿这个世上的人,不受病痛之苦

[炉石酒馆] 愿望(三):我想要这个世界,没有欺骗

炉石同人小说(四):我愿这个世界上的人,不会因为另一个人而后悔

“我想要这个世界,没有战争。”

“哈……你觉得这可能吗?”

“为什么不可能?”

“你太天真了……”

战争几乎摧毁了一切,死神的镰刀缓缓划过这片土地,只留下火焰和无数个凄惨的故事。

普托是这只队伍的队长,他带领着士兵伏击了敌人的一只小部队,意外地发现这只队伍刚刚袭击过一座村庄。一个士兵供出了他们计划,上级奉命偷袭一座村庄,那座村庄是普托军队运输物资的重要关口,如果抢得先机占领那个地方,那么他们就掌握了这场战争的主动权。

“那里还要活人么?”普托骑在马上,把那个士兵从地上揪起来问。

“没……没有……”士兵惊恐地说道,“你们最好别去那里,我们的大部队很快就会赶来并占领那个村庄……”

“贪生怕死的懦夫!”普托用力把士兵丢在地上,“滚蛋,别让我再看到你!”

“感谢……感谢将军不杀之恩……”那士兵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捡起滚落在旁的帽子,连连鞠躬,然后连滚带爬地跑远了。

“走吧,去看看那村庄怎么样了。”普托重新正正军帽,拉着马指挥部队出发。

和他意料的一样,整个村庄的人被堆在一块空地上,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

“找个地方,把他们葬了。”普托撇过头去,不经意间望见不远处的草垛里似乎躲着什么东西。

他朝旁边的士兵使个眼色,两名士兵点点头,提起武器慢慢靠近那堆草垛,没等他们掀开草垛,里面就冲出来一个黑色的东西。

那黑色的东西速度很快,普托甚至都没注意,那东西就飞快跳到他身上,拿着一柄锤子开始猛砸普托的后背。

“有刺客!保护队长!”一名士兵高呼起来,握紧手中的长戟却不敢刺,只能一手抓住普托,一手拉住骑在他背后的东西。

几名士兵花了点劲把那个东西抓了下来,因为穿着盔甲,普托没受什么伤,等众人看清楚袭击者居然是个男孩后才松了口气。

“一个男孩?”普托揉着脖子,翻身下马盯着那个脏兮兮的小孩,“小鬼,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被两个士兵抓着胳膊提在空中,他没有回答普托的问题,两条腿在空中猛踢着,嘴里还在咒骂着什么。

“说不定……是这个村子的幸存者……”随行的军医说,“全身都是伤,先给他包扎一下吧。”

普托点点头,蹲下身子看着男孩,“我不是坏人,等医生把你弄好之后,你来找我。”

包扎伤口的时候,男孩还在不停的挣扎,无奈之下,医生只能把他绑在担架上,给他上药。

包扎好伤口的男孩被抬到了普托面前,或许是累了,男孩躺在担架上喘着气,充满敌意的眼睛紧紧盯着周围的人,惹得几名士兵哈哈大笑。

“好了……小子,玩累了吧?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普托把一碗肉放在男孩面前,“饿了吧?告诉我,就给你吃。”

“……”男孩瞪着普托,许久才咽了口口水,“瓦格尔……”

之后,男孩告诉普托,袭击他们是因为前两天村子里来了几名和他一样穿着的人,杀了他的父母和村子里的所有人,他咬着芦苇杆在河里躲了一夜才活了下来。等他爬到岸上的时候,村子就成这样了,他在村里像丧尸般过了两天。直到普托到来,他才躲到草垛里,然后发生了上面的事。

“还有一件事……”普托问道,“你用什么东西打我的?”

“锤子……”瓦格尔满嘴塞着肉,口齿不清地说道,“我爸爸留给我的。”

“你爸爸?那这把武器有名字么?”

“唔……”瓦格尔咽下嘴里的肉,“瓦兰纳尔……”

瓦格尔进了普托的军队,队伍里有这样一个小孩让严峻的战争轻松了不少,但大家也担心战争对这个孩子的成长有什么影响。普托也很无奈,毕竟如果不收留他,可能他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上活不了几天。

瓦格尔就这样在战争中长大。

和死神一样残酷的是时间,它像一把尖锐的匕首,在每个人身上划开一道道伤口,承受不住疼痛的,就被时间淘汰了,承受住的,也长大了。

十年好像一夜就过去了,普托用一只眼睛换来一身的荣耀。瓦格尔跟着他经历了无数场战争,普托一直笑呵呵地说这孩子有打仗的天分,要好好培养。

瓦格尔学到很多,不管是战术还是指挥上,他都很有天赋,而且他很容易带动士兵的情绪。出于他的身世,他在队伍里非常受尊敬,所以他很快当上了队长,仅次于普托的位置了。

前线的战况一直很不好,或者说,普托一直在避着敌人的正面交锋,通过游击的战术拖延敌人的进攻,然后采取一切的防御措施。瓦格尔一直很不理解这样的战术,但指挥权在普托手里,瓦格尔只能忍耐住性子,等待着时机。

“父亲,您找我?”不知为何,瓦格尔称呼普托为父亲。

“孩子,你还记得,你的战锤叫什么名字么?”普托拉过瓦格尔的手,把他拉到自己面前。

“瓦兰纳尔……那是我生父的名字。”瓦格尔回答道。“我祖父用我生父的名字命名的,然后我生父把他传给了我。”

“那你知道你生父最后交代给你什么事吗?”

“他让我永远结束这场战争,我还想给他报仇。”说道这个,瓦格尔有些激动忍不住要站起来。

“孩子,我们是来终结战争的,不是来挑起战争的。”普托说,油灯照亮了他的脸,瓦格尔才注意到,他的脸上,多了好几道伤疤。

“更不是来复仇的,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抱着复仇的心态去对待这场战争,那么它将永远不会结束。”

“那我们就这样白白给他们屠杀?他们杀了多少无辜的人?”瓦格尔声音提高了些,显然无法理解普托的话。

“孩子,你要知道,战争是很可怕的东西,而且它不是说停就停的。我已经把大半辈子浪费在战争上了,我也老了,换句话说——我失败了……”

“只要把他们打败了,不就一切都结束了么?”瓦格尔激动地说,“父亲,把你的军队指挥权交给我,我来彻底结束……”

“呵呵呵,你还太年轻……”普托笑着说,“年轻的我也和你一样,都有点傲气……然后战争教会了很多,我现在教你一句——年轻人,不要让情绪带动你的理智,当你意气用事时,你已经输了大半了。”

“他们杀了我的生父母!这仇我记了十年了,我一直在等待着,只要我……”瓦格尔站了起来,愤怒地指着账外,“而现在您却叫我”

一个星期后,潜伏在敌人内部的士兵发来情报说,他们正计划绕过瓦格尔的正面防御,从侧翼缺少防御的森林进攻,瓦格尔很是兴奋,自告奋勇要带领一队士兵堵截敌人,杀个措手不及。

“你去吧。”普托思考了一会儿,抬头微笑着说。

“您这次怎么这么爽快就答应我了?”瓦格尔有些奇怪。

“没什么,我只是想让你在战斗中学到我教不会你的东西,你去吧。”

“谢谢父亲……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我会带着荣耀和胜利归来的!”瓦格尔一步跨上前,紧紧抱住了普托,许久才松手。

“希望这一战让你学到很多。”

三天过去了,瓦格尔的部队一直埋伏在森林的各个角落里,等待着敌人自投罗网。

“奇怪了……应该早到了吧?”瓦格尔咬着树枝,厌烦地看着天上的太阳。

“这么着急干什么?普托呢?”瓦格尔一把抓住那个士兵。而士兵则气喘吁吁地举着手,好一会儿才说出一句差点让瓦格尔昏厥过去话。

“普托阵亡了。”

瓦格尔的脚步轻了,他缓缓推开众人,看见了普托。

他跪在地上,身上插着一把剑,剑头抵在地上,血液凝结在剑锋上,他的双手紧紧抓着石碑,被血染红的碑上写着这里的地名——卡莫

直到瓦格尔走进了,他才回过神来,“把他葬了吧。”瓦格尔压着声音说。

“长官,我们试过了,可是,他的身体已经……僵硬了,取不下来了……”

瓦格尔沉默了,几秒后才挥挥手示意身后的士兵离开,等到冰冷的空气刺痛他裸露在外的伤口时,他跪了下来。

我们从普托战死时的姿势不难推测出他生前最后一场战斗是怎样的。

“长官,他们来了……”士兵凑到普托耳边说,声音有些颤抖。

“恩。”普托站起身,抽出伴随自己大半辈子的剑,“我们跳最后一支舞吧,亲爱的。”

他轻轻吻了剑身,命令士兵撤离城市里的百姓,然后一个人走出城外,靠在那尊石碑边上,看着不远处整齐的军队气势汹汹地奔来。

为首的军官脸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完美地把脸斜分成两半。“我叫玛卡,记住了么?好了,你可以去死了。”

普托哈哈大笑,缓缓抽出剑,锐利的剑直指玛卡的脖子。

玛卡冷着脸,给手下使了个眼色,一名强壮士兵光着上身走了过来。

“喂,老家伙,我来跟你玩玩?”士兵挑衅道,拿起斧子就冲了过来。

普托冷静下来,迅速侧身躲过,在敌人转身时挥起剑砍伤了他的腰。

“……”士兵皱了皱眉,重新站稳,又举着斧子朝着普托的头重重劈下来,普托猛地向前踢了一脚,揣在那人的肚子,一手抓住斧柄,另一只手一击重肘扣在他脸上,打破了那人的鼻子。

“唔……”士兵踉踉跄跄地倒退几步,捂着脸拖着斧子瞪着一脸冷漠的普托。

“服了么?服了就换一个。”普托笑着丢下剑说,“我不杀人,你们请便。”

玛卡瞥了一眼败下阵来的士兵,脱了盔甲亲自上阵。

“你不用武器,我也不用。”他摊开手,“十个回合,你不倒下,你就赢了。”

普托大笑道,“年轻人,你和我儿子一样,都有一股很强的傲气,看来,我得给你好好上一课了。”

玛卡微笑着点点头,朝着普托飞奔过来。

普托稳住脚跟,摆出防御姿势,玛卡虚晃一拳,抬起脚朝普托的小腿踢去,普托猛地抓住玛卡的手腕,在他踢中自己小腿时借着力在空中翻了一圈,顺势拽住玛卡的身子,往回一拉,一脑门砸在他脸上。

“唔……”玛卡揉了揉鼻子,出了不少血,他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朝着普托竖起大拇指。

玛卡从士兵手里拿过两跟短棍,一根丢给普托,“赤手空拳没意思,武器才能体现出战斗的艺术性。”

普托接过木棍,两人都往后退了几步,围观的士兵也把圈拉大了一圈,就在这几乎要窒息的空气中,普托率先发起了进攻。

他双手拖着木棍一路狂奔,带起一大片灰尘,玛卡朝着普托冲来方向把棍子横在面前,然后用脚扬起一片泥土。

但他没有听到两根棍子相撞的声音,相反,普托冲来时,手上根本没有棍子。

玛卡迟疑了半秒,但已经晚了,普托从下到上猛挥了一下棍子,但在棍子即将打到玛卡的棍子时,他松手了。

原本拿在他左手上的棍子直直下落,早已在下面等待多时的右手迅速接过棍子,猛刺了一下玛卡的腹部。就在玛卡连连后退时,普托一手抓住他横在面前的棍子,用力一拉,一脚提在玛卡的下巴上,把整个人在空中踢翻了一圈。

周围的士兵呆住了,玛卡趴在地上,许久没起来。

“我赢了。”普托丢下棍子,“十个回合?孩子,我两个回合就击败你了。说真的,你的傲气太大了。”

说完,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捡起地上的剑,转身离去。

“你妈的……”玛卡吐出几颗牙,抬起鲜血淋漓的脸,“杀了他!!”

一声怒吼惊醒了呆住的士兵,士兵们“啊啊”怪叫着冲过来,普托停住了脚步,叹了口气。

他抽出剑挡住了一把剑,一把抢过那人腰间的短剑,猛踩了一脚那个倒霉蛋的脚。

士兵“嗷”的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后面的士兵蜂拥而上,普托把两把剑舞的生风,

普托一只手一把剑架住两边的斧子,没等他使劲挣脱开,一把剑从后面刺了进来。

普托咬了咬牙,低头看了看从腹部露出沾血的剑头,两只手一使劲,推开两边的士兵,转身用剑把狠狠砸在偷袭者的脸上。

“呼……”他喘了口气,身上插着的剑摇摇晃晃的,但他脸上居然一点痛苦地表情都没有,反而一脸冷傲的瞪着全军。

所有人都呆住了,没人敢上前了,“箭呢?射死他?你们这些白痴!”玛卡捂着脸,愤怒地指挥着弓箭手,很快,一排弓箭手已经就位了。

普托苦笑了一声,怒吼一声朝着玛卡冲了过去。

弓箭射出出去,第一箭射在他的胸膛上,没能使他减速。第二箭击中了他的大腿,普托只是稍微歪了歪发现,仍然以不变的速度冲来。第三箭射中了他唯一的一只眼睛,普托彻底变成了瞎子。第四箭命中了他的肩,失去了平衡的他踉踉跄跄地倒在地上,但很快站了起来。最后一支射穿了他的小腹,让他丧失了最后的战斗力。

“对不起……”普托惨笑道,他全身是血,艰难地在地上摸索着,缓缓摸索到那尊石碑前,留下了一道鲜艳的血迹,他扶着石碑,跪了下来。“……没能保护好你……”他苦笑道,双手紧紧抓着石碑,慢慢把头靠在了石碑上,不动了。

敌人无视了这位战死的勇士,他们骑着马飞奔而过,铁蹄扬起的灰尘盖在他的身上,为他举行了简陋的葬礼。

瓦格尔一直跪倒了第二天清晨,等士兵来叫他时,他近乎虚脱了。

“长官,怎么……”士兵指了指普托,“怎么办……”

“火……火葬吧……”瓦格尔沙哑着嗓子说,他提着锤子站起身,已经失去知觉的腿差点没站稳。

“你们别跟着我。”说完,他骑上一匹马,朝着敌人的营地冲去。

等到瓦格尔到达这个村子时,村里的村民们就已经把他围了起来。

“你是谁?”一个村民问,他手中的草叉直直的指着瓦格尔。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我只是来结束一切的……”瓦格尔说,“相信我……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村民们面面相觑,然后纷纷收起了农具。

玛卡刚养好了伤就接到军情报告说,有名军官跑到了某个边缘村子,正在气头上的他带着一整支部队去处理这件事。

“妈的……”他骂骂咧咧地下了马,揉着青肿的鼻子站在村口。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他自言自语道,“给老子出来!”

话音刚落,瓦格尔像鬼一般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好啊好啊,居然有人跑到这里来送死,还是一个人?!”玛卡气恼地指着他,“给我抓活的!”

手下的士兵争先恐后地冲上去,想把这个头功抢到自己手里。

但他们突然停下了,在瓦格尔身后,站出来一排村民。

“怎么回事?你们怕什么,一群草民而已,冲锋!听见没有!我让你们冲锋!你们这些聋子!”玛卡骂道。

“那是……我母亲……”一名士兵颤抖着声音说道,“她怎么在这……”

“我好像看到了我老婆……”有人说。

“看!快看!那是我女儿,都长这么大了……仔细想想,好像十多年没见了……”又有人说。

一边是全副武装的士兵,一边是手无寸铁的平民,双方形成一道鲜明的对比。

“该死的……你们这些白痴,给我冲锋!”玛卡抢过一名士兵手里的武器,冲了过去。

村民们没有说话,步伐整齐地往前走,站在瓦格尔前面,拦住了玛卡。

“你们这些混蛋,给我滚一边去!”玛卡怒气冲冲地指着众人,却发现他们所有人的眼睛一齐看向他,灼热的目光仿佛要把他烧死,硬生生地让玛卡把嘴里的话咽了下去。

“我们谈谈吧……”瓦格尔推开众人,目光平静如水。

“小子,我很钦佩你的勇气和智慧,单从这两点来看,你是个可怕的对手。”玛卡下了马,举起手示意手下别跟着自己,抱着胳膊走到普托跟前。

“但你很天真……你要知道,天真在战场上是活不下去的。”玛卡话中带着点讽刺。

“是的,天真是我在这场战争中唯一的筹码了。”瓦格尔说。“其实,换个方式,我们都能活下去。”

“呵,听着小子。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公平,也没有绝对的和平,如果你想活下去,只能变强。强者生,弱者死,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

“但我今天就活了下来,而且我也相信,我们以后都能活下来。”瓦格尔轻轻地说,“长官,谢谢您。”

“谢我没杀了你们?”

瓦格尔抬起头,玛卡愣住了,这个满脸伤痕的年轻人笑的很灿烂,“谢谢您教会我生活。”

后记:

这个城市的市标是一个跪着的男人,他的身上插着把剑,手里抱着一尊碑。

“这个姿势怎么这么搞笑?”几名外地游客很是奇怪。

“他是谁?”一名游客问。

“他是我们无法描绘的传说。”


微博

QQ空间

QQ

微信

上一篇: [黑科技] 狂野偶数宇宙术 下一篇: 今日沙雕:你们今天吸猫舔狗了吗?
最新游戏攻略_人气游戏专区_掌游宝攻略专区_掌游宝,玩家共同的选择
not found

小编去海里了,还未回归~

返回首页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