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专区首页 热门新闻 攻略集锦 精彩视频 卡组推荐 精彩专栏

[炉石酒馆] 愿望(三):我想要这个世界,没有欺骗

时间:2019-01-21 作者:不会走砍的图小奇 来源: 点赞数:98

世界上没有欺骗,那还是世界吗?

[炉石酒馆] 愿望(一):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欺侮
[炉石酒馆] 愿望(二):我愿这个世上的人,不受病痛之苦

“下一个呢?”

“我想要这个世界,没有欺骗。”

弗兰克出生在这个穷小镇的一户人家里,父母对这个孩子的过分溺爱导致了他极其以自我为中心,他很痛恨自己的父母,为什么这么穷困潦倒,在他十七岁的生日那天,他向父母要了一把漂亮的军刀作为自己的生日礼物,但那把刀的价格实在是让他们难以接受。在被拒绝后,弗兰克大发雷霆,抱怨自己为什么生在这样一个穷乡僻壤。父亲忍无可忍,第一次打了他,怒斥他滚出去。弗兰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父亲没有去拦他,以为他只是赌气离开一会儿,结果第二天他就人间蒸发似的消失在这个镇上,再也没人见过他。

弗兰克朝着小镇后面的雪山走了很久,直到在视野里看见一间小屋的时候,他才累的倒在了地上。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近乎完美的脸,不知是自己的意识还没苏醒,还是自己被眼前的这个女孩迷住了,他盯着看了好一会儿,对方也在盯着他。在对方意识到弗兰克在盯着自己后,她的脸红了,马上站起来跑走了。

弗兰克顶着快爆炸的头撑起身子,看了一下这间屋子。虽然屋子很小,但生活用品几乎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个小壁炉。

“你醒了?”一个长得有些黑黝的男人站在他面前,“这种天差点把你冻死,幸亏你遇到了苏西,她发现你躺在外面,所以我们把你带进来了。”说完,他指指刚刚那个女孩,她正红着脸坐在椅子上,趴在那张小圆桌上。

“你叫什么名字?从哪来的?也是我们这样的人吗?”男人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让弗兰克有些懵,反应了一会后才回答了他第一个问题。

“我叫金,看你从山下面跑上来,不会想加入我们吧?”弗兰克问他“我们这样的人”指什么人后,金很耐心地解释他们这样的人是厌恶现在这种生活,决定脱离社会寻找志同道合的人自己生活,而且他说这个集体已经有三个人了,并且很欢迎弗兰克加入。

“三个人?还有一个呢?”弗兰克问,同时表示自己愿意加入这个集体,只要让弗兰克当上老大,在他的领导下,绝对能让他们四个人过上舒适的生活。

话音刚落,一个看上去和金差不多大的女人推门进来,手里抱着一堆柴火,扔进壁炉后金介绍说她叫乔,是苏西的姐姐。

弗兰克饶有兴趣地问她为什么进入这个集体,乔滔滔不绝地讲起高中的生活多么无趣,在参与一次斗殴事件后,本来就不服气的她想报复校长,结果被开除学籍。刚刚中学毕业的苏西,原本能考上一个好学校,在姐姐的诱惑下来到这,她到现在还不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

“刚刚你说你想当老大?”金问道,“如果你能证明自己,我可以让给你。”金扭着脖子,展示着自己的肌肉,看上去想打一架。

在屋子后面选了一个空地,比赛的规则很简单,谁先把对方打倒在地三秒算赢。金脱了上衣,狠狠拍了怕自己壮实的胸肌,像只野兽一样怒吼了一声,似乎想要在气势上压倒弗兰克。

弗兰克冷静下来,他清楚双方的差距,意识到只能智取,他观察了一下四周,自己背后有棵松树, 厚厚的积雪压弯了树枝。没等他想完,金就像只牛一样冲了过来,猛地撞在了他身上,差点把弗兰克的肋骨撞断。弗兰克滚出去好几米,在乔大声数到二的时候,他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朝着金挑衅般地竖起小拇指。

金又怒吼了一声冲了过来,弗兰克借着厚厚的积雪,脚向着金脸上一踢,飞扬的细雪飘散在空气中,金下意识地闭上眼睛挡住脸,被弗兰克一把抓住手臂,借着他冲过来的力反推过去,让金重重地撞在树干上,厚重的积雪砸在他身上,几乎把他整个人埋了起来。弗兰克没有犹豫,跳进雪堆死死用膝盖抵住金的后背,双手死命拉住他的手,在乔数到三的时候,弗兰克还没有松手,直到金痛的大叫认输,弗兰克才长出一口气把金拉了起来。

“现在……我是老大了吧?”弗兰克喘着气,笑着问金。

虽然金在两个女生面前很丢面子,但他输的心服口服,承认弗兰克的领导人位置后,弗兰克又问他们三个一个问题。

“你们这个集体,有没有什么名字什么的?”

“一开始打算起一个的,想了好几个一直不满意……你想到了?”

弗兰克笑了笑,说出了那个在以后的时间里,让镇上的人闻之色变的名字。

“军团。”  

“我们真要去偷那个东西?”金凑近问,弗兰克冷笑一声,“我要的东西,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拿到。”

“行吧,苏西,你就站在外面给我们放风……金,你去左边,乔,你去右边,我到里面找找……行动吧。”弗兰克简单分了工,拿着一把消防钳咬开锁,三个人快步朝里面走去。

弗兰克运气不错,没搜几个柜台就找到了那把刀。静静地躺在玻璃柜台里等待着。

他拿起锤子狠狠地砸碎玻璃,从里面抓起那把梦寐以求的刀,在手里掂量了几下,满意地收起来。正准备溜之大吉的时候,苏西突然靠着墙进来了。

“怎么了?”弗兰克抬头,发现苏西高举着双手靠在墙上,什么话也不敢说。

“给我站好!”一个男人的声音吓了弗兰克一大跳,一个胖警察推了一把苏西,警告着弗兰克让他同样高举双手靠墙站好。

乔和金慌乱地跑过来,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时,胖警察骂骂咧咧地拿出手铐想把苏西拷住,苏西尖叫起来,弗兰克朝金使了一个眼色,金跳过去,和那个警察扭打在一起。乔拉过吓傻的苏西,弗兰克稍微安慰了一下她,刚准备抽出那把刀时,金慢慢地靠了过来。

弗兰克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看向那个胖警察,他手里举着把手枪。

“你们几个都给我站好,双手举过头顶,靠墙站好!”他晃着手枪,警告着四人。

“听他的,举好。”弗兰克缓缓举起手,示意他们站在左边。

胖警察骂骂咧咧地拷住了苏西了乔,拷金的时候还狠狠瞪了他一眼。等他站在弗兰克面前时,发现这个小伙子双手正背在身后漫不经心地吹着口哨。

“你在干吗?我让你双手举过头顶!”胖警察一手拿着手铐,一手往腰间摸去,弗兰克眼疾手快,抽出那把军刀猛地刺进了胖警察的肚子,在他捂着流血的肚子大骂时,弗兰克猛踢了胖警察的小腿,顺势拔出他的手枪。

等那个警察反应过来时,弗兰克已经冷着脸握住枪看着他了, 警察很快意识到事情不妙,没等他开口求饶,弗兰克已经扣动了扳机。

“你他妈干了什么?”金想拉住弗兰克,但已经晚了。警察躺在地上,没了动静。

“你他妈杀人了!全完了!”金猛推了一把弗兰克,弗兰克深吸了一口气,很平静地说道,“如果我们被抓,我们全都完蛋。”

“那杀人了不完蛋吗?!”金问道,“这他妈是杀人!”

“听我的,逃跑吧。只要他们抓不住我们,我们就永远自由了。”弗兰克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一直没变。

金难以置信地看了看弗兰克,仿佛第一次见他。

“先冷静下来吧,我们先走。”乔说,能在这种场面下,像弗兰克一样保持冷静的人,只有她一个。

“……”金狠抓了一把自己的脸,拉着木头人一样的苏西,四个人迅速离开了。

 

四人在那间小屋里躲了几天后,吃完了那里的食物,又不敢去镇上偷东西,只得在雪地里找兔子洞或者其他的小动物勉强度日。

弗兰克在找兔子的时候,发现一枚戒指,戒指有点小,似乎是女款的,不过造型有些奇怪——惊悚的骷髅头上长着一对夸张的獠牙,戴在女生的手上不免有些格格不入,但细小的孔洞弗兰克怎么套也套不进去,只能带回去给乔。自从杀人后,乔的心情一直很差,她没有理睬弗兰克,他只得送给苏西。苏西虽然不喜欢这种款式的戒指,但没敢拒绝。于是,她把戒指带在右手食指上,尽管那对獠牙有些影响手指活动,但她一直没摘下来。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时间已经拉长到一个月后……

“我真的是受够了!”乔踢翻了已经烧开的水,差点把沸水洒在苏西脸上。“吃都吃不饱,天天躲着人过,这狗屁日子我过不下去了!你们爱怎么怎么样吧,我去自首,不过没关系,我不会把你们说出来的。”

“那你走吧。”弗兰克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同时招呼其他两人, “你们也可以走。”

苏西犹豫了一下,刚准备起身离开时,不经意间看见弗兰克蛇一般阴森森的目光。

她呆住了,乔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等到她就要就快走进那片松树林时,弗兰克慢慢站起来,举起了手中的枪。金慌忙朝着乔喊了一声,她转过身,弗兰克开枪了。

枪声震落树枝上的一点细雪,远处的乔晃着身子倒了下去。

“你干了什么!?”金抓住弗兰克的肩膀,使劲摇晃着,“你杀了乔!”

“没错,我杀的就是她。”弗兰克和金对视着,逼视着金,直到金不敢和他对视,丢下弗兰克一屁股坐在地上。

“为什么……本来好好的,什么事都没有……”金揉着脸,“为什么发生这种事?”

“我们已经无路可退了。”弗兰克说,“你们两个,找个地方把她埋了。”

金抬头,弗兰克握着枪,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金叹了口气,拿起地上的铲子拉住苏西走了。

“已经无路可退了……”弗兰克盘着双手,看着他们两人在雪地上挖着洞,喃喃自语道。

乔已经死了一个星期了,三人漫无目的地住在那间小屋里,天一亮三人轮流去捡柴火,找食物,过着毫无意义的生活。

“苏西……”金小声对她说,“我们跑路吧,跟他在一起迟早要出事。”

自从姐姐死了后,苏西一直打不起精神,听见这话她只是微微抬起头,半天才回一句,“怎么跑?”

“等会你假装你捡柴火,跑到山顶上,我从后面偷袭,把他打昏,我们一起跑。”

苏西紧张地看了一眼金,金对她点点头,“我不骗你,我们一起跑。”

“好……

“你去哪?”弗兰克盯着墙壁上涂画的“军团”二字,瞥见往门外走的苏西,漫不经心地问道。

“捡……捡柴火……”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很明显在撒谎。

“今天不是捡过了么?”弗兰克转过脸,把玩着刀,看了看苏西。

“提前捡一点……明天……明天就不用去了……”她不敢直视弗兰克,好半天才问了句,“可以吗?”

“当然可以……早点回来。”弗兰克笑着挥挥手。苏西受宠若惊地点点头,拉开门走了。

弗兰克仔细看了看刀刃,确认上面没有一点缺口后,检查了手枪,还有两颗子弹。

“够了。”他想,握着刀走了出去。

苏西站在崖边上,不知是冷还是害怕,她抱着胳膊轻轻颤抖着。

“苏西……你干嘛呢?”弗兰克笑着问,苏西猛地回过头,手上的戒指不经意间闪动了一下光芒。

“没干吗……”

“不是说捡柴火么?来这里干什么?”弗兰克脸上又露出那假惺惺的笑,拿出了藏在身后的刀。

“我真的只是来捡柴火的……”苏西看见了刀,恐惧地解释道,但弗兰克还是一步步接近,慢慢地举起了刀。

“你真的是来捡柴火的?”弗兰克的刀尖几乎要贴在她的额头上了,他突然温柔地问了一句。

“是……是的……”苏西惊恐地睁开一只眼睛,慌忙解释道。

“很好,我相信你,快站好……”弗兰克笑着拉起苏西,拍拍她身上的雪。

苏西长出一口气,正想着下一步怎么做时,一个硬硬的东西顶住了她的左胸口。

弗兰克仍笑着,枪口已经抵住了苏西的心脏。

“你……”苏西瞪大了眼睛,她半笑不笑地扣动了扳机。

子弹穿过了苏西的身体,她的身体瞬间软了下来,弗兰克顺手把她扔下悬崖,擦了擦她靠过来时沾上的血迹,若无其事地回去了。

“苏西呢?”看见弗兰克回来,金阴沉着脸问。

“她走了。”弗兰克一语双关,等他看向金的时候,他已经撞了过来。

弗兰克被撞倒在地,没等他爬起来,金已经拿起手枪,枪口对准了弗兰克。

“听着……我们可以好好谈谈。”弗兰克试图让面前的这个人冷静下来,但金冷笑着说,“你以为我和她们一样蠢?上次输给你,我已经学聪明了。我不会把机会留给你的。”

“我绝不会伤害你的,你先冷静一下好么?”弗兰克虽然这么说着,但他一只手已经朝腰间摸去,寻找那把随手带着的刀。

“你去死吧!”金怒吼一声,扣动了扳机。

“死的人是你!”几乎是同一瞬间,弗兰克抽出刀,狠狠捅进了金的胸口。

“怎么……可能……”金看着手里的枪,难以置信地看着毫发无伤的弗兰克,倒了下去。

金瘫软在地上,只是有力气瞪着弗兰克。

弗兰克捡起地上的枪,冷笑着对金说,“同样的话还给你,我没有你这么蠢,你想到的,我早想到了。”

枪里根本没有子弹。

弗兰克拿出那颗子弹,按进弹夹,重新上膛之后看了看躺在地上早已没气的金,抽出插在他身上的刀,仔细擦了擦。

“已经没有退路了……”弗兰克站起来,看着背后墙上硕大的“军团”,朝着金啐了一口。

一个月后,“军团”的传说被传的沸沸扬扬,很多人自告奋勇要上山抓捕他们,也有人说是神灵作祟,不要轻易去找他们。虽然这么说,但最近军团似乎没了消息,一直没有动静。

弗兰克默默坐在那间毫无生气的屋子里,擦着那把锃亮的刀。

突然,门开了。

来的人穿着一件灰色的斗篷,看不清脸, 但从身材上看出应该是个女性。

弗兰克第一次感到一股寒气,这股寒气不是那种杀气,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寒气”——那种死人的寒气。

“你找我?”弗兰克很快冷静下来,停下手里的动作,一只手握住刀,另一只手已经按住了枪把。

来者没有说话,直到弗兰克抬头望去的时候,那人才缓缓摘下兜帽。

弗兰克的眼睛瞪大了,露出一副看见鬼的表情——没错,看确实看见了鬼。

她露出和弗兰克一样的笑容,右手上的戒指发着暗黄色的光芒,脸上的疤痕触目惊心。

“没想到吧。”苏西笑着说。

“你……”弗兰克咽了一口口水。艰难地冷静下来,他亲手杀死的人现在又站在他面前,能做到冷静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为什么没死……对吧?”苏西笑着替他说出问题,“确实,换成一般人肯定死了。呵呵……”

苏西解开衣服的扣子,指指自己的左胸口,心脏的位置上还有一块可怕的伤疤。

弗兰克阴沉着脸,看着苏西。

苏西重新扣上衣服,露出那副毫无变化的笑容,“我长话短说吧,我来杀你的。”

弗兰克点点头,算是允许了。

弗兰克猛地抽出手枪,在挥刀的同时把枪对准了苏西的心脏,但他迟疑了。

还能杀死她么?他犹豫了。就在这瞬间,苏西挥拳过来,弗兰克后退躲避,被一个尖锐的东西划破了脸。

站稳脚跟之后,他抹了把脸,苏西仍笑着,在身上擦了擦沾血的戒指。

“你有没有发现自己丢了什么东西?”苏西笑着问,弗兰克看了看,刚刚手里拿的刀不知何时被她抢走了,能在两人接触不到一秒的时间里,抢走他手里紧紧握住的刀,职业杀手做到这点都很难,更何况还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而且一个月前还是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怕的小女孩。

“刀给你好了,用枪杀你足够了。”弗兰克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但他的声音还是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同样的话还给你——枪给你好了,用刀杀你足够了。”苏西笑着,半弯着腰冲了过来。

弗兰克用最快的时间反应过来,瞄准了苏西的头,扣动了板机。

与此同时,刀尖刺进了他的喉咙。

弗兰克倒在地上,被刺穿喉咙的他已经说不出话了。苏西坐在他身边,保持着那笑容看着他,似乎在欣赏他眼中的疑惑,愤怒,和恐惧。

“我都问你了,你有没有发现自己少了什么。”她晃了晃手里的弹夹,顺手丢在弗兰克脸上,“呵呵……”

“还想不明白我为什么没死吧?”她笑道,“算了,看你都要死了,告诉你吧。”

她俯下身,凑到他耳边说。

“我的心脏,在右边。”

“你为什么不把我告诉他?”一个尖细的声音问。

苏西终于换了个表情,她渐渐冷下脸,看了看地上没有气息的弗兰克,“让他这么死就够了。”

“话说回来……”苏西举起手,欣赏着骷髅头里散发着的淡黄色光芒,“你到底什么东西?”

“你居然叫我‘什么东西’?”尖细的声音很不满,“我可是‘堕落者’!”

“听上去是个挺厉害的称号,那你会什么超能力吗?”

“当然会!我可是会召唤恶魔的!不管多大,我都能召唤!”

苏西笑了,不过不是刚刚那种笑,而是真的被逗笑了。“那我怎么没见你召唤一个啊?”

“我一直都在召唤啊?你没看见吗?”尖细的声音说。

“哪呢?我怎么没看见?”苏西四下张望着,发现戒指散发光芒缓缓幻化出了人形。

苏西抬起头,面前的人形伸出一只手,指着她的胸口, “你问问你自己,你心里住着什么?”

堕落者之颅篇——完

●部分情节参考游戏《黎明杀机》DLC“Darkness Among Us”


微博

QQ空间

QQ

微信

上一篇: [黑科技] 奇数术 下一篇: [猎人] 版本之子雷克萨的进化之路,挨打猝死是常态!
最新游戏攻略_人气游戏专区_掌游宝攻略专区_掌游宝,玩家共同的选择
not found

小编去海里了,还未回归~

返回首页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