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专区首页 热门新闻 攻略集锦 精彩视频 卡组推荐 精彩专栏

[炉石酒馆] 愿望(二):我愿这个世上的人,不受病痛之苦

时间:2018-12-11 作者:不会走砍的图小奇 来源:掌游宝 点赞数:131

“下个愿望呢?”
“我愿这个世界上的人,不受病痛之苦。”
“唔……”
瘟疫

这场瘟疫几乎杀死了这个村庄的所有生命,病者先是一连几天的高烧,然后陷入严重的昏迷,最后全身长出满是病毒的烂脓。稍微触碰就会感染,从发病到死亡只要一个月的时间,而且几乎没有治愈手段。
所有人都绝望了,每个人每天眼睁睁的望着毫无边际的荒野,不远处还能看见几只待食的乌鸦。默克原本是“等死大队”中的一员,但一次奇怪的梦境,将他从绝望的边缘拉了回来。梦中,在看见世界的另一头,长着一棵直插云霄的大树,同其他树不一样的是,本应该枯萎腐烂的树枝却长的无比旺盛,而在那里的生命不受病痛之苦,每天赞美着至高无上的诸神。在别人看来着只是绝望中出现的幻觉,但默克决定去碰碰运气。用他的话说,同样都是死,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死在梦想的路上。
村里的人们都说他疯了,他们选择了在村子里继续数着自己为数不多的余生,并且从心里鄙弃这种垂死挣扎。“我和你一起去。”说话的是简,本来她是一个漂亮的姑娘,但被感染后,脸上的伤疤看上去有些骇人。于是,在落日的的余晖中,他们踏上了寻找上帝的路。
树枝

不幸中的万幸是,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困难,除了几次因体力不支而被迫休息,他们两个都没有遇见太大的麻烦。越过不知道是第几座山了,上帝终于发现了这两个可怜人,于是他们到达了旅途的终点。
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沙漠。“这……”默克嘴唇颤抖着,最后支撑着自己的一丝希望破灭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全完了……”他彻底绝望了,双眼无神地望着沙漠,直到简惊叫着指着远方。“那!看那是什么?”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远处的黄沙中居然长着一点绿色。他们手脚并用的跑过去,默克跪在地上,平稳住呼吸,看清楚了眼前的东西。根本不是什么参天大树,只有一株小树苗,已经快要枯死了。但却有一根树枝格外青翠,虽然上面只有五片叶子,但每片都绿的发亮,仿佛要滴出水来。
“是这个……吗?”简有些失望,但她早已料到是何种结局,所以并没有想象中崩溃到极点。
“我也不知道。但你不觉得沙漠里长这样一株植物很奇怪么?”他扭头到处看着,视野内除了仙人掌和枯死的灌木丛之外没有任何东西。所以脚下这柱奇怪的植物肯定不寻常。
“摘下来试试?”简提议道,默克回头看她的时候,才注意到她的脸色很不好。
“你还好么?”尽管他知道将要发生的事,出于关心,他还是问了。
“没什么……”简费力地挤出一丝笑,但苍白的嘴唇还是说明了她状态很不好。默克想说什么,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摇摇头把那句话咽进了肚子里。然后伸出手碰了一下那根绿色的树枝。
“你好,孩子。看起来你需要帮助。”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把默克吓了一跳。
“谁?谁说话?”默克猛地站起来四处看着,被简一把拉住了。
“你没事吧?我知道这件事打击很大……但你可别……”她紧紧抓着他的手,说话有点颤抖,“你可别出什么事啊……”
“你没听见有人说话吗?”默克没管简,仍然四处寻找着那声音的来源。但广袤无垠的沙漠不可能藏人,更不可能活人。
“没有啊……你最近压力太大了,要不我们休息会儿吧。虽然结果还是这样,但生命中最后几天能过得这么充实,我也知足了。”简轻轻靠在他的背上,两只手抱住他的腰,静静听着默克的心跳。
“这……”默克刚想说话,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
“只有你能听见我说话……我长话短说吧,你看上去遇到了麻烦,我可以帮帮你。”
“我……”默克有些不可思议,四下寻找着声音的主人。
“我就在你手上。”默克往手里看去,那株绿色植物正晃着叶子,好像突然有了生命一样。
“我知道你不信……你可以不理我,然后默默等待必然的命运。”那声音语气很得意,又像在刻意诱导默克什么。
“怎么了?”简抬起头问,声音听上去很累。
“没事……你休息会儿吧。”默克随便敷衍了一句,把简的手挣脱开,“你在这睡一会儿,我四处看看。”说完,他折下那根树枝,跑了几十步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你是什么东西?”他气都没喘,张口第一句就直切主题。
“某个被囚禁的神灵。现在我只要帮你解决问题我就能重获自由。当然,你可以不信,但我知道你现在除了相信没别的选择。”他也不隐瞒什么,似乎把所有秘密都说了出来。
“真的?”默克多少还是有点不相信,但语气中有了一些迟疑。
“我说过,你可以不信,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但这次机会就这么被你浪费了,因为我像重获自由并不一定是帮你,帮谁都行。现在机会就在你手中,选择权在你。”默克沉默了一会,干裂的嘴唇终于再次张开了:“我相信你。”
希望之途

“这……这不是昨天的那根树枝么?你带着它干什么?”简扶着默克的肩,睁开半只眼睛问。
“咳咳咳……解药。”默克咳嗽了几声,把简抱到地上,“你等等,我去找点水。”
“我们一起去吧……”简撑着身子,伸手想拉住默克,但虚弱的手臂根本使不上力气。
“别动,我马上就回来。”默克心疼地给她擦了擦脸上的灰,从背包的拿出那根树枝,毅然决然地往远处跑去。
“呼……”因为两天没有休息,才跑了没有半分钟,就已经喘不过气了。他使劲抽了自己一巴掌,本来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反而更晕了。在天旋地转中,他抑制住吐出来的冲动,依稀听到了一点流水声。
“水……水?”他的神经猛地一颤,顺着水声跌跌撞撞地跑过去,停下来的时候几乎是趴在了地上,然后他发现面前有一小片池塘。
“这……水……”
拯救

默克可以肯定,这水已经死了。水边上的土地水面上完全看不见一点生气,黑褐色的水藻漂在水面上,随着水波还能偶尔看见几条散发着恶臭的死鱼浮上来,然后又沉下去。默克迟疑了一下,直到那个声音再次提醒他。
“相信我没什么坏处。”他说。“把一片叶子放进去,你会得到答案的。”
“可这只有……”默克看了看手中的树枝,上面摇摇晃晃的只有五片叶子。
“是的,只有五个人的药量。不过这足够了——你,你那可爱的小情人,你的父母,剩下最后一片,你可以卖到天价。”
“可……其他人呢?”默克犹豫了一下。
“其他人?哈,你以为你是上帝么?想救所有人?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救其他人?”
“我觉得我应该救他们……”默克说这话的时候,特意往后看了一下,简正躺在地上,朝这边看着。
“你想救她吧?”他问,“那就别犹豫了,丢一片叶子进去试试看。”
默克盯着手里的枝条看了几秒,轻轻捏下一片叶子,把它放在水面上。先前几秒,水面没有一点动静,默克甚至怀疑这叶子是不是只是一片普通的叶子。但很快,一个反应否定了他的想法。
池塘里的水像沸腾了一样,水面激烈地翻滚着,池底涌出的气泡带着热气,像一只野兽在咆哮,吞没了漂在水面的叶子,然后从中间开始,白色的水花开始向四周翻涌,直到整个水面变得透明起来,反应才慢慢停了下来。
“可以了,叫你的小天使进去洗个澡就好了。”
他没有迟疑,因为他能相信的只有这个“神”了。
“简……我找到可以治病的东西了。”默克扶起简,把她抱到刚才那现造的“温泉”边上。
“这里还有温泉?”简无力地感叹道,“我还不想泡……”
“相信我……”默克下意识往口袋里看了一下,语气又坚定了几分,“能治好的……”
“哈哈……好吧……”简一只手推开默克,另一只手解开发带,“不准……偷看……”
“肯定的……我不看……”默克咽了一口唾沫,转过身盯着远处的地平线。
背后只有水浇在皮肤上的声音,偶尔还有被热水烫到伤口的“嘶嘶”声,等到她说好的时候,默克脖子都僵住了。
“怎么样?”默克扭着脖子转过身,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简正微笑着看着他,脸上和脖子上的伤口不见了,虽然还有一点淡淡的疤痕,但整个人都有了血色,看上去精神多了。
“我想……”简反复看着自己的双手,同时捏捏自己脸,“应该有用。”
“天啊……”默克从口袋里掏出树枝,“他说的是真的……”
“我没骗你吧……”那声音说,“你也可以,这样你就变成正常人了。”
“是这根树枝的魔力吗?”简问道,重获新生般闪亮亮的眼睛看着默克,让他有些心慌。
“那个……”默克不知所措地绕着头,那声音提醒道,“你可以告诉她。”
“差不多吧……”默克给了一个含糊的回答。
“那……我们回去吧。”简没有多问,自觉地扯开了话题。
“其实有一种办法可以救其他人,救所有人。”刚站起来,那声音徐徐说道。
“什么办法?”默克脱口而出,引得没走几步的简回头看他。
“……”那声音低语了几句,默克重重吸了口气,但很快重新回过神来,笑着朝一脸疑惑的简挥挥手。
“没什么,走吧。”
疯子

一切都风平浪静,直他们遇见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披头散发的,咋一看像个女人,而且走路疯疯癫癫的,不过从外表看他也被感染了,粗略估计也就剩下一个星期的命了。
本来默克想绕过他赶路的,但那个男人像狼一样狂奔过来,两只手死命抓着简的腿,仰着脸凑到她的肚子上使劲嗅着。
“滚啊!”简先是吓住了,几秒后菜反应过来,猛地挣脱开他的手,躲到默克的身后。
默克也吓了一跳,但他还是把简揽在身后,拿起一根木棍指着那个男人,怒喝一声让他滚蛋。
“哈哈哈……抱歉抱歉……”男人尴尬地笑了一下。把乱糟糟的头发捋正,用一种很尊敬的语气说:“二位能否把你们的解药卖给我呢?”
“什么解药?”默克问。
“哈哈哈,别装了。就是治这种怪病的解药,我知道你们有。不然,这个女孩跟着你怎么没被传染?”
简不知所踪地拉着默克,没敢说话。
“你……”默克犹豫了,还没想好说什么,男人从背后像变戏法似的拿出大堆东西。
“当然,买嘛,肯定要钱……我没什么钱,这是我全部的家当了,如果不够的话,我可以给你们当一辈子的奴隶……你还可以……”
“够了够了……”默克示意他闭嘴。从口袋里掏了掏,把刚刚路边顺手摘的一朵花递给他。
“不要你的钱了,你走吧……只要你别烦我……听见了没?”
“谢谢!谢谢……您真是上帝啊……我一定不会忘记您的大恩大德!”
“好了好了,你走吧……”
看着这个男人如获至宝似的把那朵无名野花揣进口袋,又恢复到原来的疯癫模样,往不远处的一间土屋跑去。
“走吧,就当这人是个疯子。”默克拉住简,但简把手抽了回来。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简提议道。
“去看他干什么?”默克很奇怪,但自从他治好了简的病后,他们两个的关系就变得奇怪起来,默克也不好拒绝。
“行吧,就去看一眼。”
慢慢走到这间毫无生气的土屋面前,离门口还有几步就听见刚刚那个疯子在嘟嚷着什么。两人凑近了点才听清楚了。
“妈……我跟你讲,我遇到上帝了,这药还是他们送给我的……哎,妈你说,这个上帝还能是两个人吗?我遇到的就是两个人……嘿嘿……我一开始太激动了,不小心抱住了那个女上帝……失敬失敬……妈,等会这药我泡好了你要喝啊,以前找来那么多药你都不肯吃一口……这次肯定灵!”
奇怪的是,一直都是这个男人自言自语,那个被他称作“妈”的人一直没有说话。
“他在和谁说话?他妈妈?”默克奇怪地问。“那他为什么不理他儿子?”
“难道是个哑巴?”简趴在窗口,探出一个头往里面望去。但她的身体突然僵住了。
“什么东西?”默克看她半天没动,也伸出头去看了一眼。
那个男人正跪在屋子里唯一的床边,傻笑着烧水,脏乱的石桌上放着刚刚随手给他的野花。而那张床上,只有一具骷髅。
“……”两人重新坐了回去,很长时间都没说话,简只是默默看了一眼默克。
默克叹了口气,拿出那根树枝,捏下一片叶子,走了进去。那个男人还在瞪着锅里的水烧开,默克只是把叶子丢了进去。临走时留下一句。“你用这水洗个澡吧,这是上帝教你的。”
母亲

经历那件事后,两人都没说什么话。
“我们真的能救其他人么?”简终于打破了沉默。
“能。”默克很坚定地说,并且双手抓着她的肩膀,“相信我。”
“我……相信你……”简笑了一下。这时,她注意到有什么东西在拽自己的鞋子。简向下看去,一只满身创伤的雌麋鹿正呜咽着咬着她的鞋跟。
“怎么了?”出于女性的敏感,她蹲下身子,两只手捏住两只鹿耳朵,仔细看着她身上的是伤口。看来那瘟疫连动物也不放过。简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抬头看了看默克。默克点点头,他知道简在想什么,也不需要问为什么了。他从口袋里拿出那根树枝,上面只剩三片了。但他没有犹豫,捏下一片递给了简。简怜爱地哄着,“小宝贝……你把这叶子吃了就好了……什么事都没有啦……”然而这鹿好像不领情,咬着简的衣袖就往边上拽。
“好嘛好嘛……跟你走就是了……”简朝一边愣住的默克使个眼色,默克赶忙跟了上去。跟着这只麋鹿拐了好几个弯,终于到了一个不起眼的洞穴口。没等两人反应过来,一只幼鹿从洞穴口伸出一个头,朝外嘤嘤叫着。两只鹿互相嗅着,似乎在交流着什么。许久,麋鹿才重新折回来,昂起头,喉咙里呜咽着。
“我知道了……”默克朝简笑笑,把简手里的叶子拿过来,冲她眨眨眼,“我会救其他人的。”他蹲下身子,把叶子撕成两片,一片放在幼鹿的面前,另一半在麋鹿的眼前晃晃,把叶子塞进她的嘴里。
“应该很快就会好的……”默克站起身,“走吧……”
“看上去她是一位——母亲。”简看着两只鹿,她们身上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至少我们救了一个家庭……”默克打趣道,同时又想到什么,表情瞬间冷了下去。
救赎

终于,他们到家了。至少他们回来的还不算晚,所有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他们,同时看着自己——简白皙的皮肤正是他们想要的。
“朋友们。”默克站在村里唯一的一条河边,那条河已经脏到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
“我找到解药了。”他很严肃的宣布,人群兴奋地吼叫起来,默克很高兴他们还能爆发出这么旺盛的生命力。
“但很可惜的一点事,只剩下一份解药了。”他说,同时拿出一片叶子,用一种很惋惜的口吻说。
“什么?!”众人惊呆了,面面相觑着,都在心里重复着默克的那句话。
“我们这么多人怎么办?”一个人大声吼了出来。
“很抱歉,我也没办法。”默克对他满怀歉意地说。
“……”所有人沉默了,但他们都在用一种敌意的目光看着其他人。
“如果只有一份解药……”一个人站了起来,没等他说出下半句,另一个人拿着一把铲子狠狠的砸中那人的后脑勺,替他说出了后半句。
“那也只能是我的!”
人群疯狂地扭打起来,默克冷笑一声,把手里叶子丢进人堆里。人堆像燃烧的火堆遇到了油水,瞬间沸腾了。默克看到,几个人倒在地上,再也没爬起来。在所有人互相厮杀的时候,默克慢慢从口袋里拿出那根树枝,众人被他吸引住了目光。众目睽睽之下,他把树枝上仅剩的一片叶子吞了下去。
“啊啊!!!他把解药吃了!!!”人们再也忍不住活下去的欲望,不顾一切的冲到他面前,拿起手中的东西不要命的砸着。直到默克蜷缩在地上,没了动静。
“够了!”随着一声少女的咆哮,疯狂的人们终于停了下来。
众人回头望去,简咬着嘴唇,没等她推开人群,村民们自动让出一条路。她慢慢走到默克那早已没有生命的躯体旁,跪了下来,拿起他手里紧紧攥着的树枝——尽管它上面已经没有了救命的解药。
“谢谢……”她弯下腰,吻着他的唇。
她重新站起来,把默克推进那条河中,举起手中的树枝,本来长着五片叶子的地方居然汩汩流出了透亮的液体,直流到那河中。村民们都呆住了,眼睁睁地看着那条小河变得透明,甚至河边开始飞快地长出了植被,水中突然多了小鱼水草,他们才意识到救赎降临了。村民们跳进了河中,每个人都如痴如醉地享受着治愈的温暖,直到地平线上燃起了一丝光芒。也许是习惯了黑暗,再次见到阳光居然有些刺眼。村民们伸出手,从指缝里看着这颗初升的太阳。
“我的病好了!好了!!”有人吼了一句,其他人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可怕的伤口不见了。他们欢呼着,赞美着太阳,赞美着上帝。
但没人注意到,河流的另一头,一个少女默默的跪着,把一朵不知名的野花插在一座土堆前,泪水已经打湿了花瓣。
后记
“有一种办法可以救所有人……”那声音说。
“什么办法?”
“拿你自己做药引子。”

世界之树的嫩枝篇——完


微博

QQ空间

QQ

微信

上一篇: [拉斯塔哈] 狂野海盗弑君贼 下一篇: [卡组] 新版本OTK合集,用过的都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