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专区首页 热门新闻 攻略集锦 精彩视频 卡组推荐 精彩专栏

[炉石酒馆] 每处伤口诉说着一段凄惨悲凉的过去……

时间:2018-06-03 作者:不会走砍的图小奇 来源: 点赞数:156

不忍心杀你,但不代表我不讨厌你;我虽然讨厌你,但不代表我要置你于死地.....

每当我暗暗下定决心扣动扳机的那一瞬间,总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阻止我。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多年的友情还是说仅仅是我的仁慈之心?

呵……

你问我为什么会背叛?

——选自《炉石酒馆:死亡是一种解脱!》评论


“高弗雷,这是整个森林的地图,制定一个计划吧。”克罗雷把一张纸摊在桌子上,上面画满了红色的圈和箭头。

高弗雷正在发呆, 被克罗雷拍了一下桌子他才回过神来。 

“啊……制定计划啊……”高弗雷挠挠头,“唔……”

他看着地图,在纸上点来点去。克罗雷很有耐心地等待着答案,毕竟高弗雷的突击部队是整个吉尔尼斯王国机动性最高的部队,而自己最擅长的是攻城战,两人是配合最完美的搭档——克罗雷负责在防御设施上打开一个突破口,高弗雷迅速带着刺杀小队优先干掉敌人的首脑,群龙无首的敌人只能慢性死亡。

“老计划,你去正面用大炮吸引注意,最好能打开一个缺口……”高弗雷指着森林的右后方,“注意到这里没有,后面是个高地,如果我的突袭部队能达到这里,居高临下占领制高点……这个地方其实易守难攻,但只要打开一个突破口,从内部下手很快就能瓦解这里的防御。” 

“就这样吧,你们的刺客工作效率永远比我的大炮高。”克罗雷点点头,“其实这个勋章应该是你的。” 他从胸前摘下那个闪闪发光的东西,吉尔尼斯的标志上面镀了一层金,而勋章下面写着一个“K”。 

高弗雷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厌恶,但很快笑着轻锤了一下克罗雷的肩。“本来就属于你的,没有你的火炮我可接近不了那个黑嚎炮塔。” 

克罗雷重新把它别上去,“这次是森林的最后一战了,干掉那个该死的女巫,我让国王给你无上的荣誉!”

“谢谢……老朋友……”高弗雷脸阴沉下去,“行吧!我先去研究一下地形,我一个人就行了……”

高弗雷气喘吁吁地爬上了后面那座高地,检查了一下腰上的手枪,把子弹上好,靠在树上望着远处的营地发呆。

“抱歉……老伙计,这是你让我怎么做的……”

“达利乌斯·克罗雷”的图片搜索结果

“开火!”克罗雷举着火枪,朝着炮手大吼。 

“嘭!”浓烟在森林深处升起,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 

“嘭!轰!!”对方还击了,阵地中间炸开一个巨坑,浓厚的烟雾中,克罗雷推着大炮顶上了阵线最前面。 

“高弗雷!他人呢?”克罗雷趴在掩体后面,“该死的,按计划他应该已经潜入了……可对面这该死的大炮还在开火!”

“嘭!”阵地中间又炸开了,对方有着高地优势,克罗雷的火炮仅仅能攻击到大门,而对方则能给他的腹部重地给予重击。 

士兵们已经溃不成军,只能勉强在被炸的稀烂的阵线上找着并不能掩护的掩体。 

“噢——我亲爱的克罗雷——”黑暗中传来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一团绿色的烟雾在阵地中凝聚成一团人形,“你在找他么?” “砰!”腿上一阵剧痛,一颗子弹击穿了克罗雷的膝盖,腿上一软,克罗雷跪了下去,但他仍抬着头,瞪着那团烟雾…… 

“达利乌斯·克罗雷”的图片搜索结果

“哈加莎……” 高弗雷收起了枪,抱着手臂站在克罗雷面前。 

“你这个叛徒!”克罗雷昂着头,宁死不屈地瞪着高弗雷。

“懦夫!胆小鬼!” 高弗雷没有说话,只是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投降吧……或许你可以加入我们……”哈加莎在高弗雷身边绕着圈子,“高弗雷就很聪明,我给他想要的,他给我想要的……合作得不错,亲爱的高弗雷……” 

“为什么要背叛我们?!”克罗雷挣扎着站起来,但那只受伤的腿使不上一点力气。

“因为哈加莎能给我想要的一切……”高弗雷说话了,两只眼睛冒着寒光,“可你们却什么也不给我,荣誉,金钱,地位,全给了你!”

他愤怒地指着克罗雷,“就是你……哈哈哈……没错,就是你,明明是我杀掉最重要的人的,明明是我为你们打开胜利的大门,但他们却把所有功勋全给了你!你就是个放烟花的小丑!为什么……明明也有我的功劳,可是你却一个人享受我赢来的荣耀,哈哈哈……真是滑稽……” 

高弗雷大笑着,慢慢抽出了枪,“如果你死了,哈加莎就封我为勋爵,这可是军队里最高的荣誉……在你之上呦……” 

“你就为了这些?”克罗雷笑着讽刺道,“一味地追求名誉和利益,你不配做吉尔尼斯的战士。” 

“闭嘴!”高弗雷猛地扣动扳机,一枪打在克罗雷面前的地上,“下次我就一枪打烂你的脑袋!”

“如果你投降的话,我会考虑放过你……”哈加莎漫不经心地擦着匕首,朝这边瞟了一眼说道。 

“呵……”克罗雷挺直了腰,“我不会和懦夫并为战友。” 

哈加莎眯着眼睛,朝高弗雷使了一个眼色。 

高弗雷举着枪,顶着克罗雷的额头,后者则是狠狠地瞪着他,那目光让高弗雷握枪的手不禁颤抖起来,那目光就像死神一样,搜捕着人内心的恐惧。

高弗雷咽了一口唾沫,两只手握着枪,但还是不敢开枪。 那双眼睛瞪着他,一时间,高弗雷感觉自己四周仿佛有无数双这样的眼睛,那目光就像最刺眼的太阳,把他内心最深处的懦弱照了出来。

“懦夫!”克罗雷骂道,“没种的胆小鬼!”

“别害怕……”哈加莎走到高弗雷身后,“用这个……” 

那把匕首闪闪发亮,上面沾着紫红色的毒液,“这玩意会让他好受的……”

高弗雷拿着匕首,手还是不住地颤抖,面前跪着的狼人昂着头,就像一只高傲的狮子立于豺狼之中。 

“呸!”看着高弗雷还在犹豫,他狠狠地啐了一口。

“啊啊啊啊啊!!!”高弗雷明显被激怒了,用那把匕首狠狠地在他眼睛上划了一刀。毒液在毛皮上滋滋作响,很快烧掉了一大块狼毛。 “不用杀他,毒液会慢慢侵蚀掉他的整张脸,最后把整个脑袋熔化成一团烂泥……’

哈加莎拦住发狂的高弗雷,“走吧,他们的支援应该快到了,这个狼人死定了。” 高弗雷喘着气,在已经失去意识的克罗雷身上又踹了几脚。 

“死亡才是解脱……”看着奄奄一息的克罗雷,他自言自语道。

“高弗雷”的图片搜索结果

傲慢亵狎,导人为恶者,损友也。

——宋·朱熹

“你叫多里安?”女巫靠在门上,“看上去像个书生。”

多里安没有理她,只是熟练地穿针引线,拿起一颗钮扣,给手里的娃娃缝上当眼睛。

“作为吉尔尼斯的头号通缉犯,你也不是这么难找嘛……”女巫慢慢挪着步子,在他面前坐下。

“有何贵干?”多里安没有停下手里的活,“我从来不和低劣的兽人打交道。”

女巫大笑着拍起手来,“哈哈哈,你还是改不了血精灵骨子里的高傲么?”

她拿着匕首,耍了一个漂亮的刀花,猛地把刀插在放在桌上的一个娃娃上。

多里安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警惕地盯着女巫,而后者则是诡异地笑着,拔出那把匕首,摇晃着那个破损的娃娃,“不介意给我讲讲吧?”

多里安缝上最后一颗钮扣,“你这是在威胁我么?”他说话的时候,哈加莎手里的娃娃冒着阵阵寒气。

“不不不……不要误会,我只是想,听听你的故事……”哈加莎把布偶递给他,“我想听听看,那个人偶大师的故事……”

“炉石传说”的图片搜索结果

她只是个普通人,至少在她死之前是。

森林的诅咒迅速蔓延到这片村庄,没有人幸存,但他就不一样了。

他不仅仅是个布偶工,他的布偶有一个非常恐怖的力量——封闭一个人的灵魂。

他的家里摆放着许多娃娃,其中一个鹰身人布偶,是他的最爱……

爱娜在被诅咒后,她并不像其他人一样坐以待毙,她想拯救自己,拯救所有人。但仅凭她一个人肯定做不到,所以她决定寻求传说中人偶大师的帮助。

人偶大师不是那么好说话的,本来就孤傲的他看不起社会底层的任何人,特别是爱娜这种一无是处的“凡人”。

“我可以做任何事,求求你救救我们吧!”她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道,大师则是重重关上了门。

她就这样一直跪在门外,直到夜晚降临,纯洁的月光把大地映的透亮,她仍像一尊雕塑一样,一动不动地跪着。大师站在窗后,冷冷地看着她,手里却拿着一只布偶,另一只手飞快地缝补着,烛光摇曳着,昏暗的光线照亮了大师手里的布偶——和爱娜一模一样。

就差眼睛了,他拿着两粒钮扣,思索了许久,还是推开了门。

“我能帮你,但你要付出一点代价。”

“洗净自己的灵魂?”她重复了一遍,同时瞪着大师,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是的。”大师不动声色地说,“用身体洗净本身肮脏的灵魂,凡人的灵魂不能玷污布偶,否则你的灵魂将落入地狱,永远不得翻身。”

她咽了一口唾沫,“给我点时间……”

望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大师喃喃自语,“不可能……不可能是她……”

大师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徒弟躲在门后,暗暗听着这一切。

回去的路上,诅咒突然生效了,她长出了一对翅膀,皮肤上生出了羽毛,手指脚趾也变成了鸟禽才有的利爪,爱娜变成了一个半人半鸟的怪物。

但人类的意识还在,而且她似乎还能自由控制变形,“诅咒似乎不像听说的那么可怕……”她想着,正好看见路边走过一个男人。

爱娜把头发别到脑后,解开衣服上的扣子,轻轻碰了碰男人的后背。

男人没有理由拒绝送上来的美食,享用完后,两人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离开了。

“呼……”她抚着胸口,走到了大师家,手刚刚抬起,听见里面传来奇怪的声音。

“砰!”门被踢开了,爱娜被撞倒在地,正费劲的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大师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

“你个孽徒!你……你敢……”大师语气里带着愤怒和恐惧,他伸出手,颤抖地指着一个方向——

一个年轻人拿着匕首,满身鲜血的站在那儿,眼神中溢出股股杀气。

“畜生!”大师骂道,一只手却仅仅抓着布偶,爱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连忙站起来,想拉开两人。

走进那个年轻人,她才注意到,这个年轻人手里也拿着一个布偶——一个鹰身人布偶。

年轻人抬头看了看她,丢下匕首,缓缓举起布偶,捻起别在衣服上的一根针,迅速缝补起来。

“住手!”大师瞪着他,手里也开始缝补那只布偶——那只布偶长得和年轻人有着七八分相似。

“哎?”她站在那儿,看着两人,正疑惑时,年轻人补上最后一颗钮扣,爱娜两眼一黑,昏死过去。

多里安小心翼翼地把娃娃露出的棉花重新塞回去,把刚刚匕首戳出来的破口缝补好,那个娃娃居然冒着淡淡的紫色雾气。透过这层烟雾,那颗钮扣做的眼睛似乎眨了一下。

“唔——”哈加莎满意地靠在椅子上,“如果我给这娃娃施加点东西……”

她轻轻在娃娃额头上点了一下,那钮扣做的眼睛变得圆润起来,缝补的线头变成一颗闪闪发亮的瞳孔,绿色的眼珠四处转着,最后目光停在多里安脸上。

多里安和娃娃对视着,又看了眼女巫,眼神中多了一丝敬畏。

他张开嘴,想说什么,但哈加莎替他说出来了。

“这个娃娃……做得不错……”

后记: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正被一个男人握在手里,他正死死盯着自己,她想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嘴被线缝住了,一点声音发不出来。

环视在四周,她听到了醒来的第一句话:

“这个娃娃……做得不错……”




微博

QQ空间

QQ

微信

上一篇: [卡组] 师夷长技以制夷:国外最流行的七套卡组推荐 下一篇: [不说炉石] 《星际争霸》重制版国服预购开启,我们的回忆回来了!
最新游戏攻略_人气游戏专区_掌游宝攻略专区_掌游宝,玩家共同的选择
not found

小编去海里了,还未回归~

返回首页 上一页